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8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雷鹏还是一副不信的神情:“真的吗?你的话里有水分。要真像你说的那样,这效果是不是也太大了。”说着,雷鹏用手形象的比划着。显然他说的太大,是另有所指,和楚天齐说的完全是两回事。

  知道雷鹏在损自己,楚天齐不屑道:“爱信不信。”说完,坐到了沙发上。
  “这主任是不赖啊,你看这屋子,这老板台,这椅子,这沙发,还有这女人,真他*妈太爽了。哎,人比人得死,我什么时候能有这待遇啊……”雷鹏滔滔不绝的发起了感慨。
  第二天,楚天齐刚开始办公,就响起了敲门声。他头也没抬,说了声“进来”。
  屋门一开,“咚咚”的脚步声传来,不用看,楚天齐也已经猜出了来人是谁。但他故意没有抬头,而是继续盯着桌面上摊开的资料。
  脚步声停了下来,一个人紧贴老板台站在那里。紧接着,响起两声重重的咳嗽声。
  楚天齐身子向后一仰,抬起了头:“呀,王副主任来了,你可是稀客呀,有事吗?”
  王文祥当然听出了对方话中的讥诮之意,但他没有计较这些,而是直接说道:“当然有事,我这攒了一堆票,财务不给我报,说是没你签字,还说财务没有钱。”
  “没钱吗?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也没听人跟我汇报过,你也从来没说呀。”楚天齐表情很是惊讶。
  少来这套小把戏,跟我装什么糊涂?这样想着,王文祥不客气道:“楚主任,你是正主任,开发区的吃喝用度、一切开销,你本来就应该过问,早做谋划。难道非得等到屎憋屁*股门子了,才想办法吗?到那时黄瓜菜都凉了。”说到这里,他鼻子“哧”了一声,“也难怪,楚主任一直没有抓过全面工作,考虑不到也在情理之中。刚上任考虑不周全还情有可愿,要是时间长了还这样,恐怕……啊,不说了,先把这些票签了吧。”

  打脸,赤*裸裸的打脸。但楚天齐就像没听出来似的,根本不生气,更不与之争辩,而是笑咪*咪的说道:“报票啊,放桌上吧,我看看。”
  王文祥把手中拿的这摞记帐凭证放到桌上,沉声道:“都在这儿。”
  楚天齐慢腾腾的拿过几份,翻了起来,一边翻看一边嘴里叨叨咕咕。
  听不清楚对方说什么,但王文祥能看到对方表情。只见楚天齐一会眉头紧皱,一会又摇头不止,一会还直吧咂嘴。看着对方这个样,王文祥就来气,真想上去给对方两拳,但这也只能是个想法。
  足足看了有半个小时,楚天齐总算把这些票据翻完了。王文祥以为楚天齐该说话了,没想到的是,对方又从头翻了起来。而且这次还用手指笔对着票据上的文字,就跟给小学生判作业似的,更过分的是,对方有时还把票据举起来,来回翻看着,像极了验看纸币真假的样子。

  王文祥看出来了,对面这个家伙就是在消遣自己,如果自己不说话的话,这家伙指不定要耗到什么时候呢。于是,气咻咻的说:“楚主任,还没看完吗?赶快签字吧,我那还有好多事要忙呢。”
  “要忙你先忙去,我得慢慢的审。”楚天齐不紧不慢的说。
  “楚主任,我还等着报票呢,你要审到什么时候?”王文祥质问。
  楚天齐一笑:“着什么急?这每张票都是钱,不认真点怎么行?你不是说财务没钱吗?就是审批了也白搭呀。”
  “是,是没钱。那也不能就这么耗下去,该签总得签呀。我们当领导的不能这么不作为吧?”王文祥针锋相对。

  “王文祥,你太放肆了,怎么说话呢?注意你的态度。”楚天齐“啪”的一拍桌子,厉声喝道,“你这是指责我吗?这是跟领导说话应有的态度吗?啊?你是不是也太目中无人了。”
  对方刚才说话还软了吧唧,这忽然一下就声色俱厉,王文祥没有想到,一时不知如何应对。但他也不愧是老油条,脸上神色变了几变,压着火气道:“楚主任,我只是说办事要讲究效率,不能一拖再拖。”
  楚天齐得理不让人:“什么叫一拖再拖?你不是才把票据拿过来吗?再说了,对于这些票据发生的合理性,我做为一把手总该严格把关,总该有个审核时间吧?我这是照章办事。”说到这里,他拉着长声道,“听你口气,下属找你签字的时候,你是不是拿上就签呀?不经过仔细审核就签字,是不是有些太不负责任了?”
  被对方抓*住了话中语病,王文祥只得狡辩道:“你,你这是主观臆断。我审查的更严,有的票我都要审核好几天才批呢。”
  “哦,好几天,是吗?这还差不多。”楚天齐神情有些怪异,“把票放这,容我好好审核一下。”
  “你……好吧。”王文祥本要再呛对方,一想刚才自己说了“要审核好几天”,相当于已经把话柄给了对方,再多说也无益,只得暂时妥协。
  王文祥转身向门口走去,右手已经拉开房门,他又回身问道:“什么时候能审完?”
  “看情况吧。”楚天齐头也不抬的说。
  真想给那家伙两个大嘴巴子,但只能想想而已。王文祥恨恨瞪了楚天齐一眼,走出屋子,狠狠摔上了房门。
  听到“嘭”的一声响动,楚天齐抬起头来。他放下手中这些记帐凭证,身体后仰,靠在椅子上,想着一些事情。
  今天王文祥的出现,在楚天齐意料之中,说明那几张纸贴出去有效果了。他让姚志成贴那三份制度文件,就是要变被动为主动,就是要改变门可罗雀的尴尬境地。
  楚天齐原以为王文祥不会这么快就跳出来,以为他会先派人探路。昨天任芳芳就是在为王文祥探路,也是在为她自己探路。王文祥没有再派别人来,而是亲自出马,说明他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心上,想来个速战速决。
  虽然没想到王文祥这么快就跳出来,但楚天齐已经提前有了对付王文祥的策略。楚天齐的策略很简单,就是刺激对方,让对方生气、着急、上火,让对方出招,所以刚才他才故意装作生气,也才故意拿捏对方。
  其实,楚天齐对付王文祥的办法,也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些天王文祥不就是在通过冷落自己,让自己生气,逼自己出招吗?
  这些天,楚天齐仔细想了王文祥对自己的态度。他知道对方对自己有成见,触自己的霉头,八成是认为自己挡了他王文祥的路。但关于自己的传言,王文祥肯定听说过,尤其那天更是亲眼见了大鸭梨在自己面前服软。按说他王文祥就是对付自己的话,也应该暗地里下手才对,为什么要这样明刀明枪的刺激自己呢?那就说明有人给他撑腰,那么这个撑腰的人会是谁呢?
  上午让王文祥搅和了很长时间,也没怎么办公。下午一上班,楚天齐正准备处理一些事情,“笃笃”的敲门声又响起来了。

  日期:2016-11-14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