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8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对方的神态,还有那故意颤动的身体,楚天齐断定,这个女人绝对没安什么好心。任芳芳离自己越来越近,尤其是故意前倾的两点凸起,更是近在眼前。可楚天齐已经退到墙根了,退无可退,同时那浓烈的香水味呛得他直头晕。怎么办?怎么办?
  看着楚天齐不停躲闪的狼狈样,任芳芳骄傲不已,心说:难道还是个雏?那更有意思了。这样想着,她的上身尽力向前探去。
  突然,意外发生了。
  “阿欠”,一声巨响传进任芳芳耳廓,她“嗷”的叫了一声,像兔子一样蹦后了好几步。
  这声喷嚏是楚天齐打的,是无意而为之。本来他见这个女人步步前行,把自己逼到墙根,想要跃开已没有空间,正考虑是不是在她穴位上点一下,以阻止她的侵犯。忽然感觉鼻子一阵发痒,紧接着就不受控制的“阿欠”出来。
  当时,任芳芳居高临下,欺身向前。在她眼中,对面的小伙已经是嘴边之肉,她满脑子都在想着得逞以后的事。冷不防,对方来了这么一声,在她耳中确实不亚如响了一个炸雷,她才惊的退到了后面。
  任芳芳镇静了一会儿,方意识到这是对方在打喷嚏,同时她也感觉脸上像是溅上了水珠。急忙从包中拿出纸巾,满带厌恶之情的在脸上擦了几擦,同时带着哭腔撒娇道:“都赖你,给人家弄上这粘粘的脏东西。”
  想到对方刚才的作派,再听着她这腻歪歪的声音,楚天齐只觉得恶心,于是严肃的说:“我不是故意的。你到底有什么事?要是没有的话,就……我还要等人。”
  听得出他话中有驱赶之意,任芳芳脸上颜色变了几变,冷冷的说:“主任,找你能有什么事,当然是钱的事,现在财务没钱,这工作该怎么办?”
  其实从对方进入房间的那一刹那,楚天齐就知道对方是来说钱的事,但没想到她会先来这么一出。此时听她说出,并不觉得奇怪,于是说道:“是吗?这我还真不知道,也没听你们汇报过,更没给过我财务报表之类的东西。”
  任芳芳马上接过了话茬:“主任,这你怪不着我。财务结帐是有时间规律的,每月二十号结帐,一般月底能出报表。但上个月既是季结,更是年结,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在一月十号以后出报表。我这每天加班,紧赶慢赶,才做了出来,这不就第一时间给你送过来了吗?”
  楚天齐知道对方在偷换概念,在强词夺理,但他懒得和她争辩,就顺水推舟道:“是吗?那你把报表拿来我看。”

  “好的。”任芳芳答了一声“好”,把挎包拉链拉开,一边在里面翻着,一边向前走去。在离楚天齐很近的时候,她忽然脚下一绊,身体前倾,整个身子扑向楚天齐。
  对于任芳芳玩的这招“摔倒”,楚天齐早有防备,一是刚才这女人就有同类“前科”。二是她在走动的时候,眼睛余光不时瞄向自己,异常神情早就落入楚天齐眼中。他据此判断对方肯定没憋好屁,早就在防着她了,做好了应对准备。
  眼见对方果然来了这么一招,楚天齐猛的从椅子上弹起,身体荡出椅子,落在了旁边空地上。
  任芳芳只觉得眼前人影一闪,椅子上已经空空如也,心说“要坏”。但她既没有防备,也没有功夫,哪还能收住向前之势?整个前身“啪”的一声,扑在了椅子上。所幸的是椅子已经挨着墙,否则在外力作用下,椅子往后一倒,那她非趴在地上不可。
  “你……”任芳芳手中挥舞着几张纸,哭诉道,“你欺负人。”
  楚天齐已经绕到了屋里空地上,手指着任芳芳:“收起你那一套,请你离开。”
  “我就不离开。”任芳芳趴在椅子上,扭脸大哭。
  楚天齐冷笑道:“你想耍赖,好啊,那我喊人弄你走。”
  “笃笃”,敲门声响起,同时有人喊道:“楚天齐,你在不在?”
  没想到还真有人来,但当楚天齐听到外面的声音时,心里乐了,他知道这小子来就行了,对方最有办法对付“无赖”。想到这里,楚天齐看了一眼任芳芳,向门口走去,嘴里说着:“在,我在,等我给你开门。”
  嘴上答的很急,但楚天齐故意放慢了步子,再次看向任芳芳。
  此时,任芳芳已经慢慢从椅子上抬起了头。
  “吱扭”一声,门开了。大嗓门再次响起:“这不是没关吗?”

  楚天齐看到了来人,来人也看到了楚天齐。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楚天齐的好哥们,玉赤县公丨安丨局刑警队队长雷鹏。雷鹏上来就给了楚天齐一拳:“你小子,当个主任就牛上了,没去看哥们不说,连电话也少的可怜。”
  “瞎说什么,你不是一直在外地出差吗?要是老给你打电话,太影响你工作了。”楚天齐也回敬了一拳。
  “少跟我来虚的,我看是你乐不思蜀吧,说不准这里有什么小妞把你迷住了。我检查检……”雷鹏说到这里,打住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个女人,一个刚从椅子上起来的女人。
  雷鹏看看女人,又看看楚天齐,接着又看看女人,最后目光落到楚天齐脸上。此时,雷鹏脸上已经换上了一副八卦的神情,并冲楚天齐疵着牙,挤了挤眼睛。

  楚天齐知道雷鹏的意思,但他假装没看见,而是看着任芳芳说:“任股长,把报表放桌子上,你回吧。”
  任芳芳没有说话,恨恨瞪了楚天齐一眼,“啪”的一声把手中几张纸扔到老板台上,急匆匆向门口走来。
  楚天齐和雷鹏也急忙走了几步,躲开门口位置。
  任芳芳从他们身边低头走过,在到门口的时候,猛回头又瞪了楚天齐一眼,才快步走开了。
  雷鹏刚才一直注意着这个女人,注意着女人脸上的湿痕,注意着女人有些蓬乱的头发,当然也看到了女人瞪向楚天齐的眼神。
  “怎么回事?你小子下手够快的,以前没见过呀。”雷鹏“嘻笑”着,向老板台走去。
  楚天齐关上房门,跟了过去:“什么怎么回事?你别瞎想啊。前几天我给你打电话,说要变被动为主动,四号那天我略施小计,这不就有效果了吗?”
  雷鹏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真的吗?我可是相信眼见为实的,就那头发乱糟糟的,脸上也是唾沫星子,能有什么好事?你没见她连着瞪你两眼吗?是没侍候好,还是侍候大了。”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是这么回事……”楚天齐讲了自己让姚志成张贴三个制度文件的事,也讲了刚才任芳芳来的事。当然,他把任芳芳想占自己便宜的事,只是含糊的一言带过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