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3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没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伟大胸襟,他只是个从小受道家文化熏陶、没有佛门普渡众生的宏愿、只是在保证不作恶的底线,在不损害自己的利益的前提下,能够帮别人,那就尽量帮一把的普通人。
  他有同情心,有正义感,要不然也不会在紫霞山上下悬崖去救人,但他的同情心不会随便泛滥,正义感也不会总是过盛。
  他进入公务员队伍,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看到了舅舅当初的威风,也觉得公务员这个行业是相当不错的,他不想发大财,只要旱涝保收过得不错就行了,如果在舅舅的照顾之下,混个一官半职,那也是人生一桩美事。
  只不过,天有不测风云,舅舅的官运一下子由盛由衰,然后一切都要靠他自己打拼,各种缘由之下,他竟然还打拼出名堂了。
  而在这打拼的过程中,他的心境也在慢慢地发生着变化。
  由于道家朴素思想的影响,他不贪财,又有笔钱放在武玲那儿每个月都有收益,再加上武云时常给他烟酒,无形中又少了一大笔开支,所以他干工作还真是干得很痛快。当然了,自从他当上了市旅游局的副局长之后,每个月都有不少接待费用可用。
  现在,他和武云打起了冷战,但他职务却成了副县长,配了司机秘书,基本上都不怎么需要花自己的钱了。
  虽然说张文定现在已经习惯了当领导的生活,可毕竟也是知道这社会还是有许多人过得并不怎么如意的。别的不说,就污染这个事情,他可是在读书的时候就看过不少报道的,外面饭馆的饭菜,甚至是菜市场的肉类和蔬菜,想要找点能让人放心的,可真不容易啊。
  所以,对于隋多集团的污染,张文定是打从内心里厌恶。
  当然,在厌恶的时候,他对受污染的群众也是很同情的。要不然的话,就算是县委常委会决定了让他来处理这个事情,他也不会轻易就范——这本来就跟他无关嘛,他也是怕由别的县领导来处理,恐怕这个事情最后只是不了了之。
  要不是有这么一层因素在,张文定早就会给向东方下命令,让他把有怀疑的人都先控制起来,而不会这么赌明天不会发生**。

  当然了,张文定敢这么赌,也是有一定把握的。
  张文定的赌没有输。
  承首镇的工作做得很到位,第二天群众并没有再去哪儿堵门,而是镇政府和居委会组织起来,推举出了二十几位代表,来到隋多集团,跟县里的工作组反映情况,也是看一看工作组会作出什么具体的处理方案来。
  县环保局的人当众拿出仪器作检测,但却没有马上公布结果,而是说还要回去做技术分析。
  反正这个检测结果什么时候出来,都是由他们说了算,群众跟员工谁也不知道是不是能够马上就得结果。毕竟,到医院里做个检查,也不是马上就能得结果的嘛。
  看到县环保局的人已经着手检测了,员工和群众顿时就有一种事情能够很快解决的感觉,特别是员工们,本来就被公司使了手段,已经认命了,现在又看到这个情况,虽然还不知道结果,却是早就满意了。
  员工这边一没问题,群众那边又挺松散,张文定再当场表示,等到检测结果出来,一定依法办事,如果隋多集团确实排污超标,该整改就整改,该停产就停产,什么时候排污达标了,什么时候再开工生产。
  张文定的这个表态说得义正词严铿锵有力,配合着他年轻的脸有神的目光,着着实实相当有感染力,再加上早先就有别有用心的人帮他在这些人中宣传过加工之后的威武事迹,倒是让人对他颇为相信。
  当然了,相信是一回事,自己的利益又是另一回事。
  隋多集团的员工不敢跳出来再生事,可群众却没什么顾虑,直接就抛出来一个最让人关心的问题,他们要做体检,要隋多集团赔偿他们的损失。

  对这个问题,隋多集团的总经理何日红就当场表示,只要环保局的检测结果出来证明隋多集团的排污超标到了让人致病的程度,并且医院能够证明病人的病确实由污染导致,那么公司绝对不会推卸责任,一定负责到底。
  这个话听着说得相当豪气,但实际上却有着相当的技巧。
  首先一个,关于体验的问题含含糊糊就过去了,关于治疗和赔偿的问题又往后一拖,为解决这个事情赢得了时间。环保局的检测结果最终是什么样的,何日红心里基本上有底了,事情闹得这么大了,超标肯定是超标的,但绝对不会超太多,肯定达不到让人致病的程度,而病人的病情如果不是严重到了一定程度的话,医院里基本上不可能帮病人做出这个证明,就算是严重到了一定程度,那就不能是因为别的原因致病的吗?

  况且,真正病情严重的,现在也就医院里躺着的那两个。
  群众们不知道何日红这话里的道道,却是以为取得了一个阶段性的胜利,对张文定这个副县长的好感倍增,也很快就散了去,跟熟人宣扬张县长的好。
  张文定也不愿在隋多集团多呆,这儿的空气实在是不舒服,搞得何日红请他吃饭,他都不去,只是交待何日红,趁着现在群众的情绪稳定,一定要赶紧做工作,也要尽快改进排污技术,如果再有人闹事,他会封了隋多集团。
  公丨安丨局到底还是把几个有嫌疑的人给控制了,再加上隋多集团使了些手段,检测结果还没公布,就没人再闹这个事情了。
  张文定算是松了一口气,周末休息了两天,又是一个周一。刚上班,他就感觉到别人看他的目光都有些躲闪。

  其实这些别人,倒也不多,就那么几个。
  张文定是副县长,在县政府里除在呆在办公室就是会议室,基本上很少到处闲逛,想遇到太多人也没那个机会哈。
  所以,那么几个人躲闪的目光,他倒也还没有怎么放在心上。原本星期一是要开会的,但今天姜慈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所以尽管副县长们来上班了,却是没有开会。
  今天是郑举父亲的生日,上周五的时候,郑举就跟张文定说,想请半天假,反正周一上午是开会,他陪着父母亲戚吃了中午饭就赶过来上班。
  张文定最近很少陪伴父母,听到郑举那么一说,倒是觉得他颇有孝心,索性放了他一天假,加上周六周日,让他在家呆上三天陪陪父母。所以,今天张文定倒水都得自己动手,也就没人跟他解释什么了。
  隋多集团貌似没再闹什么事儿,也没有媒体对着隋多集团排污超标的事情穷追猛打,难不成是自己一出手就把这事儿搞得太完美了,让县政府的人太震惊了么?
  啧,这就是效率,这就是人格魅力啊。
  念头这么一转,他就索性不想这些东西了,打开电脑,喝了口茶,还没等这口茶咽下喉咙,手机就响了。
  日期:2016-11-13 08: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