《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63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也知道事情严重了,刚才他还真的乱伸手了,要不然的话,那女孩子也不会激动之下动了手,他也不会扇她一巴掌然后怒骂再踢人。这事儿真要叫来丨警丨察取证什么的,对他非常不利啊。
  如果仅仅只是那个女孩子,就算是真的把她给办了也没多大的问题,可问题是,张文定要帮她出头,那就相当麻烦了。
  周万一觉得事情麻烦了,黄德衡心里满是羞怒,而别的人,包括国税和国土的干部们,心里都隐隐有点兴奋——这机关坐得久了,整日无所事事,像这种实权领导之间的肉搏,一辈子也不见得碰得上一回呀。
  杨总这时候纵然再有天大的不愿,也必须得维护张文定的面子,只能吩咐保安守好门口了。而众人的目光,便又集中到了那个被打的女孩子身上。
  那女孩子胆子不是特别小,但也不是特别大,有心报警,但却又不敢。
  这时候,石三勇就顾不得那么多了,赶紧将张文定拉到一边,苦笑道:“老弟啊,搞得太严重了吧?你就是打110,110指挥中心也要转到我们分局出警啊。”
  他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分局来人一看,老大正呆在包厢里,那场景多尴尬啊。

  当然了,石三勇这话其实也说得挺坏。他是个老公丨安丨了,而且业务上很熟悉,自然知道什么物体上提取指纹容易,什么物体上提取指纹困难。
  想从衣服上提取指纹,这个,石三勇听说国外貌似有研究人员在试验室成功提取过,但目前嘛,省厅能不能办到不清楚,反正随江市局是办不到的。
  只是这个情况,他自然不可能说出来。
  张文定不为所动,依旧冷着脸,没有说话的意思。
  天大地大面子最大,黄德衡身为省城人,在省里都有不少人给面子,又是垂管单位的领导,到了随江这地方,还要被一个小小的副县长欺负吗?
  包厢里的气氛分外压抑,让人透不过气来。
  黄德衡这时候也知道这个事情恐怕很麻烦了,他明白那个年轻的副县长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但强烈的自尊心让他放不下自己的骄傲,让他不允许自己在下属面前这么丢人。
  所以,他直接就冲着杨总出绝招了:“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明天一上班稽查局就会过来。”
  他嘴里这个稽查局,指的自然就是市国税的稽查局。
  黄德衡参加工作的时候,进的是财税局,工作没多久马上又经历了财税分家,分到了税务局,后来税务局国地分家,他又进了国税。在税务部门这么多年,呆过机关,下过基层,管过税户,干过稽查。
  以他的经历来看,觉得只要认真查了,多少多少总是能够找出来些有用的东西的。
  按说,紫霞会所主要还是跟地税局打交道,但由于是这两年才注册的企业,经营的东西又太庞杂,增值税和营业税都有,所以企业所得税这一块,国税方面也插得进来手。
  这个要稍微解释一下,前几年出了个规定,在那个时间之前注册的企业,企业所得税还是按原来的搞,但在那个时间之后注册的企业,企业所得税就按增值税和营业税来区分。缴纳增值税的企业,企业所得税就归于国税局,缴纳营业税的企业,企业所得税就归于地税局。
  当然了,这时候还没有营改增,所以才有这种分税的方式,等到再过几年营业税改增值税之后,就又合于一处了。

  在还没有营改增的时候,如果一个企业既缴纳了增值税又缴纳了营业税,那么,其企业所得税应该归到国税局还是地税局呢?
  对于这一点,没有明确的规定,而是在不加重纳税人的负担的前提下,由当地的国税局和地税局协调,视情况妥善解决。
  所得税这个税种,顾名思义,有了所得才纳税,如果企业没有利润,甚至是亏损,自然就没有所得了。这个,就看各自的关系和做账的水平以及胆量了。
  当然了,当初开发区,乃至于随江市方面为了把圣金鲲公司的投资拉过来,优惠政策那是给得相当不错的,拿出了对待外商的热情,三免两减半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可由于紫霞会所是服务性企业,不是生产型企业,这个三免两减半的政策也是有所不同的。不过紫霞会所开业之后,对相关的政府部门也很客气,再加上市里领导也经常来光顾,国税地税都没到这边来找过麻烦,反正有个三免两减半的政策放到那儿的,只要他们不是太嚣张,谁又吃饱了撑的会去得罪人呢?
  圣金鲲公司当初来投资所造成的轰动效果,那是有目共睹的,哪个要是为难了他们,随便出来个市领导给他们说话,都会很被动呀。
  下面那些胆子天大的执法人员可能会觉得省领导隔得天远地远,威摄力不是很大,但市领导可是近在眼前的,想一想就会觉得浓浓威压扑面而来啊。况且,紫霞会所那位漂亮的女老板的男朋友,在随江也是个出了名的心狠手毒啊。

  果不其然,这个张文定就因为一点点小事,居然就要置国土局周万一于死地啊。
  先前大家一起吃饭喝酒的时候还有说有笑呢,怎么形势就这么急转直下了呢?
  杨总的脸色很不好,黄德衡刚才可谓是出了杀手锏了。
  紫霞会所确实是享受着三免两减半的税收优惠政策,但并不代表着紫霞会所所有的经营都可以享受减免——减免的是主营业务的,而不是所有业务的。
  就算是减免范围内的,那账也不可能按实际情况来做。
  税务部门的不来查,那是平时关系处得不错,要是真查起来,有些情况也还是不那么规矩的。
  至少有一点,不管在不在减免税收的范围内,公司的账面利润,都是往少了去做。当然了,紫霞会所现在是武云主事,不管是国税还是地税,就算是查出什么东西了,她也完全能够摆得平。
  但还是那句话,这种小事都要武云出面摆平,那公司养着几个副总干什么呢?
  杨总对张文定是不敢有怨念的,可也觉得今天如果没有张文定在这儿,现在的事情是不会闹到这么大的,她相信自己也能够很轻易地处理好。
  唉,这些当官的啊,一个个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为难的可是下面这些办事的人啊。
  张文定注意到了杨总望向自己的那楚楚可怜的目光,就觉得自己既然插手了,那么也没必要再为难这个女人了。
  所以,黄德衡的问题,张文定就不需要等到杨总去回答,而是很嚣张地说:“有种你现在就叫税务稽查过来!小杨,你先出去,这儿没你事了。”
  杨总求之不得,赶紧出了包厢,然后马上就把情况向武云做了个汇报。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武总迟早都会知道的,倒不如态度端正点早点汇报,挨骂就挨骂吧,总好过态度不端正被武总给开除了啊。

  武云这时候也在陪客,陪的是石盘省财政厅副厅长娄玉青,以及常务副市长屈玉辉和财政局长等人。
  娄厅长有早睡的习惯——若是没什么要紧事,一般会在夜里十二点之前入睡。
  在入睡之前,他还有吃宵夜的习惯。
  现在嘛,正是娄厅长的夜宵时间。当然了,财政厅陪着娄厅长下来的同志们,今天晚上也就忽然一下都有了在这个时间吃夜宵的习惯了。
  在石盘省各厅局以及各地市的头头脑脑们眼中,娄玉青那可是名副其实的财神爷,至于说财政厅的大老板,那是属于见首不见尾的神龙级别的了,不是特别强悍的部门负责人或者经济发达地市主政一方的大员,等闲难得一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