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231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青年。钟严明市长即使再欣赏你,又怎么可能为了你就插手这种小事吧?要知道,这件事情不仅仅是牵涉到矿务局一把手,更是牵涉到市委副书记高峻岭。当初天源向阳坡高岭土闹得那么凶,几乎让钟严明丢掉了市长的位置。事后钟严明也没有勇气和高峻岭叫板。现在又怎么可能为了一百来万元数额,就贸然插手进来呢?所以这件事情即使包飞扬捅到钟严明那里去,最后也会是无疾而终。更何况包飞扬也不见得有胆子真的把这件事情捅到钟严明那里去,只是嘴上说一说,吓唬一下人呢?可是武平心中盘算的再清楚,这个时候又不能公开说出来,只是恨其他几个评委没有卵子。被包飞扬这个嘴上没毛的小年轻随便一吓唬,竟然就退缩了。他正在盘算着自己该怎么把这一层意思隐晦的点透的时候,肖路远却不想再给他这个机会,张口说道:“五家企业代表还都在会议室等着。我们还是抓紧一点时间吧,现在大家进行投票表决。”肖路远环视一下几位评委,说道:“同意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中标

  的评委请举手。”
  “我同意!”包飞扬毫不犹豫地举起了自己的手  。肖路远微微一笑,说道:“我也同意!”把自己的右手也举了起来。他虽然不能在局丨党丨委会上阻止胡福才对他分管工作的干涉。但是却可以在招标会评委们投票的时候旗帜鲜明地表明自己的态度。说实话呢,肖路远不知道高峻才究竟许了胡福才什么好处。竟然可以让胡福才为天恒煤炭贸易公司出头来争这份铁路堆煤场的短途运输和装车合同。要知道,当初老局长为了避免儿子辛雄健卷入这场是非,不惜让辛雄健暂时离开运销科的领导岗位去进修,怎么胡福才就这么大胆,敢揽下这件事情。作为老局长信服承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肖路远可是相当相信老局长的眼光的。老局长如果觉得一件事棘手到要躲开的地步,那么这件事情是绝对碰不得的。倘若肖路远现在不是一位副局长,而是一位科长的话,肯定也会学着辛雄健躲了出去,避开这件事情。可惜他是副局长,分管的业务太多,不可能像辛雄健那样去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卷入这场是

  非。只是他牢记着一点,就是绝对相信老局长的判断,不能碰的事情绝对不能去碰。所以那怕是冒着得罪胡福才和高峻岭的风险,他还是决定把自己这一票投给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否则,作为分管副局长,他把这一票投给了天恒煤炭贸易公司,到时候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他这个分管副局长可真要替胡福才背了黑锅,什么都说不清楚了。肖路远这一举手,更是动摇了其他几位评委的军心。他们能够看出胡福才对天恒煤炭贸易公司的偏袒,肖路远肯定更能够看出来。可是肖路远在明知道胡福才偏袒天恒煤炭贸易公司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投票给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呢?是肖路远害怕包飞扬犯二百五,把这件事情捅到市长钟严明那里去呢,还是说肖路远来就是秉着一颗公心,对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的投标条件都看好呢?有两个私交比较好的评委心思就活泛起来,他们偷偷碰了一下眼神,彼此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既然有肖路远在前面带头,他们就跟着肖路远投票就是。倘若胡福才事后真的要怪

  罪,首先要怪罪的也是肖路远和包飞扬。有肖路远和包飞扬在前面当去了大部分怒火,轮到他们就没有多少了。再者说来,投给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来就是最好的选择,最起码在明面上来说,没有什么毛病。总比让他们交代为什么选取条件最差费用最高的天恒煤炭贸易公司来得容易吧?于是这两个评委也举起了他们的手。武平看到这种情况,知道天恒煤炭贸易公司已经注定要出局了。即使他和另外两个评委都把票投给天恒煤炭贸易公司,也是三比四少一票啊!一时间武平的脸色阴沉的简直要滴出水来!真他娘的是啊!来是一片形势大好,天恒煤炭贸易公司注定要中标,偏偏是包飞扬这个小王八蛋拿着王主任的会议记录说了两句,硬生生就把这局面扭转回来,把铁定中标的天恒煤炭贸易公司给弄出局来!恩!自己待会儿到了老一那里,一定要狠狠地告包飞扬一状,绝对不能让这个小王八蛋痛快了。还有肖路远这个家伙,自己也要好好地向老一讲一讲,如果不是这个家伙附和包飞扬举起了手,另

  外两个评委根不敢举手的!总之呢,今天的事情对老一来说,对高峻才来说可能是一件坏事,但是对自己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通过这一件事情为契机,让老一明白自己才是对他忠心耿耿的人,那么过两年总经济师老刘退下去之后,自己肯定能够再进一步,坐到成为天源矿务局的总经济师。虽然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中标已经成了定局,但是接下来的投票程序还是需要进行的。果不其然,剩下的两个评委和武平一样,把票投给了天恒煤炭贸易公司,其余三家企业的得票为零。拿着投票结果,肖路远来到了胡福才的办公室。胡福才正靠着皮椅在接电话,见肖路远进来,就先把电话扣下,笑着问肖路远道:“老肖啊,是不是评标的结果出来啊?最后中标的企业是哪一家?”“嗯,出来了!”肖路远平静地说道,“经过评标委员会七名评委的认真评审,经过投票表决,最后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成为这次铁路堆煤场短途运输和装车合同的中标企业。这是投票结果,请你过目!”什么?市第一汽车运输

  公司中标了?不可能吧?胡福才第一反应就觉得肖路远在开玩笑。为了保证天恒煤炭贸易公司的中标,这次局里敲定的七名评委,除了肖路远和包飞扬外,其他五名评委可是胡福才精挑细选出来的。像武平,是典型的马屁精,最大的长处就是拍自己马屁。其余四名评委虽然说不是武平那样的马屁精,但是却也是聪明伶俐八面玲珑之辈,不可能为了什么所谓的原则,去干出得罪自己这位矿务局一把手的傻事的!难道说自己这次主意打错了,到讲标会现场的旁听的暗示还不够明显么?这下可就麻烦了!RT

  胡福才伸手从肖路远手中接过材料,认真地盯着投了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的包括肖路远和包飞扬在内的四个评委的名字看了一会儿,这才抬起头来望着肖路远道:“老肖,看来你对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很有感情啊!”
  肖路远听出了胡福才这句话的意思,对胡福才这种倒打一耙的做法非常鄙视!他选择投票给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完全是出于公平的立场,根本没有接受第一汽车运输公司任何好处。相反,胡福才到评标会议上为天恒煤炭贸易公司站台的举动才更令人可疑,如果说胡福才没有接受天恒煤炭贸易公司好处的话,恐怕谁也不会相信吧?
  不过呢,肖路远并没有对胡福才做出什么语言上的反击,只是淡淡一笑,拉开椅子在胡福才办公桌前坐下,说道:“是啊  !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是我们矿务局运输业务合作了七八年的老朋友,这个时间长了,自然就有了感情呢!”
  说到这里,肖路远顿了一顿,翻开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的投标书,用手指了指上面的数字,让胡福才看了一下,这才又说道:“当然,我和其他三位评委之所以选择投票给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这个老朋友的身份可是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的合同报价,运输费吨公里一毛五,火车车皮装车费每吨一块钱。这样的报价,是五家投票企业之中最低的,全年的业务计算下来,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的报价甚至比天恒煤炭贸易公司的报价要节省一百七十万元。”

  “一百七十万元啊,胡局长!”肖路远抬着头望着胡福才,“几乎相当于我们局全部退休工人两个月的工资了。你如果是评委的话,你会选择投票给哪一家企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