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14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一场动与静的交替,正与邪的融合,光与影缠绵,人与歌互动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萧语凝与歌迷,台上台下心里心外互牵,以爱与情的交流.....!
  萧语凝在第二天离开了新屏市,华子建在她离开的时候,还是坚持让张老板给萧语凝支付了10万元出场费,虽然萧语凝坚决不收,但华子建不能因为自己和萧博翰的关系,就让人家小妹受到太大的损失。
  客人们也都离开了,华子建总算是可以轻松一下,这次的庆典办的很成功,名义上是尉迟副书记负责的,但所有政府市委知情的人都明白这个庆典是谁筹备的,所以华子建在大家的心里也就更有了分量,连冀良青都不得不从心里佩服着华子建,这小子就是厉害,但他的能力对自己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冀良青有点吃不准。

  华子建自己没有丝毫的自得,反而华子建感到了一种危险,尉迟副书记和自己之间已经出现的裂痕让华子建担心起来,表面上看,两人还是和过去一样的客客气气,可是华子建总感觉尉迟副书记已经对自己有了一种很微妙的疏远,这种感觉越来月明显,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华子建一直都挥之不去,他明白,这是尉迟副书记心理上的一种变异,他觉得有愧自己,所以会更加的回避自己,让两人之间过去的那种亲密发生了质的改变。

  对于观察和判断,华子建是有一种自己的自信的,经过这多年的历练,他对很多事情的直观判断,往往都是准确的。
  不过今天华子建还是比较清闲的一天,他上午跑了一个单位,下午也就是参加了两个务虚会,早早的就回到了办公室,看看新闻,喝喝茶,缓解一下最近一段时间过度的忙绿给自己带来的疲惫。
  刚坐了一会,手机响了,他接通了还在振铃的话机,一个女人妖~媚的声音传来:“华市长,你好啊,今天忙吗,我想请你下午吃个饭,可以吗?”
  “吃饭?你哪位啊?”华子建没有听出电话里是谁。
  “嘻嘻嘻,华子建不记得我了,我是小芬啊,上次我们还一起吃过饭的。”
  华子建一下就记起了这个女人,她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华子建恨屋及人,就本能的想要立即拒绝。但突然想到了治安大队的武平给自己说的一些情况,这个女人和庄峰关系暧昧的很,要不自己乘机也摸摸底,这样一想,华子建就就改变了想法:“今天啊,哎,晚上还有个会,我看.......。”

  “华市长,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你不想见我?”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小芬的口气突然变得有些哀怨了。
  “不是,你误会了,我晚上开会的时间还没确定,这样吧,要是下午没有什么安排,我就打电话联系你。”华子建抛出了诱~饵。
  “华市长,我知道您很忙,但还是请你能够来一趟,下午6点,我在桃园酒楼等您。”没等华子建回答,小芬便抢先挂了电话,她不能在等了,自己的任务必须完成。
  华子建握着电话出了一会神,脑海里一时间闪现出很多的想法,他甚至想到,小芬约他吃饭,是不是庄峰特意安排的,不过,他很快否定了这种想法,庄峰那样一个老奸巨猾的人,他对自己也是在试探和诱~惑中,他怎么可能让这样一个不算聪明的女人来找自己?
  看来一定是这个女人耐心不够了,想直接找自己,探探口气,哼,哼,哼,你对我华子建太不了解了。

  下班以后,华子建离开了政府大院,慢慢在大街上闲逛着到了仙桃酒楼,在门口的时候,他习惯性的抬腕看了看手表,刚好6点钟,酒楼门口站着一个女人的身影,这个身影也看见了他。
  他们相互看了一眼,小芬脸上露出了微笑。
  华子建说道:“对不起呀,我来晚了,让你久等了。”
  小芬笑着对他说:“没有啊,我也刚到”

  他们径直上楼,小芬早就订下了一个包间,菜也是早确定的,服务员很快开始上菜,华子建看着这满桌子的菜说:“小芬,你点这么多菜啊,要是我不能来怎么办啊。”
  小芬装着生气的说:“哼,你要是不来,我就一边骂着你,一边自己吃。”说完话,小芬就莞尔一笑,吩咐服务员拿来一瓶五粮液酒,说:“这种酒喝了不上头。”
  不过,华子建没有那种感觉,对于酒,华子建的认识就是,只要是酒,无论什么酒,喝多了,都不舒服。
  “小芬,今天还喝酒吗,吃点饭菜就可以了。”华子建在一般的场合,能不喝酒还是不想喝,在一个,上次他是和这个小芬喝过酒的,知道她很能喝,所以自己要小心一点。
  小芬连连摇头,摆出一副很快乐的样子来:“看市长说的,无酒不成宴,不过,喝酒你可要怜香惜玉,这瓶酒,我喝一杯,你的喝两杯,你不会有意见吧。”
  华子建只是笑了笑,看着菜很快上齐,中间一个红汤麻辣火锅,桌上的菜就是红的、青的、绿的色调搭配起来,单看外形,煞是好看,两人没有多说什么,小芬走到了华子建的的座位旁边,为华子建倒上酒,亲自将酒杯递给他,然后也就顺便的坐在了他旁边的椅子上,让华子建本来刻意保持的一点距离,立即就消于无形中。
  “华市长,我敬您一杯酒,今后,希望您多多关照。”小芬端起了自己的酒杯,很优雅的做出一个要求的姿势来。

  “彼此彼此,都是朋友,谈不上关照不关照的,有什么需要,你吩咐就是了 。”华子建端起自己的酒,一口干掉了。
  小芬也小呡了一口,然后就放下酒杯和华子建聊了起来,华子建不再多说话,静静听小芬说话,不过偶尔举一下酒杯。
  小芬没有先提项目的事情,她先说自己如何如何的命运多舛,说自己这些年一直在漂浮着,心里很不踏实。华子建一直默默的听着,听她絮絮叨叨说了一个多小时,其实心里也多了一份感慨,小芬没有说她和庄峰的事情,但还是暗示了一点,说自己为了活的好一点,只有依靠别人,华子建发觉了很多光彩照人的背后,都有一段让人心酸的故事,只是你没有机会走进去,进去了,你才知道生活的艰辛。

  巴尔扎克就曾说过:要对一个人作出判断,至少要设身处地,深入了解关于他的感情、不幸和思想的秘密;只想就事件的物质方面去了解他的生活,这是写编年史,是给傻瓜们作传记!
  桌上的菜几乎没有动,看着华子建静静听自己诉说,甚至没有动筷子,小芬有些不好意思,赶忙劝华子建吃菜喝酒,此时,华子建已经没有吃饭的兴致,一瓶酒已经喝的差不多了,华子建就推说自己已经吃饱。
  这时候,小芬就缓缓收起了幽怨的述说,脸色也很快的平静下来,她今天还有任务,她要拿下华子建,因为她已经发觉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庄峰开始对她有了外心,对她开始设防了,上次梁老板说的好好的给她打300万元,后来也变卦了,在自己再三的追问下,那个梁老板隐隐约约的说出这是庄峰的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