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217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了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包飞扬忽然间接到了市府办副主任计连发的电话,语气非常亲热。
  “飞扬啊,是我啊,市府办老计。”
  “哦,计主任,您好?”包飞扬心中十分纳闷,他在市府办的时候,计连发对他就不十分待见,现在他到了矿务局,计连发怎么忽然间对他亲热起来。韦小宝韦爵爷曾经有一句名言“无事献殷非奸即盗……”。估计计连发打这个)电话给自己,不会有什么好事吧?
  计连发在电话里笑了两声,说道:“飞扬,晚上我想请你吃个饭,不知道你给不给我这个老领导一个面子呢?”

  计连发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请自己吃饭?包飞扬心中思忖,这件事情恐怕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不过呢,不管怎么说计连发都是市府办的副主任,是他包飞扬的老领导,计连发主动打电话过来邀请他吃饭,包飞扬如果一口回绝了,未免太不近人情,一旦被计连发传出去,对包飞扬在矿务局的工作未必有利。
  “呵呵,计主任,你也太客气了。”包飞扬思忖之间就有了主意,“你是我的老领导,应该我请你吃饭才对。我也有几天没有和市府办的老领导老同事们见面了,正好趁着今天的机会,我做东,把孟主任还有其他同事们都约出来,大家碰碰面,热闹一下!”
  计连发在电话那边鼻子都差点气歪了,这个小王八蛋,心眼儿还挺多。老子如果要和孟德海他们几个去和你打轰轰,还用得着在电话里跟你如此客气吗?
  看了一眼吊儿郎当地坐在沙发上叼着跟烟卷的高俊才,计连发咽了一口吐沫,干笑着说道:“飞扬老弟,这个呢,晚上啊,我还想带着一个朋友过去。孟秘书长工作很忙,咱们就不用打扰他了吧?”
  原来是带朋友过来?会是谁呢?

  包飞扬心中盘算了一下,问道:“计主任,不知道你带的这个朋友是什么人啊?”
  计连发就用手捂着话筒,对高俊才说道:“高总,包飞扬问我带的朋友是谁,怎么办?”
  高俊才吐了两个烟圈,懒洋洋地说道:“那你就把我的身份告诉他嘛!”
  计连发就松开话筒,笑着说道:“是咱们市天恒煤炭贸易公司的总经理高俊才。他可是一个很四海很仗义的人,最喜欢交朋友。听说你是我的老部下,就特别想认识你一下。”
  一听说是高俊才,包飞扬的脸色就凝重下来。高俊才这个人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他可是早就领教过。这种人可是无利不起早的,他拐弯抹角地托计连发来见自己,肯定怀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事!

  但是计连发既然开口邀请自己过去,自己总得给计连发一个面子,对不对?也好,去就去了,见一见高俊才也无妨。不管高俊才打什么主意,自己只要坚持住原则,不答应就是。
  约好了晚上六点半到腾飞大厦和计连发见面,包飞扬挂掉了电话。他坐在椅子上沉吟了一会儿,到外面大办公室把范爱华叫了进来。
  “老范,咱们矿务局运销科和天恒煤炭贸易公司有没有什么业务上的往来?”包飞扬问道。
  “有啊!”范爱华说道,“天恒煤炭贸易公司一直是从咱们运销科购买煤炭往外销售。”
  说到这里,范爱华压低声音对包飞扬说道:“而且天恒公司从我们这里拿到的煤炭,都是计划内价格  。”
  从一九八五年开始,在煤炭价格方面,国家开始施行价格双轨制。一方面,为了支持小煤矿的发展,对小煤矿煤炭价格放开,施行随行就市的价格原则;另一方面,对国有煤矿进行总承包,承包任务之内的煤炭,按照国家计划内价格计价,对于国有煤矿超出承包任务之外的超产煤和超能力煤,允许国有煤矿加价销售,称为计划外价格。一些有门路的个人和公司,都会想方设法从国有煤矿搞到计划内煤炭指标,转手按照计划外价格销售出去,赚取差价。对于这种现象,当时社会上有一个形象的说法,称之为“官倒”,即官方倒爷。

  天恒煤炭贸易公司无疑就是一个“官倒”公司。按照规定,天恒煤炭贸易有限公司属于私营企业,并不能享受以计划价格向天源矿务局购买煤炭的权利。但是高俊才偏偏就能够搞到计划内煤炭指标,从天源矿务局运销科弄到计划内煤炭,向外销售赚取巨额差价。
  对于范爱华的说法,包飞扬并不意外。高俊才的哥哥高峻岭是天源市委副书记,仗着高峻岭的权势,从天源矿务局弄到一些计划用煤指标,并不算太难的事情。只是天恒煤炭贸易公司毕竟不是国有企业,即使弄到计划内用煤指标,想来也是有限吧?
  “和天恒公司的业务往来,都是信科长在亲自操作。”范爱华继续说道,“我听统计员小彭说,天恒公司现在还欠着咱们运销科一百多万货款,所以连信科长都不同意继续给他们发货!”
  “老范,你提供的这个消息很及时啊!”包飞扬不动声色地说道,“你去找小彭,把和天恒公司的业务往来台账拿过来。”
  “好的,我马上去!”范爱华得了包飞扬一句赞扬,不由得眉飞色舞,屁颠屁颠地跑出去找小彭了。

  范爱华刚一出去,包飞扬的双眉就拧了起来。这个高俊才也实在太不像话了,从运销科弄到计划煤指标赚取差价还不说,竟然还拖欠运销科一百多万货款,真的是岂有此理。
  按照道理来说,高俊才只要把计划用煤的指标倒腾出去,把差价部分留到自己的公司,货款是必须及时打回矿务局运销科的。可是这个高俊才竟然把差价和货款统统截留了,浑然不顾自己的吃相难看不难看,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工夫不大,范爱华就从小彭那里拿天恒煤炭贸易公司的台账拿了过来,毕恭毕敬地摆放到包飞扬的桌面上。
  包飞扬打开统计台账,靠在座椅的靠背上,认真的看了起来。
  从统计台账上来看,截止到今年九月中旬,天恒煤炭贸易公司一共从矿务局运销科运走了四万三千多吨动力煤,按照每吨三十五元的计划价格计算,总价值一百五十多万。而天源公司一共只支付了三十多万的货款,还有一百二十多万没有支付。
  这怎么能行!
  包飞扬把统计台账重重地摔在了办公桌上。

  计划内动力煤和计划外动力煤的差价一顿至少在十五元以上。天恒煤炭贸易公司仅仅依靠倒卖计划用煤指标,就可以空手套白狼,凭空多赚六七十万。可是这样高俊才还不满足,竟然还拖欠运销科一百多万货款。怨不得连信雄健都不同意继续给他们发货。
  这样看来,高俊才托计连发约自己出去,恐怕多半就是谈计划用煤的事情。也好,自己也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见一见这位高总,向他把这一百多万货款讨要回来!RS
  晚上六点半,包飞扬准时出现在腾飞大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