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35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小子张口就想要权!
  姜慈心中有些不喜,可转念一想,张文定来安青还没多久,他自己分管的那一摊子恐怕都还没怎么理顺,现在这个事情牵涉到的部门又不是他分管的,指使起来难度可想而知,不要一下权力,直接就拍胸脯做保证,那就跟二百五没什么区别了。
  这个权,姜慈当然是要放一些的,毕竟这个事情也关系到他自己了。
  所以,他当场表示,马上将相关部门负责人召集起来开个会。
  正如邓经纬所说,姜慈在安青的威望还是相当高的,接到通知的部门负责人都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县政府,没人愿意在这个时候去触县长大人的霉头,态度摆得相当端正。
  这是一个短会,也是处理这个事情临时工作组的第一次会议。

  在会上,姜慈的脸色不是很好,话说得杀气腾腾的。很不客气地把心中的怒火给透了出来,谁要是敢在这个事情上出妖蛾子,那就别怪他姜慈翻脸不认人。
  他很高调地强调,市委市政府对安青县的要求是稳定压倒一切,让某些有点蠢蠢欲动的部门负责人听得心惊胆颤。
  有市委市政府的指示压在头上,下面想搞事的人也要掂量掂量了。
  散会之后,张文定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跟着公丨安丨局、卫生局、环保局这三个部门的负责人也一同到了他办公室里面。
  没办法,姜慈今天的火气太大了,有明确的指示却又没有具体的方案,他们只能等着张文定给个说法。
  张文定给的说法很有意思,明天一早,他就带着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前往隋多集团,环保局马上组织技术骨干,明天就进行检测;公丨安丨方面做好准备,随时应对可能的突发事件;至于隋多集团员工体检的事情,张文定一个字都没提。

  公丨安丨局政委向东方汇报了一个情况,两次集会都是有组织有预谋的,目前隋多集团员工里的组织者已经被控制起来了,但群众中的组织者,由于没有证据,群众也不怎么配合,只能说有几个怀疑对象。
  向东方就只是说了这么个情况,并没有请张文定指示,张文定听了之后,也只是说了句知道了,并没有给出什么明确的指示。
  三个部门负责人走了之后,张文定又一个电话打给了县府所在地承首镇镇长,把自己明天的行程说了一遍,让承首镇政府做好群众安抚工作,现在县里已经成立了工作组来解决这个事情,如果在这时候再弄出什么问题,唯他承首镇是问!
  至于隋多集团的员工,张文定则是一个电话,把隋多集团总经理何日红给召到了县政府。

  何日红中午的时候,就又挨了姜慈一通好训,在电话里,姜慈着重提到了张文定,要何日红对张文定保持足够的尊重。
  何日红虽然只是个私企的总经理,但在安青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再加上又是县长的连襟,所以平时对安青官场上的种种事情还是比较关心的。张文定这个新来的却弄出大动静的副县长,他自然是听过的,人家连着跟两个县委常委干过了,他自然不会自大到不把人家放在眼里。
  他这个县长的连襟在别人面前可能够份量,但是张文定先是恶了县委组织部长,后又把政法委书记给得罪了,他何日红自问,再怎么着也比不上这二位爷啊。
  所以,何日红到了张文定办公室,态度相当端正,又是认错又是道歉的,搞得张文定都不好意思发脾气了。
  不过,脾气不好发,该说的事情还是要说的,该表的态度也还是要表的。
  隋多集团的员工闹出这个事情,肯定是有人组织的,虽然向东方说已经把公司里的组织者控制住了,可张文定还是要求何日红警醒点,谁知道还有没有潜在的组织者呢?
  他还要求何日红想办法让员工不再闹事,至于想什么办法,那就是何日红的事情了。加工资提高福利改善工作环境什么的,方案多的是,他是副县长,不是公司副总,不操心这些细节。
  何日红早就知道是谁组织的了,这种事情,人一多,根本就瞒不住。而且今天也抓了一些人,他到公司后又使了些手段,恩威并施之下,那些员工暂时是不可能再闹了。
  毕竟,在公司上班的,谁不知道污染呢?只不过工资还不错,大家都认了,这次若不是人有在背后搞事,谁愿意跑到县政府门口去呢?
  好多行业还有生命危险呢,不照样有人干么?
  这一通安排下去,离下班就只半个小时了。
  张文定想了想,还是给木槿花打了个电话,把自己目前要做的事情作了个汇报。领导会不会下个指示这个还不确定,但既然领导上午表示了关心,现在情况这样了,他得跟领导说一声,这是个工作态度问题。
  听了张文定的汇报,木槿花就问:“两次集会,都是自发的吗?”
  张文定一听这个,迟疑了一下才道:“这个,目前还在调查。”
  对张文定这个回答,木槿花就有点不乐意了,道:“调查什么?啊?你平时做事很的魄力的嘛,要找出主要矛盾,要善于抓重点。”
  张文定听懂了木槿花的意思,木槿花这是要他快刀斩乱麻,把这个事情背后的人揪出来,最起码也要把两次非法集会的组织者和鼓动者给马上抓起来。只要这一控制,没了人组织,那些员工和群众一看政府动真格的了,心里肯定就怕了,不敢乱来了。
  这个工作方法,可以说效果还是不错的,但是呢,张文定还是有点不想搞得这么强硬,而是希望能够用更柔和的方式把事情解决好。

  不管怎么说,那些组织者,想必也是受到环境污染伤害了的,毕竟还是隋多集团有错在先嘛。可对木槿花,他却不能把这个想法表现出来,说轻点他这是妇人之仁,说得重了,那就是立场有问题了。
  抛开心中所想,张文定嘴里却很温顺很讨好地说道:“嗯,领导的指示非常及时,这突然间遇到这种复杂的情况,一时晕头转向了,要不向您求教,我都不知道还要走多少弯路,给您这个电话打得真是太及时了。”
  木槿花就笑了起来:“没个正形,赶紧做事吧。记住一条,讲政治顾大局,千万不要感情用事。”
  挂断电话之后,张文定又想了想,觉得木槿花说得也在理,这个事情还真的要讲政治顾大局,感情用事要不得。
  他只要一感情用事,心一软,这个事情肯定就处理不下来了,到时候说不定还会闹得更大。
  这个事情,不能再闹大,安青需要的,是稳定啊!
  想着这些,他心里隐隐有点沉重,群众只是想争取属于他们的权益,自己也愿意帮他们争取权益,可是,能帮他们争取到吗?
  要不要给向东方打了个电话,把那几个怀疑对象先控制起来呢?
  直到下班,张文定也没有作出决定,吃过晚饭,他索性不再想,等着明天看情况再说吧。他觉得,只要承首镇的工作做到位了,至少明天应该不会再出现什么群众事件。
  张文定不是圣人,也没想过要做圣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