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34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话,就是委婉地说,他对投向姚雷没兴趣。
  说句实话,张文定到安青来,对安青县里错综复杂的情况还没完全摸透,不可能贸然投向哪一方。其实以张文定的性格,他也是打算做好自己的事情,不掺杂到县里各方势力的斗争中去,所以到目前为止,他还没去想帮着谁打击谁这个问题。
  张文定所希望的,也仅仅只是遇事做事而已。

  当然了,从一个科员一步步走到现在副县长的位置,张文定也明白在官场中混,单打独斗是行不通的,总要融入不同的圈子,才能办得成事,才能越走越高。
  只是,尽管有这样的认识,他还是想先自己安心地做事,不想轻易地投向哪一方。若是实在没有办法,哪位领导又确实值得他去帮,那他自然会去融入其圈子。
  在开发区,他立场坚定的紧跟徐莹,到了市委组织部,他莫名其妙地被人认定为木槿花的心腹,然后也糊里糊涂真的就和木大部长关系拉近了,在旅游局的时候,由于局长田金贵的不强势,又由于他很快做出了成绩,所以日子也过得舒服。
  总的来说,以前的环境,都算是相对简单的,跟安青县里这复杂的环境比起来,那真是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
  若不是安青的政治环境比张文定以往的单位都复杂许多,张文定也不至于一不小心就被卷进了隋多集团这个漩涡里。
  不过,就算现在被卷到了这个漩涡里,张文定也还是想凭着自己的力气挣出来,就算姜慈在这里面有什么问题,他也不想做姚雷手中的刀子。
  至少,他目前还不想做任何人的刀子。

  至于以后嘛,看形势再决定呗。只要他自身有价值,不管姚雷还是姜慈,都肯定会拉拢他,如果他没有价值,纵使他死皮赖脸送上门去,姚雷和姜慈也不会拿他当回事啊。
  现在姚雷想拉拢他,叫邓经纬当说客,却又在背地里使阴招把他卷到隋多集团这事儿里面去了,他对姚雷可真是没多少好感。所以,纵使面对邓经纬,他这个话都说得有几分阴阳怪气的,以示对姚雷的不满。
  “呵呵,你呀,你这干工作的劲头我一直都相当佩服。来,吃菜。”邓经纬若无其事地笑道,他觉得像张文定这种年纪轻轻又有大背景的人都是有股子傲气的,所以对于张文定的这个应答,他也不意外。
  反正先把意思透出来了,等这小子碰了墙,到时候才会知道什么叫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喝了杯酒,吃了几口菜,邓经纬又说:“老弟啊,隋多集团这个事儿,市里是定了调子的,稳定压倒一切。但是,县里的情况你也知道,恐怕有人巴不得闹翻天。不过呢,你也不要背什么包袱,姜老板在县里,还是很有威望的。人大政协的同志们,对姜老板的评价还是很不错的。”
  张文定又有点摸不清邓经纬这是想干什么了,这貌似是让自己在处理这个事情的时候,多向着姜慈一点啊?

  不管这是邓经纬的真心话还是客套话,张文定都很受用,这家伙在这种时候敢这么提醒一下,还是很够意思的。
  他点点头道:“嗯,邓哥,谢的话就不说了,来,敬你。”
  下午一上班,张文定就被姜慈给叫了去。
  姜慈没有摆架子,不仅仅让秘书给张文定泡了茶,还坐在沙发上跟张文定说话,也算是给足了张文定面子了。
  张文定对姜慈的印象总体还说还不算坏,毕竟每次见面,姜慈对他都还挺客气的。虽说一次性把徐波那个烂摊子甩给了他显得有些阴险,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算是为他尽快熟悉环境进入状态做了个很不错的铺垫。
  喝茶客套之后,姜慈就奔着正题去了:“文定啊,请你来,是有这么个情况。”
  张文定就目光闪闪地看着姜慈,点了点头,虽然没说话,可这个表情和动作,却是把对一把手的尊重展现得淋漓尽致。
  对张文定这个反应,姜慈心中安定了不少。
  从内心来讲,他还是非常不喜欢让张文定来负责处理隋多集团的事情的,可是这是县委常委会上定下来的,并且这个事情还惊动了市里,他也没办法,只能和张文定好好谈一谈了,希望张文定能够从大局出发,别乱使小性子发脾气把事情搞得不可收拾。
  今天的常委会上,姜慈真是受了一肚子气了的。

  他气那些个常委们都不顾往日交情,一个个落井下石,他也气姚雷做事太不讲究了,堂堂市委常委、副厅级的领导,居然说话跟放屁一样,人品太差了!
  他都很有诚意地不争公丨安丨局长这块肥肉了,可姚雷居然还把张文定这么一个不可控的因素给插到了隋多集团这个事情里面,实在是太没道德了,哪儿有一个县委书记该有的胸襟和气度?
  还好自从张文定到了安青之后,自己对这个年轻人都还比较客气,如果一开始就和张文定交恶了的话,那这次不是就被姚雷给坑了么?
  喝了口茶,姜慈在脑子里把要说的话都转了转,然后道:“上午,就隋多集团的事情,县委开了个会。啊,由于隋多集团的员工都很相信你,所以县委决定,由你来跟他们沟通,把这个事情处理好。”

  张文定就马上站了起来,脸上有几分惶恐又有几分不爽的样子道:“县长,我都是昨天才听说了隋多集团这个公司。”
  姜慈对张文定这个解释是半信半疑,但脸上的表情却是完全相信的,伸手在空中压了压,道:“坐,坐。对你我还是了解的,放心的。啊。”
  张文定就依言坐了下来,心想这个姜慈也是虚伪得可以了,我跟你才见过几次面啊,你就对我是了解的,放心的?
  如果是木槿花这么说,那张文定肯定会很开心,可姜慈这么说,张文定就提起了警惕性了。
  领导的话,一定要懂得什么时候正着听,什么情况下反着听。

  坐下来之后,张文定就又说:“县长,我对隋多集团缺乏了解,县里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我,我怕我担不起啊。请领导重新考虑。”
  “文定同志,不在有什么顾虑,啊。”姜慈就摆摆手,语重心长道:“你到安青的时间不长,但是你的工作热情和工作能力,同志们都是,啊,有目共睹的。我一直就认为,你是个讲政治顾大局的同志,胆大心细,啊,这个事情现在搞得县里很被动,希望你能够尽快把这个事情妥善处理好。县里决定让你挑起这个担子,就是对你的信任,就是因为你对隋多集团不了解。啊,正因为不了解,所以才能更客观地对待各种情况,才能更有利于工作的开展。你说呢?”

  因为不了解,所以才能更客观?
  这个话,说得那真叫一个赤罗罗啊,由此也可见姜慈已经快要处于暴走的边缘了。
  虽然姜慈脸上荡漾着慈祥的神色,可张文定还是听出了他话里话外那浓烈的怒火与冰冷的威胁,心中对邓经纬颇为感激。要不是邓经纬提前告知让他有了个心理准备,现在这个话他还就真的不好应答。
  由于提前有了心理准备,张文定把各种情况都考虑了一遍,所以略作沉吟,便点点头道:“感谢组织上的信任,请县长放心,我会尽最大努力。只要有关部门的同志们能够密切配合,我相信,一定能够很快把这个事情妥善处理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