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76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叫终于结婚了?我结婚还是很大的事吗?”丁长生反问道。
  “是啊,但是很可惜,你跑到国外举行什么沙漠婚礼,我也没时间去参加,我结婚时你还来了,这样是不是不太好,要不然我给你补一件礼物吧?”周红旗笑道。
  “算了吧,你给我打个电话就算是最好的礼物了,谢谢你”。丁长生由衷的说道。
  这么棘手的事情,要想做到天衣无缝,也只有周红旗手下那帮人能做到,但是那些人基本都退役了,不过他们都是周红旗的手下,一个电话就来了,周红旗没有别的要求,那即是决不能留一点痕迹,事不可为不必为,但是要做,就要做到没有丝毫痕迹,让任何人都抓不到任何的把柄,因为他们都退役了,有了家庭和工作,不能让他们承担风险,这也是丁长生的意思。
  这一点是丁长生欠周红旗的,当然了,这算是周红旗给丁长生的礼物吧。
  卫皇庄园的温泉里,四个大男人赤条条横卧在池子里,享受着温泉对身体每个汗毛孔的侵蚀,这种侵蚀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闫总,你这是要金蝉脱壳吗?”何红安一边撩着水泼向自己的身体,一边看着眯着眼享受的闫培功。
  就在刚才,他们还在谈闫培功在湖州的这些企业,别看现在企业好几个,还有在建设的物流仓储中心第三期,但是这些钱基本都是贷款,而这些项目抵押贷款出来的钱都被划拨到了另外的一家在京城成立的公司,而那些资金基本都拿了土地了。
  “何行长,你多虑了,我们这也是多种经营,眼下房地产行业不很景气,是抄底的好时候,各个地方政府的地产经济快要撑不下去了,但是还得继续卖地,所以,我认为现在是进入房地产行业的好时机,而且,我们那个公司是准备上市的”。闫培功笑着对何红安这个老狐狸说道。
  在湖州市政府的协调下,闫培功在湖州的这些企业,基本都做了抵押贷款,换句话说,那些贷款闫培功要是想还,那好,还是闫培功的,但是如果是闫培功不想还,那很简单,就是银行的。

  这得益于丁长生的离开湖州时对闫培功的告诫,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只是其中的一个招数,这谁都会,但是要有及时抽身的本事,那才是最要命的,一旦林一道缓过神来,再想查闫培功时,一分钱都不能让他拿走,但是刀子在人家手里,还不是想什么时候砍就什么时候砍,想怎么切就怎么切,那么剩下就只有一条路,跑得快。
  “闫总是干大事的人,闫总,你的上市公司还需要资金吗,我也入一股?”华锦城笑着问道  。
  “华总,你可是湖州的地头蛇了,我要是拒绝您,您是不是现在就拿刀子砍我啊?”闫培功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所以和这些人谈起话来也是风轻云淡,很高兴的样子,倒是缩在一角的丁长生显得很沉闷。
  这场温泉汤一直泡到了晚上,何红安和华锦城陆续离开,剩下的就是闫培功了,闫培功之所以挨到最后还不走,就知道丁长生找自己来肯定是有事。
  两人穿好衣服出了门,走在林荫小道上,山里的夜晚已经有了些秋意,不过对男人来说,这个温度好像正好。

  “我以为抓住了林一道的命门,但是没想到,这里还不是他的命门,这家伙真是干大事的人,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可以不顾”。丁长生苦笑道。
  “做大事的人,未必都会六亲不认,但是六亲不认的人无疑是最难对付的人,他现在疯了,老祁死了,这事和他没关系?那是不可能的,我在想,林一道下一步会怎么做,陈平山死了,我就更难猜到林一道下一步会干什么了”。闫培功知道陈平山死了,但是却不知道是丁长生联系周红旗干掉了陈平山。
  “这话怎么说?”丁长生一愣,问道。
  “我和林一道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可以说,林一道怎么做,都是陈平山在背后谋划的,但是现在林一道的军师死了,下一步怎么办,应该是林一道自己的主意了,毫无章法可循”。闫培功摇头叹息道。
  丁长生乐了,敢情自己废了半天劲,还不如留着陈平山了,但是又一想,还是觉得陈平山这个人太阴险,而且手段毒辣,如果不敲掉他,实在是威胁太大。
  “新公司顺利吗?”丁长生问道。

  “很顺利,因为有你的介绍,贺总还是很给我们面子的,在京城郊区的几块土地上都给我们很大的帮助,不过新世纪集团也不是做慈善的,利润一下子分出去百分之十,我真是心疼啊”。闫培功好像很肉疼的样子。
  “得了吧,没有贺乐蕊的帮忙,我们恐怕连京城的圈子都进不去,谈何将来的发展,贺乐蕊这个女人背景很大,这个关系要好好经营”  。丁长生吩咐道。
  “还是算了吧,这个关系怎么经营,主要还是看你,我这里起到的作用有限,在我们有限的几次见面,她倒是很乐意谈你,我说我对丁书记不是很了解,这让她很不高兴呢”。闫培功笑笑说道。
  “扯淡吧,我和她见了总共不过几次面,问我干什么,记住,商人重利,只要利益合适,就有得谈”。丁长生笑笑说道。
  “嗯,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闫培功想知道丁长生是怎么打算的。
  “现在我没和任何人提起过,你自己知道就行了,我打算辞职了,这也是秦墨的意思,当官太累,而且你现在想做成点事也太难,治国平天下那事离我们现实太远,说到底一句话,理想很难照进现实”。丁长生叹息道。
  “看来,结婚和不结婚的心态就是不一样啊,也好,但是估计有些人不会让你这么安安静静的走吧?”
  “嗯,已经开始调查我了,但是恐怕他过几天就自顾不暇了,我本来不想做的太过分,毕竟这事不是一个人的事,而且几代人混到这个程度也不易,但是人要我死,我就得伸着脖子等着吗?笑话,我的风格向来是要死就一起死,要死也要拉个垫背的”。丁长生恨恨的说道。
  闫培功看看丁长生,没说话,自己何尝不也是危机四伏吗?在这样的环境里讨生活,很不易。

  本来丁长生是想和闫培功一起离开卫皇山庄的,但是被何红安强烈留下了,也只能是作罢,在贵宾楼里开了房间,但是坐了没多大一会,何晴来了。
  “丁书记,睡这么早啊?”何晴一个人来的,丁长生往她身后看了看,没有任何人。
  “看什么,放心吧,我一个人来的,有点事想和你说,我可以进来吗?”何晴媚眼如丝的看着丁长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两腮绯红,甚至诱人。
  丁长生不好拒绝,于是闪身让何晴进来了,但是却被何晴一下子推到了墙上,小声说道:“你那位朋友去了别的楼,这栋楼里只有你和我了”。还俏皮的眨了一下眼睛。
  “不是,那个,何总,你还是有事说事吧,你这样,我怎么有小绵羊进了老虎嘴的感觉啊?”丁长生笑笑说道。
  “我说呢,怪不得对我不冷不热的,我在你眼里就是老虎啊?你怕老虎吗,赵庆虎那么大的一只老虎不是被你给掰掉了呀,剥掉了皮吗?”何晴愈发的显露出自己的妖媚。
  日期:2016-01-25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