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160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这个路翔却坐了下来,一言不发,华子建心中正在奇怪,庄峰走进会议室里,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秘书长路翔便对庄峰说:“市长,我正和大家商量如何照顾老人家的事,我想让办公室的干部轮流值一值班,都到医院病房里守护照顾一下。”

  庄峰忙摆摆手说:“不用麻烦大家了,家里已安排好了,再不行的话,可以去请护理工照料。”
  由于庄峰就在当面,所以很多人都抹不开面子,大家七嘴八舌地表示,这个时候是最需要人手的,我们都过来帮一帮。
  秘书长路翔不由分说地抢着表态:“我看大家排个值班表,这几天,办公室可以抽出专人,轮流去照顾老人家。”
  庄峰还是客气着,不过华子建已经从庄峰的表情中看出他实际上并不很坚决,华子建也不好多说什么,开完会,就由着秘书长路翔给办公室专门开会,研究,张罗着排了值班表。
  第二天,华子建和副市长郁玉轩本想找路翔商量如何买东西去看病人,路秘书长说:“华市长,我现在有事,你们几个商量着办吧。”

  华子建也就不好勉强了,下午华子建和副市长郁玉轩便带着几个干部买好慰问品,提着大包小包来到医院,代表政府看望病人。
  一到病房里,华子建看到路秘书长和庄峰坐在病人的床头前说话。
  副市长茹静也在一旁帮着收拾东西,看见华子建他们来了,副市长茹静脸一红,有点不好意思,忙说她也是中午吃完饭才到的,人家路秘书长已忙了一个上午了!
  华子建见路秘书长比他们先到,心里就明白了几分。这小子知道大家下午要来,自己就想好了上午单独来。

  华子建看到病床旁边堆了两大堆礼品,还没有来得及收拾,比他们几个人带来的的礼品都多,估计是路秘书长和副市长茹静提过来的。
  路秘书长肯定一个上午索性不上班,泡在这里了,华子建心中想到,这个人把智力都开发到这方面来了,文章写不好也就不足为怪。
  华子建还惊奇地发现庄峰在老人面前态度恭敬,很象一个听话的温顺孩子,全然没有机关干部们平时看到的威仪,严肃刻板的表情也荡然无存。
  华子建这才醒悟过来,再大的官也是父母养育的,华子建感受着这里面的氛围,又打量了一番床上躺着的老人,心想这才是真正的领导的领导,怪不得路秘书长在她面前就象个小孙子面对老祖宗一般乖巧。

  大家坐下来对庄峰说些安慰的话,华子建本来和庄峰就没有太多的闲话可说,所以两人在谈话中经常的卡壳,只有副市长茹静能说几句得体的场面话,她说一句,大家跟着咐和一句。
  茹静说:“这种病还是可以治好的,慢慢来,看老人家的精神状态还是蛮好的,一定能早日恢复健康。”
  副市长郁玉轩也说:“老人家的气色还不错,并不象得了重病的人呢!”
  大家也咐和说些气色还不错之类的话,庄峰这时也把领导的身份放到一边,招呼部属们喝茶吃水果,特意对路秘书长说:“路翔,你把水果洗洗切好给大家吃一些。”
  路秘书长就把水果切好送到各人面前叫大家吃。这下,路秘书长的角色似乎转变了,从和大家一样的机关干部,变成了庄峰的亲属之类的人。华子建想,路秘书长天生是个适应在官场上混的人,这种人不当官还真是浪费了人才。

  临告别时,华子建说:“庄市长,你看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大家做的嘛?”
  路秘书长抢着说:“市长家的人少,这段时间大家把手头上的事放一放,照管老人家的事,办公室已统一安排好了,大家还是按值班表轮流来值班帮忙吧!”
  华子建却对路秘书长的提议不以为然,只是这种情况下也不太好说什么,一行人在回来的路上,华子建忍不住对走在身边的郁玉轩说:“派几个人去病房帮帮忙那是应该的,需要帮忙的时候,大家是应该去,但我觉得路秘书长没必要搞个轮流排班,作为一项工作来布置。既然是庄市长的家事,自然由办公室的同志商量着互相帮助。谁要有空谁多去几回也无妨,干吗要作为一项工作来安排?这样一来,大家去轮班照顾病人的话,就算不上人情了,有点儿变味,没有了同事之间的友爱之情。因为这已变成一项单位值班工作了。”

  副市长郁玉轩捏了捏华子建的手,向他示意不要让人听到,但走在华子建前后的人都没有吱声,好象没有听到华子建说的话。
  令人奇怪的是,直到第二天上午,再也未听到路秘书长提安排人值班的事。下午的学习会上,路秘书长表情严肃出人意外地在会上传达庄峰的指示,事情居然还是有关庄峰的家事。
  他说庄市长传话:“感谢同事们对自己老母的关心和看望。自己的家事都已安排妥当,不劳大家费心。机关干部要以工作为重,自己的家事不要单位人员插手,更不能安排干部值班,大家的心意都领了,还是要把精力放到工作上。”
  郁副市长对华子建眨眨眼,意思是有人向庄峰打了小报告,庄峰才断然作了决定,因为华子建的态度可能惹得庄峰不高兴了,这才有了下午的专门指示。

  散会之后,副市长郁玉轩说:“华市长呀,你被人进了谗言了。”
  华子建回答道:“我只不过说出了我的想法。照顾病人这件事本来也是好事和善事,但一旦掺杂了人为的因素或别的功利性杂质,事情就变味了,庄市长要是了解了我的看法,应该不会怪罪我的。”
  郁玉轩说:“你这人真天真,他哪有功夫听你的解释?你和他如果到了那种随意交流的关系程度,外人哪进得了馋言?”
  华子建想想也是,不过对华子建来说,他也不怕庄峰的,只是华子建感到了一些愕然,昨天自己说话的时候,身边不过六七个人,没想到就这些人中,竟然也有两面三刀的小人,这才是华子建感到可怕的地方。
  由于最近庄峰很少来上班,所以华子建手上的好些事情也办不成,华子建就显得有点闲了起来,也不是他一个人这样,整个政府的大事几乎也都停顿了,因为没有庄峰一支笔的签字,钱,材,物这些都是不能乱动。
  这样闲着又过了几天,庄峰的老母亲没能救治过来,在医院里去世了,庄峰是悲痛欲绝,好几天都没有上班。
  路秘书长以及政府好多干部都放下了手头上的事,一心帮助庄峰料理后事,那几天,政府好几个部门基本上没有办公,大家分头帮忙处理后事,市里,县上,区里的干部们也相约着到庄峰家来吊唁。
  政府办公室几个干部出面找人商量出丧事礼金,这次华子建学乖了,没有去找路秘书长谈这事。
  王稼祥问了路秘书长的意见,路秘书长说:“大家愿意凑在一起出的,就一道去送,自己要去的,由个人自己办理。”
  华子建听王稼祥汇报之后,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想自己单独一个人去送礼,礼金与大家一样了,就显不出与庄峰家非同一般的关系与分量来。在殡仪馆开追悼会的时候,市委和政府差不多的部门领导干部都参加了,追悼会开得很隆重,,庄峰老家来了不少人,大家脸上都显出沉痛的神色,缓缓地走进追悼会的会场。
  大厅里站立着将近几百人,两边摆放着鲜艳和精致的花圈,庄峰似乎有些不能自持,由家人搀扶着立在大厅中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