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5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约饭的电话,他有选择性的答应了几个,至于会不会帮他们向木书记引荐,那就要看情况了。
  不过,有一个在许多人眼里无关紧要的干部突然间跑到安青来,张文定就没办法推脱了,还要请她吃饭。在刚一见面的时候,他就在心中暗叹,看来还是得去求一求木书记啊。
  生活在现实社会中,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交际圈子,也都有推不掉的人际关系。
  覃玉艳从随江来安青拜会老领导,张文定就不能不招待他以前的下属了。

  当初张文定到市委组织部上班,是在干部一科任副科长。那个时候,干部一科共有五个人,科长邓如意、副科长是他张文定和章向东,还有两个科员范秋生和覃玉艳。
  范秋生跟章向东一个办公室,覃玉艳和张文定一个办公室。虽然没有明确的规定,可事实上,覃玉艳就只对张文定负责,至于另一位副科长章向东,基本上是不会使唤她的,相应的,张文定也不会随便使唤范秋生,哪怕就是后来邓如意到党校学习去了,他有事基本上也只吩咐覃玉艳去办。
  可以说,张文定在干部一科的时候,手下就覃玉艳这么一个兵。
  也正是因为这种关系,覃玉艳有次向他讨个人情,他就给了,让白珊珊把覃玉艳的表弟给收进了开发区招商局。对这么个下属,张文定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张文定请覃玉艳吃饭,就在安青宾馆的餐厅要了个包厢,在这个地方吃饭,显得相当客气。毕竟他和覃玉艳的关系并不是太亲近,若是白珊珊的话,自然不会在安青宾馆吃饭。
  以前在市委组织部的时候,覃玉艳对张文定还是很尊重的,虽然主观能动性不是很突出,可胜在听话,只要张文定吩咐的事情,她都能够很好地完成。所以,张文定也没叫上秘书跟着,这样的话,如果覃玉艳有什么话就可以很放松地说出来,也算是很给覃玉艳面子了。
  当然了,现在的覃玉艳,也肯定是不会再对张文定表白了。
  “小覃啊,喝点红酒吧?越来越漂亮了呀,是不是要请我喝喜酒了?”张文定坐下后,便笑着说道。
  今天覃玉艳并没有直奔他的办公室,而是先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到安青了,张文定知道这是覃玉艳小心谨慎的性子使然,便说中午请她吃饭,然后订好了包厢叫她直接过去等着。这时候二人才刚见面,他便打趣了一句,覃玉艳今年给他拜年的时候,曾说到过有了男朋友了。
  覃玉艳就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了,看了张文定一眼,又马上移开目光,道:“还早着呢,今天过来有点事,还以为你没在单位。”
  她这个话说得有点含糊,既像是在说有私事要过来一下,顺便看望领导,又仿佛是在说今天过来就是找领导有点事。
  张文定呵呵笑了笑,没问她有什么事,而是招呼服务员开瓶红酒。
  覃玉艳便稳稳地坐着,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以前在张科长手下的时候,自己觉得他好帅气又威严,后来张科长成了张局长,现在又成了张县长,帅气好像还是一样的帅气,说话也比以前平易近人了,可是怎么感觉更加威严了呢?
  看着覃玉艳这略显拘谨的样子,张文定心里情不自禁地就想到了白珊珊。
  这两个人,性格差异太大了,心里都是渴望进步的,白珊珊就敢于把自己的心思明确地表露出来,也勇于任事,而覃玉艳呢,颇有那么点有心无胆的意思。
  这个是性格问题,但也跟二人的工作环境不无关系。

  白珊珊是从基层一路打拼出来的,胆子自然大些,覃玉艳坐机关坐习惯了,骨子里就有了种瞻前顾后的因子。
  同样的一个事情,交给白珊珊去办的话,只要告诉她达到什么目的就行了,甚至很多时候都不用说目的,她自己就能够领会领导意图;而交给覃玉艳办,则还要告诉她具体怎么去办,她会一丝不苟地按领导交待的步骤去执行。
  张文定有点好笑自己在这时候居然会想到拿白珊珊跟覃玉艳作比较,他对白珊珊可是一直都非常欣赏的,就像木槿花欣赏他一样。对于覃玉艳嘛,他虽然不是特别欣赏,但毕竟做事踏实,对他非常尊重,一度貌似还暗恋过他的,所以他也愿意帮她一把。
  服务员开酒的时候,张文定主动把话题引到了工作上,覃玉艳这才展开了话题,汇报了一下自己的工作情况,然后表示,没有了老领导在部里罩着,日子过得没有以前那么滋润了。
  若是以前的张文定,自然会嗯嗯哈哈一番,可是现在嘛,他就不逗覃玉艳了,很明确地说,等这个周末回市内之后,他会向木书记汇报一下,然后端起面前的酒。
  覃玉艳闻言大喜,赶紧端着酒站起身,激动不已地敬张文定。
  一杯喝完没吃两口菜,覃玉艳又开始敬第二杯了,张文定就有点担心,这姑娘不会借着这个由头喝个大醉然后赖着今天不回去了吧?
  虽然说宾馆里有客房可以安排她休息,但只要一想到她以前曾喜欢过自己的事情,他就觉得有些不妥。
  好在覃玉艳酒量还不算差,也没有在安青住一晚的意思,吃完饭,张文定便派车送她到车站,由着她自己做班车回市内了。

  离下午上班还有四十多分钟,张文定就到楼上自己的房间去休息,可躺在床上的时候,却没睡着,而是又想到了白珊珊。
  现在木书记如日中天,覃玉艳都忍不住找自己跑关系来了,白珊珊那家伙怎么就不求上进了呢?难道真的是准备做了孙家的儿媳之后就只顾家庭不要事业了?
  脑子里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抬手就给白珊珊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好几声,里面才传来白珊珊低沉的声音:“局长。”
  “在干什么呢?”张文定微笑着问。
  白珊珊道:“在在外面,没干什么,有事吗?”

  张文定觉得白珊珊说话怎么有点吞吞吐吐的,便皱了皱眉头道:“没事。”
  “那,那我等下再给你打过去,我现在有点事,不好意思啊局长。”白珊珊来了这么一句,然后似乎还和身边人吼了一声什么,便果断挂了电话。
  张文定觉得莫名其妙,这个白珊珊,怎么回事?脾气见长啊!居然敢先挂我的电话!
  然而这个气还才刚刚冒出来,他的手机就响了,是个不熟悉的号码,他一接听,里面便传来个哭泣的女声:“张局长,你要给珊珊作主啊!”
  这个话没头没尾的,听得张文定莫名其妙,皱着眉头嗡声嗡气道:“你哪个?”

  电话那头的女声边说边哭:“我是珊珊的妈妈......白珊珊的妈妈......呜呜......”
  此话入耳,张文定脑子里一下就浮现出了白珊珊的妈妈冷沧水的模样,虽然他跟冷沧水只见过一次,而且也不记得冷沧水的名字了,但很奇怪的是,他居然还比较清晰的记得冷沧水那成熟美妇的风情模样来。
  想起冷沧水的模样,张文定就在心里暗叹了一声,如果白珊珊把她妈的基因多遗传一些的话,那也就是个挺漂亮的美女了,而不仅仅只是现在这样略有几分姿色的样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