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3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打电话干什么呢?骂她一通又能有什么用呢?
  深吸一口气,张文定把手机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身子往后一靠,头微微仰起,闭目锁眉郁闷得无处可说。
  难怪今天上班遇到几个人目光都有问题,恐怕问题就是出在这里了。
  心中苦闷着,张文定到底还是打了电话,不过电话没打给武玲,而是打给了徐莹。

  他倒不是要和徐莹说这个事情,只是问候几句,说几句思念的话。这个电话只打了不到五分钟,打断电话后,他的心情就轻松了不少,暗想,虱子多了不痒,老子现在在安青县本来就有很多人看不顺眼,现在多这么一篇文章,怕毛!
  海风吹过,风中的湿气已然很冷。身在南鹏的武玲站在阳台上,迎着海风,望向海那边的行政特区,思绪如头上那被风吹得丝丝乱舞的秀发,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她对张文定和徐莹的关系,是相当憎恨的,可她对张文定的爱,也是极深的。
  她是个极其自负的人,做生意如此,做人亦如此。

  她认为这是她自己的事情,她想把张文定捏成圆的直的都可以,那是她的事情,可是别人要是胡乱对张文定出手,那她就不爽了。当初武贤齐想要给张文定点颜色看看,她都不允许,可现在倒好,最亲近的四哥没出手,三哥却出了阴招了。
  张文定跟徐莹的事情,武玲并没有给家人说,她也相信,四哥和云丫头也不会到处乱传。
  那么,三哥搞这么一出,自然就不是为了给她报仇,目的应该是想搞破坏——她那几位哥哥还是不认同张文定,还是希望她能够找个门当户对的呢。
  最可气的是,她给三哥打电话质问,三哥居然不承认,说不知道这个事情,他的事情多着呢,并不是只有这份报纸,哪儿顾得上一篇小文章?
  对三哥这个赖皮的回答,她真是气得想打人,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程度啊?

  不过,她觉得,以张文定的身份和能量,是不可能知道华新东报跟老武家有什么关联的。倒是不需要解释什么,只是不知道,他现在在县里处境怎么样了。
  唉,要不要去看看他呢?哼,还真是个负心汉,我不接电话你不知道天天打吗?说不定哪天我心情好了就接你电话了呢?
  现在居然连短信都不发一条过来了,没良心的,哼!
  星期三的时候,环保部门的检测结果终于出来了。跟许多人所预料的一样,隋多集团的排污确实超标了,但并不严重。
  县环境监察大队对隋多集团下达了整改通知,但并未勒令停产。
  对这个结果,暂时没有人表示异议,就算是以前堵在县人民医院门口那些很活跃的人也没跳出来再说什么,至于两个躺在医院里的人,张文定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安排。
  毕竟,他只是被拉出来当了一次救火队员,原以为火势会很大燃很长时间的,却不料他一瓢水下去,火居然就灭了,就算灭了之后再起什么火星子,那也就跟他无关了——如果他一直管下去的话,那就有跟分管环保工作的副县长胡胜男争权的意思了。
  同样是这个不能手伸得太长的原因,公丨安丨局抓了几个人之后怎么处理,他也不方便过问。
  华新东报的一篇文章,在县委县政府确实传开了。
  郑举是张文定的秘书,可都有别的副县长秘书敢当着郑举的面就那篇文章不着痕迹地调笑几句,搞得郑举好几次都想跟人理论一番了,可是想到张文定目前的处境,他也不敢惹麻烦,只能忍了。
  这两天,张文定算是好好领略了一回被冷落被孤立的感觉。这情形跟当初在开发区办公室的时候差不多,可是感觉真的大是不同。
  当初舅舅失势,他虽然也被人冷落,可因为他只是个一般的办事员,而现在,他可是县领导!
  这二者之间相差太多了,不同的位置,感觉大不一样,那种失落感更深入骨髓。好在,这不是他第一次体会了,虽比上次更深刻,可是却没上次那么不自在了。
  魏本雄已经从京城回来,在张文定办公室里坐了坐。
  张文定表面上很客气,可心里对魏本雄很不爽,这边出了事情,环保问题才是首当前冲,医院那边只是遭受了池鱼之殃,人家胡胜男一个女同志都没走,你魏本雄居然都不敢回来!
  不回来就不回来吧,老子给你当了回救火队员,你***连个问候电话都没打一个过来,也太没人情味了吧!
  在开发区的时候,张文定就知道魏本雄是个不喜欢惹麻烦的人,说得好听点那心性淡然,说得难听点那就是太自私,但他没想到,他的老领导会自私到那种难以想象的程度。
  其实吧,魏本雄对张文定,还是有点惭愧的。

  在京城的时候,他想过给张文定打电话,可是,打电话说什么呢?难不成说,感谢你帮我顶了麻烦?
  这怎么听都不对味,而且也说不出口啊!
  所以,思来想去,魏本雄就没打电话了。他也知道自己躲在京城不厚道,可是他真的不想面对那么大个麻烦。
  身在官场,魏本雄对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这话是深有体会的。
  所以,他不想做事,不想犯错误。可是,如果他早知道事情那么快就解决了,他也不会在京城拖着,他肯定愿意回来,然而现实不是如果,现在他也只能后悔了。

  魏本雄还想请张文定吃个饭的,若是平时,张文定就算心里不舒服,恐怕也会答应下来,可是这两天被华新东报那篇文章弄得一肚子歪火,自然不可能答应了,甚至就连不答应的借口就找得让人蛋疼——今天有事,下次吧!
  这个借口,就只差直白地说对他魏本雄有意见,看到他魏本雄就恶心了。
  隋多集团的事情就这么草草收场,安青的稳定局面并没有出现什么变化,至于这起事件背后是谁指使的,似乎也没人在意了。就算是有人在意,也不会在个时候多生事端硬要揪出来。
  别人都没有什么损失,就张文定莫名其妙当了一次救火队员,火是救了,可他自己却伤到了,没得到表扬,还受尽白眼,真可谓是赤罗罗地利益至上人性至私。
  张文定的心情一连几天都不好,周五上午到市里开会,开完会,他给木槿花打了个电话,想汇报工作。
  木槿花叫他下午去办公室,言下之意,中午没空。木槿花这个回答,张文定有点失落,却没有失望,领导下午能留出时间给他,那就证明还是把他当自己人的。
  想当初,木槿花在电话里的意思,如果有机会,就让张文定把握住,借隋多集团的事件展现出他处理事情的能力来,顺便捞点好处散些人情下去。却不料因为一篇文章,搞得这么被动。
  他都感觉没脸面见木槿花,可到市里来开会了,如果不到领导那儿汇报一下,那也不合适。
  下午,木槿花在办公室接见了张文定。

  她就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倒也没让张文定站着说话,这个待遇,可以说是对张文定的信任,也可以看成是对张文定在安青的表现不满了。
  张文定坐在木槿花的斜对面,一脸惭愧地说:“部长,我让您失望了。”
  他没叫领导,而是叫部长,那就是把在组织部上班时候的情谊给扯出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