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43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次她确定要到团省委了,到省委党校参加任前培训之前,和雷贞玉、郭幽在碧天华酒店吃饭,却不料苗玉珊居然是摇身一变成了碧天华的总经理,之后唱歌喝酒,苗玉珊貌似故意撩拨了张文定几下,搞得徐莹心里很是恼火。
  之后,她就对苗玉珊相当不爽了,对张文定提到苗玉珊,那就是特别不爽了。
  有些醋,是跟爱情无关的;有些醋,跟爱情有关,却吃得那是有原因没依据的。
  张文定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嘴巴,好端端地提什么苗玉珊啊。这张嘴,有时候说话真是太管不住了,想起了郭幽是谁就行了,还胡乱延伸发挥什么呀。

  嘿嘿一笑,张文定又觉得这时候这么笑不合适,便又冷哼了一声,道:“我当然记得她了,当初差点被她害死!”
  听到张文定这个话,徐莹心情就好了许多,但还是哼哼道:“谁知道你呀。”
  张文定就赶紧搂住她,话题一下就扯到了郭幽头上道:“郭幽约你什么时候吃饭,今天晚上吗?那丫头看着挺豪爽挺单纯的,在电视台还能保持这份心境,不容易啊。”
  “豪爽确实豪爽,一般的男人还没她豪爽,单纯就不见得了。”徐莹果然被他一句话就把话题给带偏了,笑着道,“跟电视台一起搞了次活动,有个副台长就总是给我打电话,还让那丫头出面请我吃了两次饭。”
  说到这儿,她就停住了,似笑非笑地看着张文定。
  张文定就嘿嘿一笑道:“我的倩倩乖宝贝就是魅力大,啧,你一个人在省城,我突然间觉得压力很大呀。要不,你把我调你手下做事算了。刚才郭幽打电话,又是那个副台长想约你吃饭吧?走,我跟你去见见世面。”
  这个醋味表达得相当到位,分寸拿捏得很好,徐莹就笑了起来:“我都推了,不想去。唉,郭幽在电视台压力很大,想上位不容易啊,我在宣传系统又没什么熟人,也帮不上她什么。”
  张文定想了想,道:“我给钟五岩打个电话,看他有没有时间,晚上聚一聚。”
  钟五岩是省委宣传部长的公子,张文定这么说,徐莹就相当开心了。
  郭幽毕竟叫她叫姐姐,若能帮到,那就是件极开心的事情;若帮不到,也无所谓,她混到现在这种地位,早就看淡了人情,并不是一定非得帮郭幽一把,但张文定能够这么果断地帮忙,那就表示她徐莹在张文定心中的份量相当足,当然值得开心。

  钟五岩接到电话,相当热情地要请张文定吃饭,张文定就说还有两个朋友,这么说,是个提醒也是个试探,钟五岩没在乎这种试探,毫不犹豫地说一起来。
  看到张文定挂断电话,徐莹又有点迟疑了:“要不,你和郭幽一起去,我就不去了。”
  “嗯?”张文定不解地看着她。
  徐莹就道:“这里是省城,钟五岩又和武云认识,我怕......对你影响不好。”
  张文定直视着她的眼睛,一本正经道:“只要对你没影响,我这儿没问题。”
  说着,不等徐莹回话,他又换了种语气道:“我说有什么影响不好的啊?我未婚你未嫁的......”

  “我不是未嫁,是离了婚的!”徐莹打断他的话道,脸上眼中满是笑意,抬手就给郭幽打了个电话。
  虽然她没想过要和张文定结婚,可听听这种深情的话,确实是有益身心健康的。
  看到徐莹的笑,张文定心里也很舒服,心里想到武玲,有几分黯然,却没表现出来。
  今天他会帮着郭幽说一下话,但钟五岩肯不肯拉郭幽一把,那就要看郭幽自己了,他跟郭幽又没什么关系,只是看在徐莹的面子上。
  吃过晚饭,自然还要再一起坐坐,聊得都相当愉快,郭幽对钟五岩很感兴趣,张文定这时候才发现徐莹说得对,郭幽也不单纯啊,不知道她现在那个主播的职位是靠才能得到的还是别的什么途径。

  和郭幽一起过来的那位对徐莹有着极大兴趣的副台长,在钟五岩面前实在是没什么优势,吃完饭就告辞了,没有再一起坐坐。
  钟五岩对张文定和徐莹的关系是早有耳闻,甚至他还在武玲面前歪过嘴,不过惹得武玲不开心,他也就没再管这个了,现在大家一起,他对张文定还相当客气,哪有一点背后捅刀子的样子?
  这天晚上,张文定没回酒店,就跟徐莹回了屋,第二天二人又一起吃饭,下午两点的时候,他才告辞而去。
  黄欣黛坐的飞机三点从内沪准时起飞,到白漳下飞机后刚好是晚饭时间。
  不过,她一上车,没有关心吃的,却是对张文定道:“我要去见个长辈,然后直接去随江,到随江了再吃夜宵,怎么样?”
  “按你的指示办。”张文定笑着道,“去哪儿?”
  黄欣黛眼睛眨了眨,看了看张文定,想问他为什么没开奥迪过来,却由于有司机在前面,便没有问,只是云淡风轻地说:“省委五号院。”
  听到这五个字,张文定心中微微一颤,他还给了武云的那台车上,可是有着省委五号院的通行证来着。
  唉,想当初,自己和武玲一起还去过省委五号院中武贤齐所住的那幢楼,然而现在呢?
  物是人非啊!
  跟司机吩咐了一声去省委五号院,张文定也没有问黄欣黛去见什么人,不过用脚趾头都想得到,以黄欣黛的身份,要去见的长辈,十有**应该是某位省领导了。至于是哪位省领导,黄欣黛若不主动说,他自然是不方便问的。
  反正只要把她送到就行了,到时候自己就在车里等,又不用跟着她一起去,其实是她不可能带自己一起去,想那么多干什么呢?
  黄欣黛也没有就这个话题深谈的意思,不等张文定相问,她就说起了别的,无非是些玩笑或者趣事,跟工作生活都没什么关系的。

  张文定的配车上装有导航,就算没装,司机也知道地方,倒是不用张文定指路。
  车到省委五号院门口,不出意外地被拦住了。
  黄欣黛本准备就这么下车然后打个电话她自己直接走过去,可想了想,毕竟还带了点东西在车上,就这么提着走过去也不合适,而且路还比较远,所以,她到门岗的时候打了个电话,然后再返回车上,车就开了进去。
  进了大门,黄欣黛就要指路了,车速放缓,平稳地往里面开去,然后在一处不显眼的树荫下停着。

  冬天黑得早,这时候天刚刚黑下来,路上和各幢楼里灯光闪烁,车停下,没有熄火,但却是一点都不显眼。
  黄欣黛一个人下了车,往前面一幢十多米远的房子走去。张文定就和司机坐在车里等,反正暖气开着也不冷。
  黄欣黛要去的那幢楼里住着谁,张文定不知道,也没办法问别人。
  在黄欣黛进去五分钟之后,一台车从后来驶来,然后从左边的那条道往外而去,张文定扭了一下头,一眼瞟到了车牌号,居然是随江市委组织部长木槿花的座驾。
  看来,木部长也有点坐不住,开始行动起来了啊。
  市委专职副书记的位子还是太吸引人了。
  在这种时候,张文定别说坐在车里的,就算是站在路上,就算是木槿花的车也从这条道上过来,他也不能打招呼,只能极快地转身望向别处,装作没看见——虽然他是木槿花的人,可也不适合关注木槿花拜会领导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