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88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1-13 20:03:00
  ———————更新线———————
  就在此时,娘娘殿的大门开了,那女庙祝站在门口,道:“你们吵什么呢?带的这是什么人?”
  众人看见那女庙祝,齐声喊道:“师娘!”

  我微微一惊,暗自忖道:“原来这四个汉子与这个女庙祝是一伙的!”
  但是这四个人看上去年纪都比那个女庙祝大,怎么又叫她师娘?
  估计这女庙祝的丈夫年纪不小,却不知道她丈夫是什么样的人。
  那女庙祝看着众人,从左到右,从前到后,依次扫视了一遍,然后道:“是王麒、金科、高全、刘双你们四个?卢巧和苗珍呢?”
  王麒道:“卢巧和苗珍估计要晚些时候才来。”
  老二听见他们对话,便叫道:“好哇,原来你们是一伙的!怪不得都这么赖呢!”
  那女庙祝看见是老二,皱了皱眉头,道:“又是你?”
  老二道:“就是你老子我!二爷我又回来了!”
  女庙祝瞪了老二一眼,问那四个汉子,道:“你们从哪里带来的这个人?”
  高全道:“我们上山的时候遇见的,刚一碰面,他就劝我们下山,说山上来不得。我们问他为什么来不得,他便口出恶言,辱骂师娘您。”
  “二爷说的是实话!”老二道:“二爷好心告诉你们,说山上有个恶婆娘,说话死不中听,让你们小心点,你们不承二爷的情,居然还出手抓二爷!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一只、两只、三只、四只大蠢狗!”
  日期:2016-11-13 20:06:00

  我这才知道老二为什么和这四个人犯了冲突。
  那四个汉子听老二这样辱骂,纷纷大怒,王麒说道:“把这个嘴损的货材扔下来!”
  老二叫道:“敢摔着二爷,二爷的哥哥把你们一个个都弄死死的!”
  那四个汉子一听,更是恼怒,齐声呼喝,就要把老二给摔下来。
  我心中暗骂老二自讨苦吃,正想提前出手,那女庙祝却道:“不要摔他,放他下来。”
  我便又暂且伏身不动。
  王麒、金科等人把老二好好的放在地上。
  老二哼哼唧唧的,也不起来,嘴里说道:“现在想讨好二爷,晚了!你们不要脸,以多胜少,伤着了二爷,二爷饶不了你们!”
  金科忍不住上前踢了老二一脚,骂道:“别装蒜,我们没有怎么着你!爬起来!”
  老二躺在地上不动,道:“二爷就喜欢躺着,咋了?你敢踢二爷,嘿嘿,二爷记着你了!”

  “我——”金科还要再踢,被那女庙祝摆摆手拦下了,那女庙祝问老二道:“和你一起下山的那个人呢?”
  老二道:“想知道我大哥去哪儿了?二爷我偏偏就不告诉你!”
  王麒道:“师娘,我们就瞧见了他一个人,没有别的人。”
  那女庙祝皱眉道:“我看见他们两个人是一起下山的。”
  金科道:“这样的人,结伴的也未必是什么好鸟,师娘管他去哪儿作甚。”
  日期:2016-11-13 20:09:00
  那女庙祝道:“这个人是个草包,但是和他一起来的那个人,不像是普通人。看着文质彬彬,眼里头藏不住一股精芒闪烁。我之前用引线要缠这草包的脚,那人拉了他一把,也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刚好躲了过去。我怕是对头来寻我的事儿,所以心中有些不安。”

  刘双道:“这样说的话,那个人会不会是走到半道里又上来了?”
  “这倒是不怎么可能。”那女庙祝摇了摇头,道:“我坐在娘娘殿里默运神通,方圆几丈之内,但凡是有点风吹草动,我就能听得到。他要是半道里上来,我怎能不知道?”
  我本来担心这些人要检查上下四周,恐怕他们发现我的踪迹,听见那女庙祝说出这话,便放心了。我暗自想道:“这女庙祝的本事确实不低,但是为人却太自负。”
  “嗯。”刘双说道:“能躲过师娘耳朵的人,这世上恐怕没有。即便是师父,也是躲不过去的。”
  那女庙祝勃然变色,喝道:“我说过多少次不许再提那老东西!”
  刘双吓了一大跳,脸色刹那间惨白如纸,连忙躬身道:“是,是,弟子失言了。”

  那女庙祝厉声道:“下次再叫我听见你说出他来,我便用引线把你的舌头给寸割下来!”
  “是,是……”刘双吓得浑身颤抖。
  王麒、金科、高全也都神态惶遽。
  日期:2016-11-13 20:11:00
  那女庙祝气了片刻,又看向老二,道:“跟你一起来的那个人,到底去哪儿了?”
  老二眼珠子咕噜噜的乱转,道:“他半道里又上来了啊。”
  我吃了一惊,暗骂老二嘴快,却听那女庙祝冷冷道:“你不说实话?”
  我这才醒悟,老二油嘴滑舌的,突然说实话,反而叫人起疑。
  老二道:“我说的就是实话啊,他是我大哥,他跟我说要上来偷听你,现在就趴在大殿的屋脊上呢,不信你上去看看。”
  那女庙祝把手指头一弹,道:“你这草包,满嘴假话,要舌头也没用,不如拔掉!”

  老二道:“你要能拔掉二爷的舌头,算你能耐。”
  说罢,老二绷住了嘴。
  那女庙祝冷笑一声,俯下身子,左手伸出两根指头,捏住了老二的脸颊,只一下,老二就张开了嘴,那女庙祝右手又伸出两根指头,往老二嘴里一夹,老二“嗷嗷”的叫,舌头已经被那女庙祝拽出来了一大截。
  我看的又好笑又好气,老二故意说实话,这女庙祝不信,偏偏还真能把人的舌头拽出来,她的指头也真是厉害。

  我手里暗暗捏着铁钉,心想如果她再拔出半寸来,我就废掉她一只手。
  却听老二“呜哇”、“呜哇”的叫唤:“我说,我说……”
  那女庙祝“哼”了一声,松了手,又在老二的衣服上抿了抿,骂道:“自讨苦吃的草包!口水倒挺多!”
  日期:2016-11-13 20:16:00
  老二“呸呸”啐了几口,道:“你这妇女太歹毒了!”

  那女庙祝喝道:“少废话,快说!那个人去哪儿了?”
  老二道:“我不想下山,他非要拉我下去,我们俩半道里吵了一架,分道扬镳,他就从另一条路走了。”
  那女庙祝将信将疑道:“真的?”
  老二道:“真的呀,我们俩都住在撂儿洼的旅馆,估计他这会儿都到旅馆里,在泡着脚呢,我也是倒霉,走错了路,遇见了这四条拦路的蠢狗,要不你派一条,跟我一起下去,到旅馆里找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