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45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问这个话的时候,武云目光看向了楚菲,这个人她不认识,但既然是跟黄欣黛一起来的,哪怕这个女人会跟她抢夺欣黛姐,她也要给几分面子。至于张文定,她就直接无视了。
  “武云,好久不见啊,最近忙不忙?”张文定到底还是主动打了个招呼,但却没像以往那般直呼丫头,也没叫云云,而是叫了武云。
  武云白了他一眼,脸上那厌烦的神情一目了然,没有回话,自己坐了下去。

  张文定讨了个没趣,也不想和武云计较什么,毕竟这儿是他爹开的店子,就算不动手只吵几句,也不好。再说了,她发火,那是有原因,不跟她一般见识。
  楚菲眉头皱了皱,看了看四周,却也没反对。
  都坐下来之后,黄欣黛这才介绍起来:“云丫头,这是楚菲,你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不过楚阿姨你应该不陌生。菲菲,这是武云,武叔叔刚来石盘的时候就在组织部。”
  听到黄欣黛这么介绍还专门提了句组织部,张文定就明白了,这个楚菲貌似是跟母姓的啊,而且她母亲估计就是现任的省委组织部长楚流苏了。
  楚流苏原来是白漳市委书记,在石盘省内是以魄力大胆子大著称的女领导,白漳虽然不是副省级城市,但由于是省会,所以市委书记高配省委常委。
  一般来说,从这个位子上调的时候,往往都会直接调为省委副书记,做三把手,甚至有的市委书记在各方面条件齐备的情况下,还有机会对省政府一把手的位置争取一下,像她这么从省会城市的市委书记调到省委组织部部长的情况,倒是比较少见。

  像楚流苏这种调动,职务上是升了的,但实际权力就不好说了。
  省委组织部长,手掌全省干部调动大权,在省里是个份量相当重的角色,从全省范围来看,其影响力比一个省会城市高配省委常委的书记肯定要大许多。但是呢,市委书记在一个市里可是一把手,除了干部大权,还有许多大工程,还能够贯彻自己的执政理念,这一点,也是相当有诱惑力的。
  不管怎么说,楚流苏大权在握,这是不容置否的。
  张文定不禁在心里暗怪自己反应慢,怎么在来的路上没有想到楚菲的身份呢?一听姓楚,首先就去想姓楚的男领导了,啧,实在是笨啊!
  武云自然也一下就想到了楚菲的身份,便笑着对楚菲伸出手道:“确实第一次见面,早就听说楚阿姨家的女儿很漂亮,闻名不如见面呀。这地方简陋,楚菲你别嫌弃呀。”
  楚菲也笑了起来,伸出手跟武云握了一下,道:“哎呀你就是武云妹妹呀,果然挺有个性的,呵呵,看上去就与众不同。”
  张文定心说这女人原来也会笑会说话啊,还以为对谁都是冷冰冰的呢,看来她说话还要看身份的。不过,看武云和楚菲这意思,貌似有点淡淡的火药味。
  这时候,服务走了过来问吃什么,当然是问的张文定,老板家的大少爷过来了,这菜当然得听大少爷的。
  张文定自然不会马上就作主点菜,笑着道:“黄老师,你来点菜吧,我不熟悉你们的口味。”
  “这儿是你们家的店,什么菜有特色你还不知道?我们的口味不要紧,来这儿就是按这儿的特色吃。”黄欣黛没有接菜单,笑着说了句,帮楚菲作主了。

  楚菲还是那高高在上不理人的样子,不发表任何意见。在张文定看来,如果不是知道了武云的身份,恐怕她还会鼻孔朝天一些。
  张文定便问武云先前点了些什么菜,武云还是没理他,服务员报了名字之后,张文定又加了几样,要了两斤自家泡的酒,便坐着听三个女人聊天了。
  一个大家族出来的大老板,两个省委常委的孩子,偏偏这两个孩子似乎还有点不和,一起坐在这么个狗肉店喧闹的大厅里,张文定都觉得这场景不怎么真实。不过,虽然武云不理他,但从感情上来讲,他还是倾向于武云的,对楚菲没什么好印象。
  若不是有黄欣黛在这儿,他看都不想看楚菲,可现在还得强忍着不爽面带微笑地应付着,好在不需要他多说话,而且他在体制内混了这么长时间,早就学会了喜怒不形于色。
  武云和楚菲也就是刚开始那一下的话语里有点轻微的碰撞,之后的交谈就很平和了。毕竟她们之间也没什么深仇大恨,能够坐到一起,没必要在这种地方搞得太针锋相对,讨几句嘴皮子的便宜实在是没多大意思。
  酒菜上得很快,黄欣黛先举杯,大家一起干了一杯。
  这杯酒之后,大家就随意了,楚菲说她酒量不行,又要了果汁。对她这个搞法,黄欣黛没说什么,武云也不反对,张文定就更不会有什么意见了。
  愿喝什么喝什么,赶紧吃饱喝好回酒店睡觉。
  这个店是张文定的父母开的,不管最终武云会不会坚持硬要结账,张文定都是主人,至少都要单独敬每人一杯才是正理。
  他先敬黄欣黛,这里黄欣黛年龄最大,又是他的老师,第一个敬是理所当然;由于他今天跟楚菲是第一次见面,所以第二个就敬的是楚菲,楚菲这次倒是笑了,还跟张文定客气了两句,举起果汁跟张功松轻碰了一下,小喝了一口。

  轮到敬武云的时候,武云杯子倒是端了起来,可没忙着跟张文定碰杯,而是直视着张文定,声音不大但却相当严肃地说:“张文定,你以后离欣黛姐远点。”
  张文定眼睛一眯,觉得武云这个话说得太过份了。我敬你酒呢,你不喝都没事,可不能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吧?
  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呢,刚才张文定对武云可是一忍再忍了的,可见这形势,恐怕越忍她还越来劲了。
  手中的酒杯依旧举着,张文定脸上的微笑却不见了,神色冷了下来,淡淡然道:“你是我什么人?管得也太宽了点吧?”

  其实以往武云要张文定离黄欣黛远点的时候,张文定要么当耳边风,要么就会和武云讲道理甚至吵架,可像刚才这种语气这种神色,还是第一次。
  武云寸步不让道:“我就是要管,怎么着!”
  这个话,说得真是相当斩钉截铁。
  楚菲听得两眼放光,她先前就注意到了武云对张文定的态度格外冷淡,却怎么也想不到,武云说话会这么不给张文定面子。她不知道这中间有什么故事,只知道今天这顿夜宵吃得还真的有那么点意思。
  嗯,武云这个人也有点意思,明明很讨厌这个姓张的,怎么偏偏还上他家这个破店来吃东西呢?
  楚菲这人跟别的官二代有些不同,她对政治没一点兴趣,也不喜欢做生意捞钱,她就喜欢画画,而且国画油画都喜欢。反正她衣食不愁,就这么个爱好,她父母也拿她没办法,只能任由她去画了。

  好在,她还有个双胞胎的哥哥进了体制,楚流苏也就一门心思扶持儿子了,至于女儿嘛,以后平平淡淡一辈子也不错。当然了,时不时地还得劝一劝,说不定哪天她就懂事了呢。
  以楚菲不问世事的性子,对于张文定和武玲之间那让许多人没法理解的爱情,她自然是不知道的。
  要不是在家里被母亲总是拿来跟武贤齐的女儿武云做比较,她甚至都不会知道武云这个人。而正是因为母亲喜欢拿武云来和她作对比,也让她对从来谋面的武云有了些许敌意——她就不明白了,一个是前任省委组织部长的女儿,一个是现任省委组织部长的女儿,比什么比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