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230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家应该还记得去年春节的时候,我们矿务局有大量的煤炭积压在堆煤场。但是我们原来的合作伙伴儿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却以职工放假为由,只派出了少量的装卸工到堆煤场进行装卸,不但影响了我们的车皮计划,而且也使我们几家煤炭大客户非常不满。严重影响了我们矿务局的形象。这种情况,换做是天恒煤炭贸易公司。就不会发生。由于灵活的薪资机制,他们完全可以在春节花高价聘请装卸工帮我们装卸车皮,而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国有企业的身份决定了他们不可能花高价请装卸工帮我们装卸,因为局限于国有企业僵硬的薪资体制,超出普通工人的工资标准一定比例,那是要犯错误的!此外,相比起……”“……以上这几点,我请肖局长和大家认真可虑。”武平又滔滔不绝讲了几分钟,这才结束了他的发言。他目光炯炯地望着肖路远,希望肖路远能够肯定他的发言。他相信肖路远一定和他一样,看出了胡福才过来的目的。他现在花了这么大心思来替天恒煤炭贸易公司找优点,其实也

  是替肖路远铺路  。可是肖路远却对他的这一番精彩发言不置可否,只是平静地把目光移向包飞扬,说道:“包科长,你怎么看?”包飞扬早就对武平的发现听得不耐烦了,他真的没有想到,武平竟然无耻到这个地步,为了拍胡福才的马屁,竟然能够滔滔不绝地讲出这么多鬼扯的东西。尼玛,这只是矿务局运销科一次很普通的短途运输和装卸业务的招标会好不好?武平竟然能够扯到十三届三中全会和太宗东巡,堂堂的矿务局副总经济师就是这样的水平吗?也不知道是怎么混到这个位置的。听肖路远让他发言,包飞扬也不急不躁,摸出一根烟点上,抽了两口,这才缓缓地说道:“我认为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的标书更有吸引力。首先从标书的报价来讲,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的短途运输报价是吨公里一毛五,火车车皮装车费为每吨一元。而其他四家企业,报价最低的市第二汽车运输公司短途运输价格为吨公里一毛七,火车车皮装卸费每吨为零点八元元。按照我们矿务局去年铁路运输总量四五十万

  吨,平均每吨运输距离二十公里来计算,单单短途运输费用这一项上,就可以为我们矿务局节约运费一百八十万元。即使加上车皮装卸费多出的九十万,相比起市第二汽车运输公司,选取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一年下来也至少可以节约九十万。”说到这里,包飞扬又顿了一顿,看了武平一眼,这才又说道,“同时,相比起天恒煤炭贸易公司的报价,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的报价就更有优势了。我刚才计算了一下,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的报价大概比天恒煤炭贸易公司的报价要低一百七十万元左右……”“包飞扬同志,你可不能钻到钱眼儿里去!”武平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他忍不住打断包飞扬的话,反驳道:“你的眼睛不能只盯着钱。咱们矿务局是企业不错,但是我们的身份却是国家干部,做什么事情,不能只算经济小帐,不算社会效益大帐,你要看到,我们扶持起天源市非公有制煤炭企业的发展,能够给我们天源市带来多少社会效益!”

  “总,单听你说的话,我还以为你不是副总经济师,而是副总政工师呢!”包飞扬硬邦邦地就把武平的话顶了回去,“虽然说国有企业要兼顾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但是还是应该是经济效益为主,否则我们就不叫天源矿务局,而叫天源民政局了……”“噗”的几声,其他几个评委虽然知道不该笑,可是包飞扬这个比喻实在是太促狭了,他们忍不住笑了出来。武平被气得脸色青紫,很想拍桌子发火,但是又怕事情闹大了,反而不利于胡局长的意,所以只有强忍下来。心中暗想今天会上的情况,不用他去给胡福才汇报就会传到胡福才的耳朵里,包飞扬这愣头青到时候就会为他今天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发言付出代价。“……更何况,我并不认为把我们矿务局短途运输业务和装车业务交给天恒煤炭贸易公司,就能够带来什么社会效益。如果真的这样做,我认为没有任何社会经济效益,只有利益输送和转移!”包飞扬才不管武平怎么想,也不去管胡福才到底想怎么样。即使没有高俊才三番五次的针对他,

  单单是出于公心,他也不可能让天恒煤炭贸易公司中标。他侃侃而谈道:“至于说,要扶持我市的非公有制煤炭企业的发展,那就是另外一个话题。即使要扶持非公有制煤炭企业的发展,也应该放在同一条件下让他们和公有制企业公平竞争!”包飞扬讲完之后,其他几位评委借着进行了发言。虽然他们内心深处都觉得包飞扬讲的有道理,但是他们可是亲眼看到胡福才对这次招标是什么态度的,绝对不可能因为包飞扬讲的有道理,就去冒着得罪矿务局一把手的风险。所以,他们选择了和武平一样的立场,都表示支持天恒煤炭贸易公司。只是他们的讲话都很简单,只是说觉得还是交给天恒煤炭贸易公司比较合适,并没有像武平那样,编造出那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六个评委都发过言之后,大家都把目光聚集到肖路远身上,看着他怎么表态。却没有想到肖路远根没有表态,只是说道:“那么接下来我们进行最后的投票表决的环节,得票最多的企业将成为这次投标会的胜利者。”虽然肖路远还没有表

  态,武平还是冷笑起来,得意洋洋地望向包飞扬。即使你强烈反对又怎么样?即使你是运销科实际负责人又怎么样?你在七个评委中只占一旁,即使是肖路远和你站在一起,也不过是两票,而支持天恒煤炭贸易公司中标的却有五名评委,这样悬殊的力量对比决定了你包飞扬只是一个螳臂当车的小丑,要想阻止天恒煤炭贸易公司中标简直是做梦!
  却没有想到,包飞扬伸手抓起旁边负责会议记录的局办公室副主任老王手中的会议记录仔细看了一遍,然后对他说道:“王主任,我们评标委员会各位委员的每个人的投票记录你可要记准确了。将来如果出现什么问题,这份会议记录和投票记录可是至关重要的证据。”正准备对天恒煤炭贸易公司投赞成票的几个评委立刻迟疑起来。这话如果是从别人口中说出来,他们还认为是虚张声势。可是从包飞扬嘴里说出来,可就又不一样了。天源市拢共就巴掌大一点地方,市委市政府发生点什么事情,外面干部获知消息的速度并不比市委市政府里面的干部慢多少。所以对包飞扬在市府办里的一些事情,这几个评委也早有耳闻,知道包飞扬不但是市府秘书长商山峦的红人,更是市长钟严明很欣赏的干部。要不然也不会才参加工作几个月,就被破格提拔到副科长的位置上,成为天源市最年轻的副科级干部。因此,这次招标会的情况包飞扬随时都有机会向市长钟严明反应。假如今天的评标会投票几位评委心中

  没有什么猫腻,按照正常情况投票,那么即使官司打到市长钟严明的面前,他们也不会心虚胆怯。可是倘若他们真的投了天恒煤炭贸易公司,到时候市长如果派人下来调查,又该如何解释放着报价低实力强的国有运输企业不选,偏偏要选一个报价高实力弱的私营煤炭贸易公司呢?难道他们能够说这是局长胡福才的意思么?即使他们这样说了,胡福才难道就会承认吗?他一定会说,自己不过是过来旁听一下讲标会而已。可是如果不投票给天恒煤炭贸易公司,他们肯定会得罪胡福才。包飞扬这个愣头青仗着市长钟严明的宠信可以恃宠而骄,不怕得罪胡福才。他们可没有包飞扬那么硬的后台,一旦胡福才对他们感到不爽,那可是分分钟都可以收拾他们啊!想到这里,这几个评委心里真的是左右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武平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没有想到包飞扬竟然如此不讲规矩,竟然敢在这个时候威胁大家。不错,你包飞扬是有点来头,钟严明市长比较欣赏你。但是你毕竟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