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970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从楼上窗户里看到这一幕幕场面,颇有些哭笑不得,数百名警力、数百个机关干部,加起来都快有一千人了,全被发帖者一个人调动起来,被他搞得鸡飞狗叫、狼狈不堪,这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场闹剧,但谁又笑得出来?心里也已经恨死了那个发帖者。
  好在这场闹剧没有持续太久,当晚七点多,发帖者在位于高开区农村的家里被抓到了,随后他被五花大绑的押回市公丨安丨局,被连夜审讯。
  真相倒也并不复杂。发帖者名叫陈学军,高中文化,今年三十出头,与父亲经营着自家地里的三个果木苗大棚。今年年初,区里征了他们村里的地修路,其中正好征到了他们家里那三个大棚所在位置。区里给出的征地价格是,按照大棚占地面积给出基础补偿金,再按每个大棚三千块钱做出赔偿,但实际情况是,陈学军父子建造的三个大棚都是新建不久,采用的是最好的钢架结构,光是大棚建设费用,每个就有两万块,而大棚里的果木苗成本总值更是超过了五万。换句话说,总值在十一万以上的三个大棚,高开区只愿意给出九千块的赔偿金。而这十一万里头,不仅是陈家的全部家当,还有外面举债来的六万块。

  陈学军当然不答应了,他跟他父亲谁也不在征地协议书上签字。区里、街道办、村里的干部不知道去了多少次,又去过多少人,都没能劝说父子二人答应。负责他们村子征地的一个头头儿后来没耐心了,放话给陈学军父子,你们既然给脸不要脸,那就别想有好了。结果前天早上,陈学军父子一觉醒来,走到自家田间地头,震惊的发现,三个大棚都已经被夷为平地,不仅是钢结构的大棚被碾压成了废铁,就算是大棚里的果木苗也全被碾压,跟泥土混合在一起变成了新鲜的肥料。

  三座总价值超过十万块的大棚,一夜之间化为乌有,一文不值!
  陈学军父子又惊又怒,即刻去找负责征地的那个头头儿理论,可人家矢口否认,说这不是我们干的,而且你要是不说,我还不知道有这事呢。陈学军父子也没证据,只能暂时忍下一口恶气,又去派出所报案。派出所倒是受理了案子,却直言说这事难查,可能要耗上几个月才能查清。陈学军父子至此才算明白,官家所有人都已经联合起来,欺压自己这家子老实人,逼迫自己接受他们提出的征地协议。

  陈学军气得不行,想了想决定开始上丨访丨,去街道办,去信访办,去区政府……一天里跑了好几个地方,却没有任何效果。对方都说会帮他查,让他回去等消息,但他直觉对方是在敷衍自己。
  今天早上,陈学军又受了更大的刺激,那个负责征地的头头儿找到他们父子,再次劝说他们在征地协议书上签字,不过这次有了变动,原定的每个大棚给三千块赔偿金,现在一分钱都不给了。陈学军差点没被活活气死,质问对方为什么数目变了。对方振振有词的说,你们家现在哪还有大棚啊,既然没有大棚了,当然就没有赔偿金了。陈学军说我们家大棚让人给推平了。那个头头儿说,那是你们父子不会做人,得罪了人,活该被推平,但推平了就是推平了,公家肯定不会给出任何赔偿的,谁给你推平的你找谁说理去。

  陈学军气不过,跟对方动了手,却反被对方带来的几个打手一顿暴打,只被打得血流满面,门牙还掉了一颗。要不是家人与街坊四邻帮忙阻拦,说不定还要被打个半死。那个头头儿临走前,还威胁他父子,最好赶紧签了协议,要再拖下去,耽误了施工进度,可就更没好果子吃了。
  经此一事,陈学军彻底对政府机关与领导干部失去了信任,偏激的认为所有的官员都是一个德行,贪婪、黑心、卑鄙、无耻,眼里只认钱,只会联手欺压善良软弱的老百姓,全都该死。他心中生出了报复官员的念头,便从村中铁器铺里买了把锋利的杀猪刀,为了给自己壮胆,又在中午吃饭时喝了一瓶白酒,等喝得醉醺醺的了,就去找那个负责征地的头头儿,打算捅他几刀,可找了一圈竟然没找到那家伙。

  他非常失望,但很快迁怒到其他公务员身上,开始是想去区政府门口寻找目标动手的,不过又一想,反正也是杀人,为什么不杀大领导呢?大领导肯定更加的可恶该死,要没他们允许,底层的小干部们又哪会那么嚣张?于是他就转移了目的地,改为去市委市政府门口杀人。这里不得不说他有些天真,以为在市委市政府工作的人就全是大领导了,其实并不是,这两个地方也有很多干部都是普通的工作人员,跟乡镇街道的办事员没什么区别。

  不过在出发之前,陈学军留了个心眼,心想自己这一去,肯定得搞死几条人命,自己也跑不了吃枪子的下场,这倒也好说,毕竟敢杀人就要有敢偿命的觉悟,买刀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做好思想准备了,可就怕到时候不明真相的人们会以为自己是个杀人狂魔,那可就要给百年清白的老陈家抹黑了。他思前想后,最后去了路边一家网吧,登录青阳市最大的生活论坛,在上面发了篇帖子,说要去市委市政府门口杀人云云,并强调是被贪官污吏逼的,以后也好做个证明,自己并不是故意杀人,只是被逼到这份上了。

  也正因为他是在网吧发的这个帖子,所以市局专案组在抓捕他的时候费了些工夫,譬如要先寻找网帖发布者的IP地址,再根据IP确定那家网吧,再去那家网吧检索监控录像来查找发帖者的身份、形象等等,总之是费了好大一番波折。如果陈学军是在家里电脑发的帖子,那么市局第一时间就能锁定他。
  陈学军发完网帖之后就去了市政府,赶到门口的时候正是下午两三点钟,大门口根本没什么人。他看到门口有几个保安看门,也不敢往里闯,就又去了市委门口。可彼时已经有热心网友发现他的网帖并报了警,市局也已经派出警力到市委大门口警戒巡逻,他赶到那看到大批全副武装的丨警丨察,只吓得酒意立刻就醒了,腿肚子也软了,哪还敢动手杀人?佯作无意路过此地的路人,紧紧捏着藏在衣兜里的杀猪刀走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他已经丧失了杀人的胆气,只得灰溜溜的回到家中,结果刚吃过晚饭,就被市局专案组的人扑到家里抓了个正着。他自以为是个无辜的受害者,而且并没有像网帖中说的那样行凶杀人,因此被带到市局审讯时非常痛快,竹筒倒豆子一般将前因后果完全讲了出来,还以为说清楚了就能回家了。当专案组民警告诉他这也已经算是犯法的时候,他非常的愕然。
  宋朝阳了解内情后叹道:“可恨之人必有可悯之处啊!”
  李睿点头道:“是啊,你说他可恨吧,确实非常可恨,被怒火冲晕了头,竟然想要通过暴力手段解决问题……不,就算暴力手段也无法解决问题,更可恨的是,冤有头债有主,他不去找推平他家大棚的人算账,却把怒火发泄到市委市政府这边的无辜者身上,简直是愚蠢到了极点;你要说他可怜吧,他也确实可怜,在征地事件中,他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受害者,更可悲的是,他无法找到解决困难的途径,这才一怒之下铤而走险……”

  日期:2016-11-14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