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2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若是知道这家伙和武玲闹翻了,她今天会不会主动打这个电话,那还真就不好说了。
  “文定啊,最近工作都上轨道了吧?”一开口,木槿花就透出浓浓的关切之意,不像是跟下属说话,倒像是邻里话家长。
  现在在这种敏感时刻,领导又主动打了这个电话过来,张文定的政治智慧又不差,所以,尽管木槿花这个话里没有一个字扯到隋多集团的事情上面,可他还是明白了她打这个电话到底目的何在。
  “感谢领导关心,工作上都还好。就是......”张文定迟疑了一下,语气变得颇为无奈了,组织了一下语言,继续道,“就是没做出什么成绩,给您丢脸了。”
  木槿花就哼了一声,语气变得极为冷淡了:“都成青天大老爷了,还没做出成绩?”
  听到木槿花这个相当不善的语气,张文定暗暗叫苦,却也有点放心了。
  他就知道,木槿花都主动给他打电话了,肯定是听到了什么对他不利的传言。不管这传言的真假,想必木部长心里是有几分火气的,他不能够一开口就解释,得让木槿花把这个火气发出来,然后他再解释,那才会让领导事后心里舒坦。
  至于说领导生气之后还会不会听他解释,他根本就不担心。领导要是不想听解释,又怎么会主动打电话呢?
  对这一点,张文定很有把握。
  而且,如果木槿花还没有把话题往传言上扯,张文定就自己先开始倒起了苦水作起了解释,怎么看也是心虚的表现,就显得有种恶人先告状的嫌疑了。等到领导生气地问出来之后再解释,那就顺理成章了。
  “呀,领导,这怪话都传到您那儿去了呀?我可真是比窦娥还冤。”张文定叫着苦道,“我是什么人您还不知道嘛,这是有人往我屁股底下塞飞机,想把我推到半空中呢。领导,我现在不上不下的,心都到嗓子眼儿了,正准备给您打电话求救呢。”
  张文定这个话,奉承着木槿花,没有解释具体的事情,却说得木槿花心里挺舒服,也一下就把他这话也相信了几分。啧,这小子虽然比较张狂,但也是个懂轻重的人,有困难了还能想到找我,倒也有几分情义。
  很多领导都有木槿花这样的心思,对那种特别看好的下属,总是容易相信,而且那样的下属一有困难就想到自己,会让他们很高兴——哪怕张文定只是在电话里那么说,并没有真的给她打电话,她也高兴。
  虽然心里已经基本上相信了张文定是被人给摆了一道,但木大部长说话却还是相当不客气:“哼,求什么救啊?叫你一心一意干工作,你就是喜欢三心二用。”
  这个就有点不见外的意思了,一句套话官话都没有,训斥中透出浓浓的关切,甚至有一丝丝疼爱的味道了。
  张文定跟木槿花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虽然自从离开了组织部之后,木槿花对他就显得更加亲近了,可是像这么不见外的说话,还是颇为少见的,最起码也会夹几句套话。今天这个待遇,倒是真的让张文定有些意外,又有些感动。
  不管是意外还是感动,反正张文定遇着这种好机会了,当然得打蛇随棍上了:“我真是一心一意地干工作呢,可是没在您身边,不能时时聆听您的教诲,再一心一意,工作也干得不如意呀。领导,啥时候我才能再跟着您身边干呢?”
  这马屁拍得那叫一个赤罗罗,但就是这份赤罗罗,就让木槿花心里彻底舒坦了,也不再跟他啰嗦,直奔主题道:“少跟我耍赖皮。我问你,你跟那个隋多集团,是怎么回事?”

  张文定这时候就冷哼一声道:“我跟隋多集团就没什么事,肯定是有人看我闲得慌,想拉我下水,把水搅浑一点吧。领导,你说想干点工作,怎么就这么多困难呢?”
  木槿花听到这个话,也就不再细问具体的东西了,道:“影响团结的话,就不要乱讲了。多用点心,把工作做好,啊,不要辜负了组织上对你的期望。工作中遇到困难是在所难免的,困难不可怕,怕的是遇到困难了就退缩。啊,只要信念坚定,困难总是可以克服的。我记得你可是相当自信的,只要认准了方向,就放开手脚,大胆地去做嘛......”
  这个话说得平平淡淡,却是暗藏杀气,这个事情如果真有人想拉你下水,你就坚定立场不下水嘛,别忘了你也是有组织的人!啊,只要你站队正确,不摇摆,那你就把那个想拉你下水的人揪出来摆他个十八般模样嘛,老娘为你作主!
  木槿花的霸气在这一刻就展示得淋漓尽致,不问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先给自己人吃一颗定心丸。

  自己手下的得力干将被人阴了一回,那可不能白阴了,得找回场子。至于是不是有什么恩怨,谁对谁错,那都是以后的事儿了!
  这就是典型的护犊子了,孩子犯了错,回家老娘自己会教训,但先要在外面把架打赢了再说!
  领导这么够意思,张文定就顺势用求教这个借口,把事情的大致因果说了一遍,也算是给领导表明心迹。
  听完张文定的简单汇报,木槿花握着电话足足有十几秒都没说话,这个张文定,是有多惹别人眼红才能够遇到这种倒霉事儿啊!
  仅仅一个见义勇为,就莫名其妙被人给推到了这个敏感事件的风口浪尖之上,看来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想到这个,木槿花心里就有火了,这个火当然不是冲着张文定去的,而是对安青县那些煽风点火的人不满了。
  哼,看到张文定这么年轻就当副县长了你们心里不平衡是不是?只看到人家年轻,就看不到人家的工作能力?
  开发区的发展,紫霞山的开发,搁给你们一群老官油子,别说做出张文定那样的成绩,恐怕就是连想,你们都不敢想!除了搞些上不得台面的小动作,还能干些什么?
  这火气一上来,木槿花说话就有点意思了:“文定啊,真没想到你干基层工作也挺在行的,啊,短短时间,就得到了群众的信赖和认可,不简单啊。这证明你是沉下心来了的,是扎扎实实深入基层了的,是本着为人民服务的态度干工作的......啊,为人民服务,不能光停留在材料上,停留在嘴巴上,而是要实实在在地为人民群众解决实际困难......”
  张文定就听得有点奇怪了,木部长这个话,简单就只差挑明了说支持自己在隋多集团这个事情里面插上一脚啊。可她先前不是让自己只要做好份内的工作就行了吗?
  对木槿花这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张文定可真是半点都摸不准领导的心思了。
  如果说白漳晚报刚刚报道隋多集团污染环境的事情之时,张文定还只觉得这事情是个麻烦事,那么现在,他就已经能够确定这是一场大风暴。一场本来只是针对姜慈,却又极有可能把整个安青县都牵扯进去的大风暴。
  风暴袭过,安青县的权力场上将可能会有一次重新洗牌,有人欢喜有人愁。
  当然了,也有可能姜慈还有不为人知的底牌,事情的发展也许会有出人意料的变化,姜慈力挽狂澜反败为胜的几率也是有的。怎么说现在安青也还是处于一个比较特殊比较敏感的时期,稳定高于一切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