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4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么一个重量级的大佬突然被省纪委请去喝茶了,在整个随江来说,无疑于一个大地震。这不仅仅牵动着所有市领导的心,下面两区五县,甚至加上开发区的领导们都在这时候心潮涌动了起来。
  被省纪委请去喝茶了啊,那可是省纪委啊。而且,再有十来天就要过年了!
  省纪委在这种时候都采取了行动,可想而知事情肯定是相当严重了的,十有**,张翠玉是凶多吉少了。
  这两年,随江市政府领导变动了好几个,调走了几个副市长,补充的人有从本地提拔的,也有从外面调过来的。而市委的领导变化不大,上一任的组织部长王本纲被免职后,木槿花是从省里下来的,没有从随江就地提拔,这次市委副书记这个位置空出来了,从本地提拔的可能性应该很大。
  毕竟,组织部长没从随江就地提拔,市委副书记又不就地提拔,这会打击随江同志们的工作积极性的。而且,市委书记陈继恩快要退了,这时候推荐个副手,省里应该还是会给这个面子的。
  如果就地提拔了一个市委副书记,那么,市领导中又会空出来一个位置,这个位置会不会也就地提拔呢?
  自我感觉有资格动一动的人都在想着如何把握住这个机会,还有一部分人,就在寻思着谁会当上了这个副书记,会不会是自己的靠山上位呢?
  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张翠玉是随江市委副书记,手下肯定也有一批嫡系人马,如果张翠玉在省纪委交待了许多问题,然后把随江这边紧跟他的嫡系人马都牵扯了进去,那可不就止空出一个位置,而是空出了一窝啊。
  到时候,大大小小的干部不就都有机会了么?
  除了这些满怀美妙希望的人之外,还有就是原来紧跟张翠玉的人,这时候就开始担心起来,会不会被张翠玉给牵连进去呢?
  如果没有被牵连进去,那在市里失了这么一座大靠山,以后的路又要怎么走?
  改换门庭这种事情说起来轻松,可做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站错了队,那可就是一步错步步错啊。认定了哪个领导想投过去,可也要人家领导愿意收你不是?

  这种种因素纠缠在一起,整个随江大部分的处级干部心里都不平静了,趁着这过年之前给上级领导拜年的大好机会,上蹿下跳忙个不停。
  不仅仅到市领导那儿汇报的人比往常多了许多,更有些路子野的家伙,已经到省城找关系去了。据说,市里还有领导在这时候去了京城跑关系,但这消息是真是假就很难分辨了。
  坐在安青政府的办公室里,张文定刚给木槿花打了个电话。
  他虽然对张翠玉被省纪委双规的事情并不是很在意,可既然知道了这个事情,当然得给木槿花打个电话,以木槿花现在的职位和资历,对市委专职副书记这个位子,还是很有竞争力的。
  石盘省内各市、各县区里组织部长前进一小步到副书记的例子还是相当多的。
  不管木槿花能不能坐上张翠玉空出来的位子,张文定都要提前打个电话表示一下心意,电话里当然不会谈论这个事情,但感情多联络一下,有些事都是心照不宣的。
  在电话里,木槿花适当地表露出了一点点激动,这个激动自然不是语气的激动,而是说话风格跟平时有了点变化,对张文定的鼓励也比以往更加亲切——对上这小子,木部长觉得可以稍稍显示一点点自己的情绪和态度,这也是一种拉拢下属的手段。
  站起身推开窗,看着办公楼下小花园里的皑皑白雪,暗想省纪委的人还真会选时候,搞得大家这个年恐怕都过得不会很安心了,他也暗叹张翠玉这家伙真够厉害的,也不知道到底犯了多大的事,居然让省纪委连等到过完春节的耐心都没有。
  手机的铃声让张文定的思绪收了回来,他接起电话:“黄老师。”
  来电话的人是黄欣黛,上次打电话说了华新东报的事情之后,黄欣黛便没再和张文定联系,现在在这种时候突然来个电话,张文定第一反应便是会不会又有什么状况了。
  “什么时候放假?”黄欣黛一开口就是这么句话,问得相当自然。
  张文定笑道:“大年三十放假,正月初八上班。怎么,想请我春节去旅游吗?”
  “没问题呀,这时候去新西兰还不错。”黄欣黛很爽快地说。
  “国内还方便点,出国太麻烦了。”张文定笑嘻嘻地说,“放了假也得值班呢,哪儿有时间旅游呀。”
  “也是,你现在可是县领导了,出国还要报批的。”黄欣黛道,“以为你们过小年就放假了呢,还准备请你小年夜吃饭的。”
  “呃?二十三还是二十四?”张文定问。
  他在京城读过书,知道北方是腊月二十三的小年,而南方是二十四,石盘不南不北,但小年这个传统,也是二十四。
  “二十四,星期天,下午三点从内沪飞白漳。”黄欣黛道,这个话说得有点意思,只差直接相问张文定会不会去接机了。
  张文定心里颇为奇怪,黄欣黛要来石盘,每次都是先跟武云联系的啊,往往都是武云去接机,甚至都不用黄欣黛公司的人过去。没办法,武云那丫头对黄欣黛太迷恋了。

  今天打来这么个电话,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脑子里想着这个情况,张文定嘴上却没歇着,很快就答道:“那二十四我去白漳接你,就是车差了点,老师你可不准嫌弃呀。”
  黄欣黛根本就没接他那个车差不差的话,笑嘻嘻地说:“好,那就这么说定了,你接我啊。”
  话一说完,也不等张文定再说什么,黄欣黛便挂断了电话,连再见都没有一句,跟她平时的风格大为不同。
  张文定说是腊月二十四去白漳接黄欣黛,实际上,他二十三吃过早餐就出发了,没有自己开车,而是带着单位的配车和司机。
  自从那台奥迪Q7还给了武云之后,他就没自己开车了,每天坐在车后座上,他也习惯了,并且,喜欢上了这种有司机的感觉。比自己开车那真是省心多了,脑袋也可以有个轻松的时候——开车可是要时刻集中注意力的啊。
  领导的享受,真的容易让人上瘾。
  难得一个好天气,汽车在高速公路上直奔前方,并不热烈但却明亮的阳光洒落下来,照散了冬日早晨的雾气,照在远山顶部尚未消融的积雪之上,分外闪亮。山腰跟路边的河岸处,也可见少许尚未完全化掉的雪团,一片片堆在草坡之上,层层叠叠挂在树枝树叶之间,别有一番风景。
  看着这一路上隐隐约约的冬日残雪和暖阳,张文定暗想今年已经下了两次雪了,虽然都不算太大,但也不小了。
  瑞雪兆丰年,希望明年事事顺心。

  这一路可说是随处可见的山景,在白雪与阳光之间,也让张文定这段时间压抑的心情舒缓了许多,脑子里想到明年的工作,豪情顿生。
  黄欣黛明天到来,他今天提前去,倒不是积极得过份,而是要去和徐莹温存。
  年关将近,他的事情也挺多,趁着这个机会,好好陪陪徐莹,当过年了——也不知道她今年过年是去哪儿。
  虽然出了太阳,但毕竟气温很低,高速公路上的雪早就除了,可还要防备桥梁结冰,所以车速比平时慢了许多。
  到白漳市内找酒店住下,张文定就给徐莹打了电话,徐莹早知道张文定要来,推了别的应酬,买好菜就在家里等着,接到电话,便要他直接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