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132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给华子建铺被时,华子建尽力不去看她,因为碍事,要左闪右闪,目光掠过她的身体,此时,她又站在华子建的面前。
  华子建是坐着,看不见她的脸,但她胸脯以下都在华子建视线里,一个女人的**是这样真实地呈现在华子建的面前,落寞的生活并没有抑制她的成熟,她丝丝缕缕的体香撩动华子建的心扉;她那匀称、优美的形体,在华子建面前勾勒出一个女人诱人的曲线;她的肌肤润泽而透出红润,似乎能攥出一汪水。
  华子建死劲地低下头:说:“悦莲,我躺下,你赶快回被窝吧,别冻着。”说完,华子建站起来,合身躺再来床上。

  她见华子建躺下了,满意地朝华子建一笑,才回到自己的被窝。她躺下后说:“你早这样,我早就睡着了。”
  华子建还是说:“我催你催得太急了,越催你越睡不着。我再不说你早点睡了。”
  “也不怨你,怨我胡思乱想。好了,你躺下我就可以放心睡了。”华悦莲转过身去,似乎想睡了,她真的想感受一下一个男人睡在身边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已经好久都没有来过了。
  但怎么可能睡的着呢?在华悦莲的心中有太多的苦难,生活给予她了太多的伤痛,她哭了起来,虽然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响,但华子建还是发觉了。
  华子建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慢慢地转过身,双手捧着华悦莲的脸,又为她抹去脸颊上的泪水,把她揽在自己的胸前,华子建也流泪了,他的泪滴落在她额头的刘海上,华子建伸手想抹去她额头的眼泪,被她的一只手拿掉了,她说:“就让它留在我的额头上吧。”
  华子建慢慢的平静了下来,想要放开华悦莲,她却执拗地伏在华子建的胸前,伸开双手抱紧他的腰:“不,我想多伏在你胸前一会,你可别嫌弃我呀。”
  华子建拗不过她,只好把棉被披在她的身上,华子建已经感觉到华悦莲身上的体温已浸透衣服清晰地传递给自己,她身上的味道,犹如山野间的山花吐露出的芬芳,让人不能不慨叹自然万物的生命活力——是花,就要开放的。
  可是,无论如何,华子建也知道,华悦莲的花儿是不应该为自己开放的,她的花儿要慢慢的开,等待那个能真正的与她相伴一生的人!
  她伏在华子建的胸前,华子建感到时间在飞逝,却又感到时光是那样的漫长。华子建不忍心再推开她,又觉得这样下去不知会发生什么,毕竟自己是一个健壮的男人,面对这样一个让自己心痛的女人,稍微放下心理负担就会突破防线。

  华子建左右为难,这种艰难的选择令他心力憔悴,但他最终还是扯开她紧抱自己腰的双手,说:“你睡吧,这样会让你整夜难眠的。”
  她把脸从华子建的胸前移开,面带笑容地望着华子建,华子建见她的脸带着沉迷过后的红晕,也带着幸福和满足,用一种略带疲惫的目光凝视着他的脸,再次把脸贴向他的胸前,说:“行”。说完,她离开华子建。
  看看窗外,一切都该归于平静了,华子建这样想着。
  她顺手关掉电灯,屋里立刻漆黑一片,夜是如此的寂静,这个艰难的夜晚!一声轻叹,还是被没有睡着的华悦莲听见了,她问:“你又想起什么了?”

  华子建没有说话,他想到的东西太多。
  华悦莲立刻掀掉被子,挪到华子建这边,华子建听见她放枕头的声音,掀开他盖的棉被,钻进他的被窝,华子建的心砰砰地跳动不已,浑身血液在翻涌,**也有了反应,为了掩饰自己难堪的状态,华子建保持僵硬的俯卧姿势,她凑过来,躺在那说:“你把手伸过来,行吗?我只握你的手。”
  这在华子建的心理预期之内,于是他缩进被窝,换成仰躺的姿势,主动摸索着把她的手攥在手里,华子建极力保持着平静,说:“这回该睡了吧?”
  她喜悦而满足地“哎”了一声,把枕头平了平,安安静静地躺在华子建身边,不一会儿,就感觉她的身体放松下来,听见她轻如微风的均匀呼吸声——华悦莲睡着了。
  华悦莲身上的一切触手可及,她侧身躺在华子建身边,如玉光洁的青春躯体紧挨着华子建,坚挺的**与他的肩膀触碰在一起,他握着她的手,与身体平行放着,隔着一层丨内丨裤布料,也能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女人那儿圆润的形态和丝丝绒绒的触觉。
  华子建还嗅到她发丝上的清香,还有她身体特有的体香,这是一个成~熟女人的躯体,这是一个美丽玲珑的女人所散发的诱人气息,华子建心跳迅速加快,有一种想把她立刻搂在怀里的冲动。

  华悦莲很快地睡实了,华子建的耳畔逐渐响起她细微均匀的鼾声,她能这么快地睡实成,华子建便判断,她想睡在自己身边,真的是没别的意思,只是感到心里踏实,寻求一个男人的呵护而已。
  华子建的那种判断阻止了自己的难以抑制的欲~望和罪恶,看她睡实的样子,再也不忍心去折腾她了,华子建逐渐平静下来,浑身血液恢复了正常循环,不一会儿便也睡着了。
  下半夜华子建朦朦胧胧之中,觉察到她慢慢地轻轻地掖着自己这边的棉被,生怕自己这边透风,完后,又把她那边也掖了掖,可能是他们中间还有间隙,被子又窄,她那边掖不严实,她便往华子建这边一点点挤过来,再次把她的被子掖了两下,这才面向华子建侧身躺下,
  这时,华子建已完全睡醒了,她侧身躺下后就摸索寻找华子建的手,华子建一只手夹在他俩腿部间隙中,她不得劲握,便把手轻而又轻地放在他的胸膛上,动作轻的如同怕惊醒一个婴儿,两个手指一张一合地摩挲着华子建的衬衣。
  大概有一两分钟,又轻轻地抬起手,把手伸进华子建的衬衣下,略微冰凉的小手和圆润柔软的胳膊就直接搭在华子建的胸膛上,华子建感觉到她想抚~摸,但又怕惊醒自己,就一会重一会轻地接触自己的胸膛。她的胸脯直抵华子建的臂膀,弹性而柔软的触觉清晰而真切地在他周身蔓延。

  此时,放在床头柜上的手表的滴答滴答的声音敲打华子建的耳膜,在寂静的夜里显得那样的清晰,而华子建感到每个滴答声都是那样的漫长。这种状态下,他实在坚持不住了,想立刻把华悦莲压在身下。
  刚要起身,就感觉她的两个手指轻轻地捏按了自己一下,如同微风的抚摸,接着又听见她长长的满带沧桑味道的叹息,这类忧伤的叹息不应该是她这个年龄段的女人所应有的。这声沉重的叹息,仿佛是她现实生活境况的写照,被她浓缩在这声叹息中。
  如果因为自己一时的鲁莽粗俗,忍受不了这种坚持的苦涩,贪图一时的感官愉悦,这种沧桑般的叹息可能会伴随她一生,想到这里,华子建暂时打消了流氓念头。
  虽然如此,他还是怕她的手有一个轻微的抬起动作,只要一个小小的动作,她不仅会发现自己醒了,而且还会知道自己有了无法抑制的冲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