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57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殡葬这一块对民政来说,又确确实实是一块肥肉,眼看着火葬工作推进得不是很理想,眼看着那么多人自己到山上找墓地而殡仪馆却收不到一分钱,就实在忍不住了,于是乎,便把这个方案向张县长汇报了。
  张县长的胆子够大,只要把其中的好处说明白,说不定张县长会看得上这个政绩呢?
  张县长的胆子大那是出了名的,别人不敢干的事情,不见得张县长也不敢干。
  张县长确实看上了这个政绩,但也确确实实是想做点实事。反正火葬推行工作不理想,大部分人依旧实行土葬也是个事实,与其让人在山上胡乱修坟,倒不如搞个统一规划,既能减少森林火灾的机会,也能够给下面分管的行局多一个创收门路,何乐而不为呢?
  然而,这个事情却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做的。
  以张文定的大胆,在得知县民政局这个提议之后,也不禁倒吸了口凉气。摸着石头过河是可以的,但是开倒车,这个命题也太要命了一点。
  不过,这个事情摆到台面上的话确实有点不像话,但是呢,事实却是有些好处的。所以,他就要向市里汇报了,先看看市里是个什么反应,看有没有搞下去的可能。
  如果市里坚决反对,那他就息了这个念头;如果市里态度暧昧,那就好好理一理思路,想个切实可行的方案。
  其实张文定也让县民政局向市民政局汇报的,可是市民政局对这个事情没一点兴趣,不支持也不反对,就当不知道——跟政策不相符的,市局不可能支持;但是你们县局想做点事创点收,市局也不反对。

  对于市民政局的这个态度,张文定是相当明白的。
  县里搞出成绩了,市局可以依样划葫芦在另几个区县推行,甚至上报省民政厅,说不定还能吸引省内外民政系统过来取经;如果没搞成,市局也没任何损失。
  反正民政系统又不是垂管单位,市局对县局的影响也没有县委县政府那么大,何必冲在前面呢?
  这些东西,张文定自然不可能完全都说给姜霞听,但基本情况和思路还是很明白的。

  今天这个汇报,他自然不可能奢望一下就得到姜市长的支持,他的目的就是先和领导打个招呼,只要领导不反对,那就有希望,到时候再慢慢想办法搞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来。
  既对森林防火有利,又可以给群众减少一些负担,还可以让逝者不受迁坟的打扰,一举三得嘛。
  嗯,还有一点,县民政局的殡葬管理工作方面,也有成绩,也打开了局面。
  虽然张文定只是说了一下基本情况,甚至都没有详谈民政局的具体办法,可姜霞是什么人?一听就明白了这里面的种种关系。
  她皱起了眉头,看了看张文定,没有急着说话。
  如果这个事情是市民政局局长汇报上来的,她基本上就会采取市民政局对安青县民政局的态度了,不支持也不否决。可是这县里分管民政工作的副县长来汇报的嘛,否决起来是很容易的,也不用担心会打击下面同志的积极性——这种行业上的事情,毕竟是行业利益,由市民政局报上来,她还真得考虑一下同志们的情绪。
  沉吟了一下,姜霞就准备直接否决了。
  姜副市长不是很想在这个事情上出风头,不过,转念一想,这个事情如果是别的人来做,肯定没有可能做得成,可如果张文定来做的话,说不定真的能搞起来呢?
  对于张文定的背景和办事能力,市里的领导都是有所耳闻的,姜副市长自然也不例外。
  这个念头一起,姜霞到嘴边的话就变了:“安青的同志们,工作积极性很高呀,你还分管农林水吧?担子不轻呀。”
  张文定听出来了姜霞的意思,她的态度就明摆出来了。

  这个事情,市里不可能明确支持的,至于你们县里怎么做,那是你们县里的事情,你们的工作积极性,市里不会打击,不过闹出了麻烦事,市里是不会认账的,你张文定自己摆平。
  “工作方面,我很惭愧啊。”张文定就露出一脸不好意思的神色道,“还有许多不成熟的地方,需要领导经常指导......”
  在这种时候,姜霞可不愿指导他的工作,一句话就打发了:“市委把你放到安青,就是对你的信任,你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不要过分谦虚了......”
  市政府走了一趟,张文定也算是不虚此行,看来回去之后还得让民政局那边再好好想想办法,这个事情急是急不去的,不能盲目地干。

  嗯,晚上再给木书记汇报一下,看看她有什么指示。
  晚上的时候,木槿花在家里听到张文定有关殡葬改革的汇报,表情怪异地看着他,哼了一声道:“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孙悟空啊。”
  张文定就不自地笑了笑,然后马上认错道:“我知道这个事情是我欠考虑,不过,现在殡葬行业的管理实在是,啧,火葬收费太贵了......网上都在传着死不起的话,这个,也算是为老百姓做点实事吧。”
  跟别的领导,张文定绝对不敢这么说,可是对木槿花,他不怕说这种稍稍出格的话来,最多被训一顿,却更能够得到木书记的信任。

  “火葬改土葬收费就不贵了?哼!”木槿花眼神一凝,只差直接说你们这个搞出来之后恐怕比火葬收费更贵!
  张文定就低头受教,不敢回话。
  木槿花又皱了皱眉,狠狠地盯了张文定一眼,忽然问道:“是不是有种树葬的说法?”
  “嗯,是有这么个方式。”张文定没想到木槿花还懂这个,点点头道,“随江目前还没有这种模式,倒是白漳那边有。这是个新观念,大城市容易推广一些。另外,有些少数民族也有这个传统。不过,在我们这儿,恐怕不容易推行......”

  树葬,是古代就流传下来的一种殡葬方式,在有些少数民族地区比较普遍。到了现代,树葬则是成了一种被许多大城市采用的绿色环保殡葬新模式。
  古代的树葬比较复杂,就不多说了,简单来说,现代树葬就是指将去世之人的骨灰撒在树下,不立碑。亲友们想看看,看看树就可以了。
  许多地方的树葬都是成片成片的常青木,名字也取得很平常,比如说一片松树的树葬林,就可以直接用那个地方的小地名再加青松园就可以了,或者叫青松纪念林也行。如果树木种类比较多的话,往往就直接用小地名后面加上纪念林三个字就可以了。
  这种树葬的模式,原则上来讲是不允许燃放鞭炮香烛的,但燃放鞭炮香烛又是一个传统,于是,像这样的纪念林里面,都会有一个专门的场所,用来集中燃放鞭炮香烛,至于水果鲜花之类,还是可以带到树前去的。
  不得不说,按这个方法,确实是环保了,也节约土地资源了,更有效的防范了森林火灾。但是呢,有许多树葬方式并不是这样的,毕竟将去世亲人的骨灰撒到树下地里,许多人接受不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