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3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正明白邹长征阴险的打算,可是事情到了现在,他心里的火气是怎么压都压不住的。
  想当初,他身兼政法委书记和公丨安丨局长这两个职务,在安青县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奢遮人物。他儿子得罪了徐莹,他为了自保,只得投靠县委书记姚雷,可是刚刚一投靠,市局局长孙坤就大驾光临了,然后,孙坤态度坚决地要停他的公丨安丨局长的职,再然后,县委干脆就直接免了他的公丨安丨局丨党丨委书记的职务,而县人大也紧接着免了他公丨安丨局长的职务。
  在这个问题上,左正对县委书记姚雷还是很有怨气的。
  他觉得,如果那一次姚雷能够出手拉他一把,县里只要不免他的职,他觉得还可以走一走路子,请堂哥左wen革出面,和市局局长孙坤说道说道,交换些利益,那么停职之后再复职,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县里把他公丨安丨局长的职务直接就给免了,他认为那是姚雷有私心,不想让他继续呆在公丨安丨局长的位置上,所以跟市局一起玩了他一把。

  左正原本就因为丢了公丨安丨局长而心里不爽着,现在姚雷又一下子想把公丨安丨局长这个位子放到一直受他打压的向东方屁股下面去,他这份恼怒就别提了。
  不管怎么说,他现在还是政法委书记呢,公丨安丨局局长的人选他是定不了,但这毕竟是政法系统的重大人事变更,事先不和他沟通一下,那不是明摆把他当空气吗?
  自从被免了公丨安丨局长之后,左正感觉到自己不像以往那么受人尊敬了,现在就连这么重要的事情,他都提前没有得到消息,他觉得有必要在会上表现一下存在感,要不然以后在政法系统中说话都没人听了。
  “向东方同志的政治素质是相当过硬的,不过,就像邹书记所说,公丨安丨局不同于别的部门。啊,这个,专业性相当强。”左正翻了翻眼皮子,不紧不慢地说,“我在县公丨安丨局的时间不短了,对县局的基本情况还是了解的。站在一个公丨安丨局长的角度、站在政法委书记的角度,我都是这么认为的,县局的业务水平、科技水平跟市区几个分局比,有一定的差距,都还要不断提高啊。所以我觉得,在公丨安丨局长的人选上,我们不一定要拘泥于县里,而是要引进人才,这样才有利于县局工作的开展。从全县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出发,从维护稳定的大局出发,我建议,可以向市公丨安丨局、甚至向省公丨安丨厅请求支援,从上面带下来最新的业务技能和科技力量,让县局旧貌换新颜。”

  众人看着左正,听着他洋洋洒洒滔滔不绝,都在心里暗骂姓左的可真够狠够无耻的。
  县里的事情关起门来好商量,可你小子只为了出一口恶气,直接就把市公丨安丨局扯进来了,还省公丨安丨厅派人下来,带来新技能新设备。
  靠,要都像你这么干,我们还混个鸟啊?
  专业性,去***专业性!
  真要说起专业性来,农业、林业、水利、交通、规划、卫生等等,哪个部门没一点专业性?哦,都用这个作借口,从上级部门下派局长下来,那还要我们这些县委常委干什么?
  不过,众常委不满归不满,却也不会在这时候跳出来跟左正唱反调。
  众人都明白,左正现在正在气头上,跟疯狗似的,绝对会逮谁咬谁,反正这事儿跟自己没关系,由着他闹吧。
  姚雷对左正突然间跳出来的搞法相当不爽,狠狠地盯了左正一眼,但这时候却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这是常委会上,大家都有表达自己意见的权利嘛。更何况,他知道这个事情自己不用着急,有人会比自己着急的。
  比姚雷着急的,当然就是姜慈了。
  他还等着把公丨安丨局长定下之后,好讨论隋多集团的事情呢,眼见邹长征和左正跳出来反对了,生怕别的常委再接着反对,那到时候可就麻烦,便顾不得许多,很不客气地插话道:“县里的事情就县里自己解决嘛,不能动不动就去麻烦上级部门,啊。怀义部长是出了名的火眼金睛,他认准的人,我看是没什么问题的。”
  这个话,也是阴毒无比的,既不激烈地批评了左正那种自己吃不着就把肥肉往外人怀里送这种吃里扒外的不良行为,又暗示这是组织人事问题,要对组织部长保持应有的尊重。

  姜慈这话一出来,姚雷就顺势接过话了:“呵呵,看来怀义同志的工作还是深得同志们认同的嘛。啊,大家有什么看法,都谈谈。”
  还谈个鸟啊,你身为书记都只差明显地说要让向东方当公丨安丨局长了,我们还能谈什么?
  公丨安丨局长之争,就这么落下了帷幕,别人都没什么想法,邹长征和左正只憋得浑身难受。
  接着又讨论隋多集团的事情,常务副县长赵大龙提议,由县委临时成立一个工作组,专门处理这个事情。
  赵大龙话刚落音,一肚子气没处发的左正就接过了话:“这个事情就是政府事务,政府那么多副县长,就没一个人处理得了?出一点小事就要县委来处理,没道理嘛。啊,我听说那些人一直喊着要见张县长,那就请张文定同志处理这个事情,这也是县委县政府认真倾听群众呼声的体现嘛。”
  说出这个话来,左正多少有点破灌子破摔的心理了。
  再加上他丢掉公丨安丨局长的事情,跟张文定关系太大了,现在眼看着隋多集团这事儿就是个火坑,他不憋着劲地把张文定往这个火坑里推,那就怪事了。
  在座的大多数常委对张文定其实是相当不满的,这个不满主要源于嫉妒和看不惯。

  谁叫张文定那么年轻呢,而且做事又相当张扬。
  一个普普通通的副县长,一来安青就把组织部长和政法委书记给得罪惨了,这简直就是对安青县老势力的一种挑衅。所以,听到左正提出顺应民意让张文定来处理隋多集团这个棘手的问题时,很多人心里就挺开心了。
  不管众人心里对张文定的感观有什么不同,但有一点,大家都是认可的。那就是张文定这个年轻的副县长拥有非同寻常的破坏力和胆色,这个事情如果让张文定来处理的话,说不定又有好戏看了。
  跟姜慈不对付的人,希望看到姜慈倒霉;跟姜慈走得近的,也有自己的打算,如果真的让张文定来处理这个事情,到时候闹出了大乱子,姜慈不能继续当县长了,那大家就都有一点浑水摸鱼的机会了哈。
  在官场上混,跟利益一比起来,交情真的算不得什么了。
  这样的心思占了主流,好多人就不忙着说话了,但大部分目光基本上都集中在了组织部长邹怀义的身上。
  毕竟,在座的人之中,除了左正之外,就数邹怀义跟张文定的怨仇最大了。

  刚才讨论公丨安丨局长人选的时候,左正反驳了邹怀义的意见,但邹怀义觉得最终左正是个败军之将,自己作为胜利者,要有大胸襟,只是以怜悯的目光看左正,倒是没对左正有多大的怨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