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5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是乎,便又有了这么一种办法,那就是在森林覆盖率不高的荒山上,划出一片山地来,由一个机构统一管理,有树葬意愿的人,可以到荒山里按规划好的地方选个位置,将去世亲人的骨灰盒埋进土里,然后在上面种上树木,还可以在树上挂个牌子做标识,甚至也允许在树前燃放鞭炮香烛——基于这个因素,每棵树之间的距离就不算太近了,但植树造林的效果还是有的,总比荒山强吧。
  说起来,树葬还是很好的一个办法,而且由于植树造林,认养树木,这个事情是很有意义的,不仅不收钱,有些富裕地区还对这个有一定的奖励。

  不过,说是这么说,有些地方其实也还是要一点费用的,奖励是财政出的钱,管理这些树木总要人工吧?栽树的苗木总需要成本吧?
  当然了,总体说起来,这个费用比在殡仪馆那边的陵园里买个位置要便宜得多。
  只是,还是一个思想观念的问题,人家连火化都不愿意,就是需要立碑纪念,又怎么会种棵树了事呢?
  所以,树葬这个办法,别说在安青了,就算是在随江,都没开始搞。但是省会白漳,据说有树葬的纪念林。
  作为分管民政工作的副县长,张文定以前对树葬还真的不清楚,不过县民政局想搞集中土葬的改革,他对于殡葬这一块就认真了解了一下。不说了解得有多透彻,基本情况却是摸得差不多了的。

  听完张文定的介绍,木槿花嘴巴歪了歪,啧啧道:“这么个情况啊......”
  她也知道,思想观念的转变是很难的,人家都在想方设法的土葬,连火葬都不愿意,还树葬?
  当然了,如果安青县政府拿出一笔钱来,对于选择树葬的人都重奖,应该也是有人愿意的。
  不过,民政局报这么一个方案上来,本来就是想明正言顺地创点收,又怎么会反过来补助下去呢?
  不管奖励是多少,县财政都不可能全部拿钱的,肯定是财政出一部分,民政部门自己也出一部分。县民政局可不希望搞成这个结果,所以树葬这种模式,暂时还是不适合引进的,不适合的理由也是肯定能够找出一大堆来的。

  况且,安青县财政愿不愿意拿出这么一笔钱来也是个问题呢。
  殡仪馆有一个了,陵园也有,又不是没有埋骨之所,花那个钱出这个风头,县里哪个主要领导会同意呢?更别说下面还有基层干部和广大群众的抵触情绪。
  明显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嘛。
  这些念头在心里一闪而过,不等张文定接话,木槿花又道:“什么事情都有个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少到多的过程。啊,殡葬模式的改革,这个,祭祀、纪念文化的传承与融合,这是个很重要的事情,有一个社会沉淀的过程......一定要慎之又慎,要认真领会上级文件精神,相关政策要吃透。啊。”
  这个话说得有意思。
  开始听着是要张文定试一试在安青推行树葬模式,她这个话虽然没有转折,可是到后面,那意思就有点像是不反对张文定原先说的那个搞集中土葬的思路。只是提醒他,不要盲目地搞,要拉个上级领导或者上级单位进来,然后还要好好地研究一下相关的政策和文件,看看有没有什么空子可钻。
  对于张文定说的集中土葬,木槿花刚听的时候很惊讶,可现在,她又有点赏识张文定了。

  毕竟,火葬的推行不得力,毫无秩序土葬这个现象又是真实存在的,如果能够集中起来,总比散落在各处要好吧?
  现在许多干部就是抱着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的心态干工作的,张文定能够冒着被人攻击开倒车的风险来考虑这个事情,至少这是一个干实事的态度!
  现在冒着风险干坏事的人不少见,可像他这种冒着风险干实事的人,却是不多见啊。啧,我木槿花用人,还是很有眼光的嘛。
  张文定脑子里灵光一闪,顺着杆子就上了:“这个事情要是能够得到民政厅的支持,那就好了......”
  木槿花看着他,有点哭笑不得了,这小子还真不见外啊!居然打起省民政厅的主意来了!
  不过,如果能够得到民政厅的支持,说不定这小子真能搞出点名堂呢?
  想到手下这员爱将的折腾劲,木槿花就笑着道:“你心还不小嘛,居然瞄上民政厅了。呵,民政厅吴厅长跟我是老乡,我下周去白漳,可以带你跟他见个面,至于能不能打动他,就看你的本事了。”

  张文定闻言感激不已,连称一定会做好各项准备工作,不丢领导的脸,心中感慨像木书记这么好的领导,哪里去找呀!
  或许很多领导在某些时候都能够做到平易近人不摆架子,可像这么支持下属工作的还从来没有要求下属做什么回报的,实在是罕见啊!
  他听出来了,木槿花虽然把话说得相当不肯定,而且还很明确地说要靠他自己的本事去说服民政厅那位吴厅长,可他知道,领导那么说,只是希望让他增强责任心,而不是真的在有需要的时候就不管他了。
  如果真的不管他,领导又怎么会带上他去见吴厅长呢?

  不管那位吴厅长是正厅长还是副厅长,想来在民政厅应该都是说话管用的人物,并且跟木槿花关系相当不错。如果关系不是好到了一定程度,木槿花又怎么会在这时候就给张文定说出这么肯定的话,还说得相当轻松呢?
  吴厅长又不是她木槿花能够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下属。
  既然下周就要去民政厅汇报工作,有关殡葬改革的事情这时候自然不会再有什么好谈的了。
  张文定作为一个有个性的下属,偶尔关心一下领导的工作还是可以的,但如果关心的次数多了,那就不成规矩了,容易引起木书记的反感——到底你是领导还是我是领导?
  所以,张文定便又关心起了她的生活,这次倒不单纯只是关心她本人,而是再三邀请她的家人到随江来玩,到时候他陪他们去紫霞观,以他从小在紫霞观长大的经历,做向导保证比专业的导游员都还要细致有趣。
  自从张文定认识木槿花之后,基本上都是木槿花帮张文定的忙,而且都是那种身在官场中最需要的忙——升官!

  张文定是大踏步往前走,在别人眼中,他是木槿花心腹中的心腹,从某些方面来讲,甚至比木槿花的秘书鲁颜玉还强悍。可是呢,他自己心中却颇为过意不去,自己向木书记推荐过人,又从木部长这儿得到了许多好处,可是却没什么可回报的,他也想能够为木书记做些事,但木书记好像没什么不方面出面的事情需要他去办的。
  木槿花笑着说有机会的,到时候一定给他打电话,然后又笑问他的个人问题,并且说他年纪不小了,要他赶紧看个日子把事办了,好安安心心工作。
  组织上关心同志们的个人问题,这个是有传统的,有些领导还喜欢牵线做媒呢。
  对于领导的关心,张文定除了感谢,也只能说会尽快办。
  毕竟,他自己也在组织部呆过,明白在很多机会面前,结婚了有家庭的干部比没结婚的干部是有很大优势的——结婚就意味着成熟、稳重。
  最重要的是,结婚后,有了个家庭,更能给人信任感和安全感。

  张文定在木槿花家里并没有多呆,因为又有人过来找领导汇报工作了。副书记兼组织部长的权柄在身,木槿花在休息时间想要像一般干部那么轻松清净,那是没可能的了。
  哪怕她是女同志,别人也顾不了许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