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5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话没有给张文定一个明确答复,但也算是一个比较给面子的回应了,你舅舅的事情我知道了,会放在心上的。
  能够听到木槿花这个话,张文定就很满意了。
  他也明白,舅舅想从老干局出来并不容易,而木部长对他再照顾,也不可能他一提这个话就给他个准信,毕竟是个正处级干部的工作调整,木部长虽然是组织部长,也不能独断。
  张文定就点头称是,然后端起杯敬木槿花。

  一口酒下喉,张文定就问:“领导,我什么时候去报到?”
  这时候的张文定已经调整好了心态,以他现在这个年龄到省委党校的青干班去学习三个月,也是一种历练,更何况还可以结识不少人呢。
  况且,他现在级别上了副处,总是要到党校学习学习的,当初如果不是时间急,可能都要先到党校学习之后再到安青上任。反正这道程序躲不掉,早些日子晚些时候也没啥大不了的。
  木槿花深深地看了张文定一眼,道:“哦,这就着急了?文定啊,你这个心态可不好,要稳一稳。这样,先把工作做好,你不是分管农林水吗?这春夏时节,防洪抗旱工作至关重要,学习的事情嘛......下半年吧,啊,下半年再安排,青干班不止这一期,啊。”
  张文定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跟不上领导的思路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先前要安排自己去省委党校学习,这转眼间又不让自己去了,领导这是有什么玄机啊?
  他不知道先前木槿花说要他去省委党校学习的话只是为了试探他,而是先入为主要以为木槿花要调离随江了,所以对木槿花这个搞法就相当不适应了,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但这并不妨碍他再次很肯定地表示坚决执行领导的决定,丝毫不问原因不讲困难,表现得跟个最听话的乖宝宝似的。
  木槿花没管张文定心里在想些什么,却是把话题引到了生活上,关心起了张文定的个人问题。
  其实说起来,张文定的个人问题,就会牵扯到武玲,然后又是常务副省长武贤齐,这个个人问题跟工作也还是能够扯得上关系的。不过,木槿花关心下属的水平相当高,一番话问出来,全都是浓浓的关切之情,听不出丝毫功利的味道。
  吃完饭,木槿花还真的让张文定陪她逛了会儿街。
  她逛街纯粹就只是走一走看一看,没有买任何东西,时间也不长,就十多分钟,然后张文定就送她回去了。分别的时候,她告诉张文定,她想近期去看望一下离退休的老同志。
  这个话,让张文定心中一喜,看来领导决定了,要给舅舅一个机会啊!
  石盘省各市以前的规矩,老干局是归市委办领导的,后来有些市渐渐的把老干局从市委办划到组织部了,有些地市的老干局局长还兼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有的市则没有这么兼。
  随江这边划得迟了点,但老干局同样是属于组织部管的,严红军还是个光秃秃的局长,市委貌似根本就没有让他兼组织部副部长的意思。
  这个情况,今年张文定给舅舅严红军拜年的时候,曾听严红军说起过,所以他今天才跟木槿花提这个事情。
  不管舅舅以前得罪过谁,可老干局是组织部管的,那他舅舅就是木部长的兵,木部长在临走之前,还不能照顾几个手下人么?
  想到这儿,他抬手就给严红军打了个电话:“舅舅,你那儿最近有慰问老干部的安排吗?”
  严红军被张文定这个电话给问得莫名其妙,反问道:“没有,你问这个干什么?”
  跟自家舅舅说话,张文定自然是不用遮遮掩掩,很直接地说:“是这样,有个情况,啊。你提前做个准备,刚才听领导讲,近期可能要去慰问老干部,也许就是下周。你看有没有时间,争取找领导汇报一下工作。”
  张文定嘴里的领导指的是谁,严红军一下子就听懂了,他自认为早就已经达到了古井无波境界的心顿时就跳得快了几分,声音语调都变了一点点:“你回市里了?在哪儿?我们见个面。”
  张文定能够感觉到舅舅情绪的激动,自然不可能让舅舅过来找自己,便道:“你在哪儿?我过来。”
  严红军道:“我在家里。”
  “那行,我就过来。”张文定很痛快地说。
  其实这个事情很简单,在电话里三言两语就能够说清楚的,但他明白舅舅坐了这么长时间的冷板凳,猛然听到这么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肯定会很激动,需要有个人和他说说话,而且这个话还不能跟别人说,只有他这个外甥才最合适。
  毕竟,好消息是他带来的,而且,也仅仅只是个消息,还没有定论呢,没办法跟别人张扬啊。干了那么长时间的市委办主任,严红军这点政治敏感性和警惕性还是有的。
  等张文定到来的时候,严红军的脸上已经看不到丝毫激动的神色。当然,由于关系不一般,他也不需要装模作样,很直接地就问外甥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文定索性就把今天吃饭的时候和木槿花的对话也说了一遍,他想不通木槿花今天是怎么了,就请教一下舅舅。在揣摩上意这方面,他知道自己拍马都赶不上舅舅的。
  听到张文定说完,严红军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脸上就渐渐浮现出了笑意,微微点头道:“呵呵,恐怕等几天就要喊木书记了。”

  张文定一愣,然后惊喜不已道:“木部长要当副书记了?舅舅,这,怎么个说法?”
  一口浓茶进嘴,严红军徐徐咽下,看着张文定,没有急着解释,而是淡淡地说道:“你好好想想。”
  严红军这个话没有丝毫提示,可张文定毕竟不笨,也不是个刚进体制的人,先前想不通木槿花为什么会一时让他去学习一时又不让他去了,现在严红军下了这么一个结论,他再回想一下今天跟木槿花一起时的情景来,顿时就心有所悟,皱皱眉头道:“木部长要我下半年再去学习......她也有可能调到省委组织部啊。”
  张文定这话的意思,是说木槿花要他下半年再去党校,那应该就是还有举荐张文定的能力,可是,她就算不在随江的话,如果去了省委组织部当个副部长什么的,这点事情也没多大的难度哇。
  严红军又笑了起来:“她要是去省里,今天就不会跟你提党校学习的事。”
  张文定这下脑子里灵光一闪,张嘴就道:“试探?”
  严红军笑着点点头,这个外甥还是很有悟性的,只不过这几年步子迈得太快,基础打得不够扎实,看问题差点火候。
  张文定就长吐一口气,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咂巴了几下嘴皮子,想说点什么,却是什么都没说,只是自然而然地露出了会心的笑意。
  嘿,还好今天自己表现得可以,紧跟领导的信念没有动摇,要不然以后恐怕就会少了一个大靠山了啊。

  “木部长明天什么时候有空?”严红军一句话打断了张文定的思绪。
  “嗯?”张文定看着严红军,眉头皱了皱,道,“这个我不清楚,要问一下,你想明天就给她汇报工作?”
  “嗯,宜早不宜晚。”严红军点点头,然后又摆摆手,道,“行了,不用问了,我自己打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