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237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这不是瞎扯淡嘛!”肖路远一下子就急了,“你运销科的工作做得好好的,他要把你调到旧河煤矿干什么?你又不是采煤专业毕业!”也难怪肖路远着急,他还指靠着包飞扬能够代表矿务局去维持好和大客户中天热电厂的关系,以后至少在中天热电厂这一块,不用再担心煤炭销售和欠款了。现在倒好,胡福才要把包飞扬调到旧河煤矿,那么以后和中天热电厂的关系,又要靠谁来打点?莫非还指望包飞扬到了旧河煤矿之后,还来替运销科做这些工作不成?“我也不想去。可是胡局长说,这是局丨党丨委的决定。作为一个党员,我只有服从组织上的安排了!”包飞扬摊了摊手,表示自己很无辜。“你别着急,先在这里等等我,我去找胡福才去!”肖路远上了火之后,也顾不得尊重胡福才,干脆就直呼其名,风风火火地就冲出去找胡福才理论去了。包飞扬微微摇了摇头,抓起一份报纸,靠在沙发上看了起来。他过来告诉肖路远这个消息,自然不指望肖路远能够去改变胡福才的决定。他只是想等

  肖路远找胡福才理论失败之后,在肖路远这里摸摸底,向肖路远打听一下旧河煤矿的情况。他相信,胡福才绝对不会是无缘无故地把他弄到旧河煤矿去的,这里面一定有什么yīn谋。要想弄清楚是什么yīn谋,就必须要了解情况旧河煤矿的情况。当然,旧河煤矿的情况,包飞扬也可以找范爱华了解,只是范爱华毕竟只是一个运销科的普通科员而已,有很多内幕,远不是他所能够接触到的。相比之下,肖路远肯定会知道很多普通人接触不到的内幕,如果他愿意告诉包飞扬,包飞扬或许能够从中推测出一些有用的东西来……RT

  工夫不大,肖路远从胡福才那里回来,看得出来,他在胡福才那里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
  “飞扬同志”肖路远望了望包飞扬,说道“树挪死,人挪活。有的时候,动一动,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听肖路远这样说,包飞扬就知道自己到旧河煤矿基本上就成了定局了。也不知道胡福才用了什么条件,说服了肖路远。
  “我明白,多谢您的关心。”包飞扬说道“肖局长,我还有一件事情想拜托您一下。”
  “你说,如果我能帮上忙,一定帮你。”肖路远道。
  “我请您给我个一下旧河煤矿的情况。”包飞扬说道“我来局里时间短,很多情况都不了解,想知道假如我真的去了旧河煤矿,有没有什么特别要注意的地方?”
  肖路远沉吟了一下,说道:“我就送你四个字吧!‘安全生产,!倘若你真的去了旧河煤矿当矿长,这四个字你一定要牢记。”
  安全生产?

  包飞扬的警惕性一下子就提到最高。他当然知道,由于生产技术的限制和管理观念的落后,媒炭行业一直是安全事故高发区,无论是国营大矿还是私人小媒窑,发生矿难的概率都不低。难道说旧河煤矿的也是一个容易发生安全事故的矿井,所以胡福才才把自己踢到旧河煤矿去当矿长,一旦发生矿难,自己这个矿长肯定会首先被推出来背黑锅。
  是了,想来胡福才应该是打这么一个算盘。否则肖路远也不会专门用“安全生产”来提醒自己。
  包飞扬这边正想着,却肖路远又望了望门外,略微压低了一点声音,对包飞扬说道:“不过呢,我觉得你也不一定非要到旧河煤矿不可  。你可以回市府办找找孟秘书长,看看他能不能把你调出去。以你的才华,不一定非要在矿务局工作嘛!”
  听到肖路远这么说,包飞扬心中十分感动。肖路远和他不过才做了十多天的上下级,加起来也没有说过多少句话,但是这个时候却能够和他推心置腹说出这些话来,还建议他找关系调出矿务局,说明肖路远是真心为他考虑。
  “肖局长,真的谢谢您!”包飞扬真诚地望着肖路远“您的建议,我会好好考虑的!”
  离个肖路远的办公室,包飞扬回到运销科,把范爱华叫到了自己办公室,对他说道:“老范,告诉你一个消息。我很快就要离个销科了!”
  “什么?”范爱华被包飞扬这个消息震惊的目瞪口呆,他在包飞扬手下正干得无比愉快,包飞扬如果走了,他再去什么地方找这么好的上司?再者说来,包飞扬本身在运销科干得也井常出色,正是在运销科要大展宏图的时候,怎么这个时候突然间要走呢?
  “科长,那您要去哪里?”范爱华问道。
  “胡局长想要调我去旧河煤矿当矿长。”包飞扬还想从范爱华这里摸一摸旧河煤矿的情况,自然不会把这个消息瞒着他。
  “旧河煤矿?”范爱华挠了挠脑袋“那可不是个好地方啊!”
  “怎么,老范,你很了解旧河煤矿?”包飞扬一下子来了兴趣。关于旧河煤矿,他从肖路远那边获得的有用消息太少。虽然肖路远对他强调了“安全生产”四个字,但是这也太大而化之了,包飞扬迫切需要一些具体的东西。

  “还算了解吧!”范爱华说道“旧河煤矿的生产哥矿长是我姐夫。
  “什么?和桨平是你姐夫?”包飞扬也大吃了一惊,这还真是巧了呢!如果和桨平是范爱华的姐夫的话,他还真是可以从范爱华这里了解到旧河煤矿不少东西呢!
  “是啊,他是我姐夫。”范爱华嘿嘿一笑,说道:“其实不光是旧河煤矿,局里其余的四大矿,随便找一找,都能找到我的亲戚呢!不光是我,其他人也差不多是这样,基本上都能在局里找到几个沾亲带故的亲戚。煤矿行业嘛,都是父子接班,兄弟接班的,再加上联姻通亲,这个时间长了,都成了一家人!”
  “那旧河煤矿目前是什么一个情况,你能简单和我谈一谈吗?”包飞扬说道。
  “哎!”范爱华说道“怎么说呢?旧河煤矿虽然也号称是咱们矿务局五大矿,可实际上呢,却是咱们矿务局的累赘,是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主儿。如果有办法,谁也不会想到旧河煤矿去工作的!”
  “那你姐夫怎么去了?”包飞扬说道。

  “他不是没有办法嘛!”范爱华耸耸肩膀,说道:“他只知道老实巴交搞技术,根本不会去跑 门路,搞关系,自然只能在旧河煤矿呆着了。”
  包飞扬内心就对和桨平起了不少好感,他上一世也是搞陶瓷化工技术出身,所以对于一心只想钻研技术的人有着天然的好感,他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啊!”他点了点头,又问范爱华道:“旧河煤矿究竟怎么了?为什么大家都不愿意去呢?”
  “其实原因很简单,还是与旧河煤矿矿区的媒层类型有关。“范爱华这次因为中天热电厂的回款拿了不少奖金,这都是包飞扬的恩惠,而且即使包飞扬离个运销科,以后范爱华要到中天热电厂跑业务,还少不了包飞扬的帮忙,这个时候自然要卖力地替包飞扬解释个情况  。
  “旧河煤矿在咱们天源矿务局五大矿之中可以算是一个异类。其他四大矿,矿井下都是游离型瓦斯的媒层,而旧河煤矿倒好,矿区的媒层却分成两部分。除了一小部分是含游离型瓦斯的易采媒层外,剩下的绝大部分媒层都是富含吸附性瓦斯的媒层毗”范爱华说道。
  “等等,等等!”包飞扬做了一个手势,让范爱华暂时停下。隔行如隔山,他虽然是顶尖的陶瓷化工专家,但是对于媒炭行业,却是一窍不通,所以就拦下范爱华,让他解释一下,什么叫“游离型瓦斯。”什么叫“吸附型瓦斯”。
  “这个呢,我也是听我姐夫说的,记得也不大准确,只能大致给你说那么一个意思吧!”范爱华说道“游离型瓦斯,就是说媒层里的瓦斯是游离状态。只要打了竖井,瓦斯就会自动从媒层里跑出来,汇集到竖井中,然后通过抽风机把瓦斯都抽出来。经过一段时间,媒层里的瓦斯都被抽走了,自然就达到安全的个条件,矿工就可以下井个,不会发生瓦斯爆炸事故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