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石磊无语地低下头,乖乖的挨训。
  李牧随即对林雨说,“老老实实写申请,你一定能留队的。”
  “好。”林雨点头低声答应,未分别,情绪已经上来。这时,他猛然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刚才被石磊拍过的肩膀,妥妥的一块油污在上面,顿时反应过来,扑过去,“石磊你大爷的!”
  “哈哈哈……”
  两人扭打在一起,满地地打滚,拳脚相加,那是真真的拳拳到肉的。李牧看着看着就忍不住笑了,心情好了不少,随即又低落下去。以后恐怕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干什么!”

  一声暴喝,一群军官士官从营地大门那边大步走过来,人人手里都拿着记事本,看样子是开会回来了。
  日期:2016-01-22 06:14
  在旗杆下晒**的一排都屁滚尿流地爬起来,嘿嘿地笑。
  为首的国字脸胡须上尉大步走过来,看见李牧他们,却是笑了,说道,“我看啊再来一个野外生存你们都是妥妥的没问题,一点儿也没有首长说的精疲力尽啊!”
  “连长!”

  林雨和石磊停下手,赶紧的爬起来立正站好。李牧放下枪,站起来,也喊了一声连长。
  一众参加会议的连队干部和士官看过来的目光都是极度自豪中带着佩服以及赞赏,若不是在这么一个情感通常含蓄的群体,恐怕他们会激动得把李牧他们抬起来高高抛弃重重落下来庆贺。
  “好样儿的,你们这个山寨猎户小队立大功了!”连长徐岩脸上的自豪和骄傲是无法遮掩的,看李牧他们的目光就像看着了宝贝一样。
  林雨这会儿有点儿明白为什么班代说自己若是申请留队,会妥妥的没问题。
  最终,徐岩的目光还是落在了李牧身上,变得有些复杂起来,他摘下迷彩帽连同记事本递给文书,指了指李牧,“李牧,来,你跟我来一下。”
  文书目光复杂地看了李牧一眼,带着一丝恨意。
  “是!”李牧答应一声。
  在一票彪悍大头兵们的目光中,徐岩和李牧一边慢慢地朝营地边上走,一边说着话。

  日期:2016-01-22 06:42
  “导演部最终评定,蓝军败。”徐岩说着看向李牧,发现他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你好像习以为常,说说,你怎么个想法。”
  李牧语气平淡,说,“报告连长,我没想法。”
  “报告连长……”徐岩忽然有些感慨,“你可是全连最不像兵的兵。怎么,马上要退伍了,知道珍惜了?”
  “是,知道珍惜了。”李牧鼻子没来由的有些发酸,眼前闪过排长吴军的遗容。

  在几棵树下站定,徐岩转身看着李牧,“我们蓝军败了,但是首长在大会上重点表扬的却是我们蓝军。战术上面败了,但是精神上,蓝军大胜。”
  李牧表情依然没有多大变化,似乎真的看淡了一切。
  “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导演部会评定蓝军战败?”徐岩问。
  李牧深深呼吸了一口,暗暗把涌起的伤感压下去,说,“红军有兵力上的绝对优势,指挥官被击毙不代表指挥体系受到重创。导演部评定红军胜出,很客观。”
  “你也很客观。”徐岩笑了笑,“你以前可是很主观的。”
  李牧笑了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首长在大会上明确地讲,蓝军一方,你是第一功臣。”徐岩顿了顿,话锋一转,“不过,恐怕你拿不了三等功。”
  日期:2016-01-22 07:02
  即便早有思想准备,听到这句话,李牧心里依然忍不住的一抽一抽地疼。想要给家里带回去一个荣誉的愿望,落空了。他不在乎功勋,但是家里人在乎。
  徐岩一直在注意着李牧的表情变化,但他有些无力地发现,他依然有些难以看穿这个曾经把五连搅得天翻地覆的兵的心理变化。
  “连长,自作孽,不可活,我有心理准备。”李牧抬起头,看着徐岩说。
  徐岩严肃的表情慢慢绽开笑容,说,“首长在大会上当着全旅的干部骨干说了,你这个功臣,应该给一个二等功。”

  李牧一下子懵了,不敢置信地看着徐岩。
  “奖惩分明。”徐岩说道,“不会因为你踢坏了保密柜受了处分,就抹杀你立功的资格。李牧,你不是一个好兵,但是你是一个能打仗的兵。这句话是咱们旅政委说的,我原话转达。”
  李牧强忍着鼻子越发强烈的酸意,“谢谢连长。”
  微笑着点了点头,徐岩说道,“你们五班全都是老兵,演习打完了,该是种种菜搞搞队列等退伍了?我告诉你李牧,别说还有一个多月,就是还有一天,你也得把班里的思想工作给我搞好!”

  “是!”李牧下意识地挺了挺胸脯,斩钉截铁地答道。
  “行了,去吧。”徐岩抬了抬下巴。
  李牧敬礼,转身离开。
  日期:2016-01-22 07:17
  那边,指导员方鹤成走了过来,扶了扶眼镜,问徐岩,“老徐。怎么样,他愿意留队吗?”
  “我还没说。”徐岩摇头说。
  方鹤成愣了一下,看着李牧的背影,说,“时机不对?”
  无声地哼了出一个鼻音来,徐岩说道,“就他那性子,这会儿要是拒绝了以后咱们谁也别打算说服他。咱得从长计议。”

  “唉,这小子啊……首长咋就给了咱们这么大一难题呢……”
  秋末冬初,日短夜长,夜幕逐渐拉了下来,防风林后的营地早早的就安静了下来。一场旷日持久的实战化对抗演习落下帷幕的这天晚上,各连队都展开了思想教育。
  用徐岩的话来说,就是上上课聊聊天,当然,结合演习过程当中的事情,由指导员来讲课。思想教育实际上就是让兵们放松身心,毕竟此时大家都疲透了。
  演习的得失与大头兵们无关,那是干部骨干的需要思考的问题。如同四肢的动作跟四肢无关,而是大脑的事情。
  简单的教育课之后,就是连长上台,布置明天一早撤离野营地返回营区的各项任务。用李牧的话来说,看见指导员就想睡觉,看见连长就打了鸡血。他是这样总结管政治和管军事的区别的。

  指导员出来布置任务,讲的是心得体会,连长出来布置任务,讲得是“都给老子卯足了劲儿把训练搞上去”。
  再用石磊的一句话来说:“谁上学上得好跑来当兵受罪那不****吗?”。
  日期:2016-01-22 08:03
  还好,刚刚经历了一场加上演习准备阶段长达一个月的残酷对抗演习之后的兵们,对指导员讲的思想教育充满了兴趣——脱了一层又一层皮的兵们好久没这么轻松过了。
  接着上台的连长布置的又是撤回营区的任务,就叫人更加的高兴了。终于可以结束野人一般的生活了,能不高兴吗?最怀念的,自然是营区里嫂子们开的小超市,各种零食应有尽有!

  “……年度最后一场演习结束了,明天是最后一天。”徐岩中气十足,每个字都清晰无比确确凿凿地传到兵们的耳朵里,“部队到这里的第一天是什么样子,部队撤走之后就要是什么样子!搭建营地搞的那些土方,原来在哪里就回填到哪里!各班排都要确确实实地把复原工作做扎实!尤其是营地周边的掩体工事,全部都要复原。这一块儿老百姓比较多,别部队走了,老百姓骂当兵的坑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