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13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自己没有做出抉择之前,没有彻底流氓之前,自己不愿在她心中留下流氓印象。那么,自己应该醒来还是继续“睡着”?自己该怎么办?是醒是睡,这个简单的问题,成了华子建此时无法调和的两难抉择。
  人的一生,即使活上千年,也不会有如华子建这样最为艰难的一夜。华子建不知道,坚持美好的人性为什么是这样的艰难,这样的苦涩。
  夜拖得很长很长。望着薄薄的窗帘,已隐约有一丝光亮,华子建判断天快要亮了,忽然,他灵魂中的人性对自己说:“天早点亮吧。”
  而另一种声音却对他说:“夜晚继续着吧。”这大概就是男人的兽性。
  但,天毕竟要亮了,华子建这样想着,做出假装才醒来的样子,轻微的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又吸了一口气,抽出那只贴近她那儿的手,说:“悦莲,你醒了吗?”
  “没有,我还想睡。”她这样说着,放在华子建胸膛的那只手就轻轻地摩挲着华子建的肌肤,脸贴近他,发丝撩向他的脸颊。

  天也快亮了,应该没事的,华子建想着,便把身体挪了挪,离开她一点距离,没想到把被子又带过来,她再次凑近他的身体:“你又把被子拉透风了,”说着,拿开放在他胸膛的手,把被子重又掖了两下,完后,又放在他的胸膛上,转而又放在他的臂膀上。
  他说:“你也该睡点觉了,再不睡天就亮了。”
  她说:“我不睡了,就想和你在一起躺着”。
  华子建想,自己算什么呢?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却能赢得一个女人的如此迷恋,让这个女人动尽心思,下这么大工夫去寻找与自己单独在一起的机会,心甘情愿地想为自己付出她的身心,华子建真真切切地感到了一种幸福:那是被她深爱的幸福,华子建浑身流淌着一股暖流,荡漾涌动在自己的生命中。
  华子建的一切欲~望和冲动都如潮水般退去,**上蓄积的血液已参与了全身正常循环,心里剩下的只有无尽的感叹与无奈。
  她伏在华子建的怀里,又抬头看看被晨曦映白的窗帘,抱紧华子建,她要抓住这最后的时刻,分分秒秒地享受这相拥的时光。
  华悦莲又问:“你不想去厕所吗?”
  华子建说:“不去了。”
  谁知华悦莲说:“你醒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可能不是想去厕所。我猜测,你可能醒了还假装睡着,因为你有反应。”
  华子建感觉自己十分的难堪,一时不知说什么。
  她的胳膊搂紧他,有万分羞涩蕴含其中,头伏在华子建的胸前,声音低低的,如微风掠过草梢,语速缓慢地说:“现在,我就是想让你陪陪我,你要是不嫌弃我,要是挺不住,就上我身上来吧。”
  此时的华子建虽然已无欲~望,但是,如果他伏在华悦莲的身上,欲~望的潮水又会卷地而来,轻易地冲垮他心里垒砌的道德堤岸。
  华子建说“不行,我不想趁人之危。”

  华悦莲听完不吱声了,似乎陷入了沉思。
  华子建又补充说“我难受劲已过去了,你不要再替我着想了。”
  华悦莲不经华子建同意,在华子建也毫无准备时,就把手伸向他的腿间,华子建想阻止时已来不及了,隔着一层衬裤,她用手指按了按,见确实如华子建所说,就把手缩回来:“唉,这回没撒谎,”
  说完,华悦莲又靠近他说,“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
  华子建知道自己答不答应她都要问的,于是说:“可以啊!”
  “那我问你,你能永远的记住我吗?”
  华子建很坚定的说:“能啊,你的语调、你的善良、你的淳朴而文静的气质、你俊俏的脸庞,我都铭记于心了。”
  “就这些?”
  “是啊,就这些。”说完,华子建疑惑地看看华悦莲,不明白还应记住她什么。
  “我长的什么样你能永远记住吗?”问完,在昏暗的光线中,华子建也感知到她的脸上浮上一抹羞涩的红晕,把头伏在自己的胸前。
  他肯定地回答:“能!”
  世界上的男男女女,爱着、恨着、怨着,也许,在这黎明来临的时候,许多相爱的男女还在享受这人世间情爱的欢娱。但是,也只有华子建与华悦莲这种肌肤相亲,没有男女性~爱快~感,只有苦涩与疼痛。
  光线投射在她的脸上,原本忧郁的神情更为浓重,她说:“天,还是亮了。”
  华子建想,时间长也罢,短也罢,这个夜晚终于要过去了,自己为自己能坚持下来而庆幸。满身流淌的幸福与撕心裂肺的痛楚都交融在华子建的心田,无论以后他有什么样的光环,但这一夜的经历如刀削斧凿般在他的生命中刻上棱角分明的伤痕,触摸这个伤痕,他就会感到人生的美好以及蕴含于自己生命中忧伤诗意。
  也许,当他生命即将流逝的那一刻,他也会回忆起这个夜晚,满足而幸福地走向生命的尽头。

  华子建说:“天,已经亮了。”
  她再次看看窗帘:“真的亮了吗?”华悦莲多么希望这一夜有一千年那样漫长。
  华子建没再吱声,看着她,点点头.....。
  华悦莲走的很早,她没有留下来吃早餐,她的心就被掏空一样,眼神里满是眷恋,落寞忧郁的表情难以掩饰地写在脸上.......。
  华子建也是一大早就离开了省城,在返回的路上,他一直想着昨天夜里华悦莲那无助而落寞的眼神,按说这次来省城,虽然没有完成新屏市两位老大交给的任务,但还是见到了王书记,得到了他对下一步高速路的口头支持,这应该是不错,华子建也应该高兴才对,可是华子建一想到华悦莲的眼神,就没有办法高兴起来了。
  车在飞跑,华子建闷闷不乐的坐在后面,一句话都不想多说。
  这样跑了有几个小时,在快下高速路的时候,华子建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华子建无精打采的接上了电话,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号码,却一下坐正了身体,紧张起来,对司机连声喊:“靠边停车,快停。”
  车一下就在高速路边上停住,华子建就接通了电话:“你好啊,我是华子建,你是张秘书.....奥,王书记啊,你好,你好。”

  华子建接通的电话是省委书记王封蕴办公室的,最初华子建以为是王书记的秘书张亚明的,但很快就听出了王书记的声音,华子建没有一点心里的准备,所以还是有些紧张。
  省委书记王封蕴在电话中爽朗的笑着,说:“子建同志,还在省城吗?”
  华子建有点呼吸不稳的说:“王书记,我已经在返回新屏市的路上了,最近市里的事情很多,没敢在省城耽误啊。”
  电话中传来王书记轻飘飘的声音:“嗯,嗯,你们也辛苦啊。”
  “应该的,应该的。”华子建嘴里回答着,但心中还是有点摸不着头脑,王书记会有什么事情呢?昨天两人刚见过面的,莫非他改变主意了,准备参加新屏市广场的庆典活动。
  这样一想,华子建就心跳了起来,太好了,太好了。
  王书记说:“不过也是应该的,我们做领导的,不辛苦一下怎么说的过去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