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206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飞扬摇了摇头,懒得操心信雄健的事情  。只要信雄健通过这样的手段能要回来欠款,也算他的本事。国内大环境如此,漫说是包飞扬目前地位低微,就是他日后坐上那个位高权重的位置,想要彻底改变这个局面,也绝非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办到的。所以这个时候他并没有站在道德的高度去苛求什么。只是希望这个毛处长的吃相不要太难看,否则,包飞扬可不介意动用一下中天市的关系。
  就在一根香烟堪堪抽完的时候,包飞扬忽然间听到身后一个声音:“扬扬,是你吗?”
  包飞扬扭过头来,只看到梅立峰正满脸惊讶地站在他身后。他看见包飞扬转过头,立刻扑了上来,给包飞扬一个热情无比的熊抱,叫嚷道:“哎呀,扬扬,还真的是你啊!我刚才还寻思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呢!”
  包飞扬被梅立峰的两条胳膊勒得几乎喘不过来气,他用力从梅立峰的熊抱中挣脱出来,苦笑着说道:“梅哥,你抱这么紧想勒死我啊?”
  砰地一声,梅立峰又重重地给了包飞扬胸口一拳,埋怨道:“你这家伙还有脸说?什么时候偷偷摸摸溜回来的?也不给我打个招呼!”
  “下午刚回来,这不一直陪着科里的领导在办事。我想着事情办完之后再给你们联系的。”包飞扬揉着胸口说道。
  “科里领导?”梅立峰挤眉弄眼地说道,“是你们市府办行政接待科那个女科长吗?”半个多月前,梅立峰和包飞扬电话联系过一次,倒是知道包飞扬在市府办行政接待科工作,科长是一位女领导。

  “不是。”包飞扬一笑,说道:“我调到天源市矿务局运销科了。这次跟着科长来中天市热电厂来要账。”
  “运销科科长也是一位大美女吗?”梅立峰颇感兴趣的说道。
  “一位大老爷们。”包飞扬压低声音说道,“不过有些娘娘腔。你有兴趣吗?”
  “扬扬,你变坏了!”梅立峰痛心疾首地说道,“我要向孟爽告状。”

  “去,少跟我装,我还想向菁菁姐告状呢!”包飞扬还了梅立峰一拳,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梅立峰嘿嘿一笑,压低声音说道:“方队刚被提为副局长,弟兄们在这里摆酒为他庆贺!”
  “方队提成副局长了?”包飞扬自然是惊喜异常,“在哪个包间呢?我过去看看。”
  “三楼桂花厅。”梅立峰说道,“不光是方队,红发和书刚他们都在,看到你过去,肯定会非常高兴!”
  “好好!”包飞扬连连点头,说道:“那你先过去跟他们说一下。我去给科里领导打个招呼,就马上上去。”
  包飞扬回到荷花厅,一推开门,发现王诗瑶竟然在包间里,正领着一个女服务员向毛处长道歉:“毛处长,您大人大量。她真的不是有心的,请您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了她好不好?今天的酒水我给您免掉,菜金再打六折,您看好不好?”
  “看你的面子,你***算什么东西?”毛处长重重地一拍桌子,震得台面上的碗碟一阵乱颤。他面色潮红,满嘴酒气地指着自己裤裆处的一处污渍说道:“除非是你肯替这个小妮子把这里给老子舔干净,否则就别怪老子今天不客气了!”RS
  王诗瑶又羞又气,自从表姐莫红雪受了路忠诚的牵连被抓之后,黄河大饭店生意就越来越难做,不但营业额比以前差得很远,更重要的是,在黄河大饭店借酒装疯找事的客人越来越多。////王诗瑶觉得自己瘦弱的肩膀都快顶不住了,若不是莫红雪对她一直很照顾,黄河大饭店又是莫红雪的一片心血,王诗瑶早就辞掉这个受气的大堂经理远走高飞了。可是眼前,眼看着眼前这个姓毛的王八蛋在耍酒疯,自己却没有丝毫办法,不知道该找谁帮忙,一时间不由得感到委屈之极,几乎要哭了出来。可是王诗瑶知道自己不能哭,这个时候,自己只要一软,不仅是自己要遭受侮辱,连身边这个女服务员要肯定要遭到这些人的欺负。王诗瑶咬着樱唇整理了一下情绪,努力把自己心中的委屈和羞怒隐藏起来,冷静地说道:“毛处长,从职务上来说,您是一个领导;从年龄上来说,您是一个长辈。说这些话,您不觉得丢您的身份吗?”毛处长经常被供应商请到黄河大饭店来吃饭,早就对黄河大饭店这个美丽

  动人的大堂经理垂涎欲滴。只是以前知道黄河大饭店是市委副书记路忠诚在背后撑腰,远远不是他这个热电厂供应处的小处长能够惹得起了,所以只能把他心中那一点龌龊心思给藏起来。现在呢,路忠诚已经倒了这么久,连黄河大饭店美丽的老板娘也被抓起来了,毛处长的色心不由得又蠢蠢欲动,想找点机会占王诗瑶点便宜  。却不想王诗瑶根本不给他面子,一见到他就敬而远之。今天信雄健在黄河大饭店请客,毛处长喝了半斤多酒。就又有点控制不住自己。趁着女服务员给他倒果汁的时候,伸手摸了女服务员的屁股。女服务员手一滑,果汁就洒到他的裤子上。于是毛处长就借题发挥,要找女服务员的麻烦,逼王诗瑶过来处理这事儿,趁机找王诗瑶的麻烦。这时听王诗瑶还这样挤兑他,毛处长不由得更加羞恼,拍着桌子说道:“谁他娘的是你的长辈?今天你不给老子舔干净,老子给你没完!”包飞扬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他砰地一声把门用力一关,大踏步地走了过去,“毛处长,我来

  给你弄干净!”说着包飞扬就抓起桌上那一大罐鲜榨果汁。一下子全浇到毛处长的裤裆上,然后拍了拍双手,笑眯眯地问道:“这下干净了吧?”“包飞扬,你疯了吗?”信雄健在一旁被吓得魂飞魄散,连忙扑上去拉开包飞扬,口中忙不迭地对毛处长说道:“毛处长,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然后一转脸,冲包飞扬厉声喝道:“包飞扬,你还不赶快想毛处长道歉?”“道什么歉?”包飞扬淡淡地笑道,“毛处长裤子脏了。我替他冲洗干净,他应该感谢我才对!”王诗瑶呆站在一旁,望着包飞扬线条分明的侧脸,眼泪已经夺眶而出。这个小冤家。终于来了,自己是该感谢他还是恨他呢?他救了表姐的命。却又把表姐送进了监狱。本以为自己以后不会再见到他,却没有想到在眼下这个紧要关头,他又忽然间冒出来替自己解了围。一时间王诗瑶心中百感交集,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呆在那里,看着包飞扬带着云淡风轻的笑容,面对着暴跳如雷的毛处长和诚惶诚恐的信雄健……“老子感谢你个

  弹弓!”毛处长的鼻子几乎都被气歪了,他裤裆里沥沥啦啦地望向流淌着黄色的果汁,黏黏湿湿滑滑的,感觉真的不知道多难受了。他用手指着包飞扬说道:“小兔孙货,你他娘的真有种。以后你们天源矿务局能从热电厂要回一分钱货款,老子就不姓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