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241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飞扬点了点头,这才真正放心。要想让人替你办事,除了忠诚之外,还要给予一定的利益,不然别人为什么要为你冒那些风险?
  离开了工人新村,包飞扬立即赶到了市委小招。他所了解的情况太重要了,必须要亲自向钟严明汇报,才能决定该怎么办!
  包飞扬来到市委小招五号楼的时候,钟严明正坐在六楼的套间里认真地听农业局局长董明鑫汇报工作,手里还拿着一支铅笔,随手在桌上的便笺上做着记录。这时候马相伯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到了钟严明的身边,俯身在钟严明的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
  钟严明就点了点头,把手中的铅笔放下,做了个手势截断董明鑫的话,说道:“老董,你刚才讲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这涉及到农业配套资金的调配问题。我看这样吧,你们农业局就先写个报告上来,让市里几个领导批一下,交给财政局,我会让老曹抓紧时间办理的。总之呢,一定要利用好今年的冬闲时间,对我市的农田水利设施进行一次大修补,把以前的欠账补上去!”
  见钟严明赶走了董明鑫,马相伯这才转身出去,把坐在斜对面房间里的包飞扬叫了出来,领到了钟严明的套间里来。
  “飞扬,来了啊!”钟严明虽然知道包飞扬有紧急情况要汇报,还是不疾不徐地,向让马相伯给包飞扬泡上茶,然后又扔给包飞扬一根红塔山香烟,这才微笑着说道:“说说吧,发生了什么紧急情况,让你火急火燎地要立刻见我  。”
  “市长,我怀疑乌家村小煤矿发生了安全事故,而且是恶性安全事故。”包飞扬跟钟严明也不绕什么圈子,直接就说出自己的推测。
  “乌家村小煤矿,那是在什么地方?”钟严明就用眼望着马相伯。天源市像乌家村这样的小煤矿有七八十家,让钟严明全部记住,显然是不可能的。
  “是三江镇下面村子里建的小煤矿。”作为市长秘书,马相伯自然要承担起拾遗补缺的作用,替领导掌握下面细枝末节的东西,显然,马相伯这项工作完成的很不错,包飞扬一开口,他就知道乌家村小煤矿在什么地方。
  哦?三江镇下面的村属小煤矿?包飞扬虽然是在矿务局工作,和这家小煤矿完全不是一个系统,这个小煤矿即使发生了恶性安全事故,也属于安全生产管理部门需要关注的问题,和包飞扬没有什么关系吧?包飞扬如此急切地赶过来向他汇报这个问题,说明里面一定有不为人知的内幕。
  钟严明瞬间就理清了中间的脉络,他也不向包飞扬发问,只是用眼睛望着包飞扬。
  包飞扬立刻理解了钟严明的意思,马上补充道:“我听说乌家村小煤矿已经被人承包了。而承包乌家村小煤矿的正是天恒煤炭贸易公司总经理高俊才。”

  高俊才,原来是高俊才!怪不得包飞扬要如此火急火燎地过来向自己汇报这个问题呢!如果是高俊才承包的煤矿里发生了安全生产事故,这里面肯定有文章可以做呢!
  钟严明虽然是一个清正廉明官员,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是一个好好先生。对于高峻岭高俊才兄弟两个当初私下里搞小动作煽动向阳坡高岭土矿工人上街散步,试图把他拉下马的卑鄙行为记忆犹新。虽然说由于种种原因,钟严明无法追究高峻岭高俊才兄弟两个的责任,但是这一边账,钟严明在心中一直给高氏兄弟挂着呢!
  而且高峻岭在向阳坡高岭土矿工人散步的阴谋失败之后,却丝毫不懂得收敛,反而屡次在常委会里和钟严明唱反调,利用钟严明在常委会里人单势孤的劣势几次杯葛了钟严明的提议,如果不是钟严明借着在国家计委跑下太峰山小微水工程所带来的威望拉到了两名常委支持的话,他几乎就要变成了跛脚市长。这股子邪火,钟严明可是一直在心中憋着呢!
  除此之外,对于包飞扬屡次遭到高俊才陷害的情况,钟严明也知道非常清楚。他当然明白,高俊才这几次举动,看似针对包飞扬,实则就是对着他这个市长。如果包飞扬不是帮他解决了向阳坡高岭土矿工人散步的危机,又怎么会得罪高俊才呢?而高俊才呢,也是想着借着打击包飞扬这个他钟严明最欣赏的青年干部的机会来打击钟严明这个市长在天源市的威信。想一想看,如果钟严明连自己最欣赏的干部都保护不了的话,谁还敢投入他这个市长门下,做他的心腹嫡系啊?

  这一桩桩事情,钟严明心中都给高峻岭高俊才兄弟俩记得清清楚楚。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他并没有针对高峻岭高俊才兄弟的行动做出什么反击,可是实际上呢,在私底下里,钟严明还是悄悄地做了不少动作的。他让自己两个心腹大将商山峦和孟德海秘密收集了许多高峻岭违法犯罪的证据,写成举报信,利用特有的渠道,送到省纪委书记顾强航那里去。顾强航前一段之所以打算成立调查组,到天源市来调查,主要就是因为商山峦和孟德海送上去的举报信。

  可惜的是人算不如天算,谁知道顾强航会忽然间被中央领导点名到江南省担任省委副书记,新接替顾强航出任省纪委书记的戚云涛又是高峻岭老领导省委副书记万元昌的儿女亲家,省纪委成立调查组的事情就搁置下来了。随即商山峦和孟德海就发现,原来秘密向他们提供高峻岭兄弟犯罪证据的几个证人忽然间联系不上了,全部都消失了  。没有了这几个关键的认证,商山峦和孟德海找人写的那些举报信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即使捅到西北省委一把手那里,也起不了任何作用。钟严明也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暂时让商山峦和孟德海偃旗息鼓,暂时不要往省纪委那边寄举报信了。

  而与此同时呢,在常委会上低调了一段时间的高峻岭忽然间又高调了起来,就是在今天早上召开讨论人事安排的常委会上,高峻岭联合他身边的几个常委,接连否决了钟严明两个提名,让钟严明在常委会再次变成了跛脚市长。
  现在,钟严明忽然间听到包飞扬汇报说高峻才承包的乌家村小煤矿很可能发生了恶性安全事故,立刻敏锐地意识到,如果包飞扬汇报的情况是真实无误的话,这是一次他对高峻岭展开反击的绝好机会。
  “相伯,你马上给商秘书长和孟秘书长打电话,让他俩立刻赶过来!”钟严明立刻做出了决定,把商山峦和孟德海叫过来商议,看究竟该如何处理这个突发*况。
  马相伯也知道事关重大,他应了一声,马上回到对面的房间给商山峦和孟德海打电话。这边包飞扬则趁着这个机会,把情况详细向钟严明讲述了一遍。
  钟严明听说胡福才把包飞扬调到旧河煤矿去当矿长,也是吃了一惊,不过他暂时也没有过多在这件事情上纠缠。相比起乌家村小煤矿可能发生的矿难,包飞扬被调到旧河煤矿的问题就显得不那么急迫,当前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要想办法弄清楚乌家村煤矿那边的情况,掌握到第一手证据,然后再研究怎么利用这些证据对高峻才的天恒煤炭贸易公司展开调查,天恒煤炭贸易公司可是高氏兄弟的大本样,只要顺藤摸瓜查下去,不担心抓不到高峻岭的狐狸尾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