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2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确切地说,是令姜慈头疼不已。更让他头疼的是,在这种关键时刻,还得去县委书记姚雷那里。
  姜慈还没到县委的时候,随江市委书记陈继恩就给姚雷打来了电话,措辞非常严厉:“姚雷同志,安青团结稳定的大好局面来之不易,要珍惜呀!”
  姚雷就知道市委那边肯定误会自己在安青为了掌控大局想把姜慈搞下去所以才弄出这么大的事情,他心里真是冤得慌,虽然没有面对面,只是在打电话,他也赶紧站起了身子,道:“书记说的是,县里个别领导同志性子太急,工作思路,方向感不强,缺乏大局观,喜欢摆资格、搞个人英雄主义......作为班长,我对同志们的关心不够,没有及时发现这种思想滑坡的现象,请书记批评。”
  姚雷这个话就是解释了,领导啊,这事儿不是我弄出来的,是别的县领导乱来的,想搞事,跟我没关系,我也不是没阻止,而是没有及时发现,等我发现的时候,事情已经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了嘛。
  听到姚雷这个明显推卸责任的解释,陈继恩就满肚子不快活。
  作为一个县委书记,在你县里出了这么重大的事情,你不第一时间向市委汇报也就罢了,老子这个市委书记都亲自给你打电话了,而不是让市委秘书长找你问情况,你特么的居然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还不知道端正态度,不从自身找主观原因,反而张口闭口都是客观理由,还有没有一点县委书记的担当?还有没有对我这个市委书记最起码的尊重?
  “什么性子太急?我看是有些同志思想不够解放,墨守成规,天天坐在办公室不挪屁股,不愿走进群众当中,不能和群众打成一片,能不导致矛盾的爆发吗?这是干工作的态度吗?基层工作是这么干的吗?啊?”陈继恩现在很少这么发火,可是一发火,却就是雷霆之威,训起人来就不会给人留脸面了,不等姚雷回话,陈大书记又继续训道,“中央和省委一再要求,要深入基层,要切实了解、要及时解决人民群众的实际困难,要时时刻刻把为人民服务这五个字放在心里......要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哪个好哪个不好,群众心里有杆秆!”

  姚雷被训得心里也是怨气滔天,你是市委书记不假,老子也是个市委常委,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跟训孙子似的,真以为你陈继恩在随江就一手遮天了不成?
  哼,群众心里有杆秆,说得好听,你姓陈的以前在乎过群众心里那杆秆了吗?眼珠子不一直盯着省委领导手上的秆吗?
  现在快退休了,就开始唱高调了,好像真的有多大公无私一心为民似的,什么玩意儿!
  不过怨气归怨气,心里再怎么不满,姚雷也不敢把这个不满对陈继恩表现出来。
  毕竟他这个市委常委,可是排名最靠后的,而且安青县也确实是在随江的领导之下,如果他敢表示不满,那这顶不尊重上级领导的帽子扣下来,目中无人不懂上下尊卑的名声传出去,他姚雷以后可就不好混了。
  虽然没敢把不满表露出来,但姚雷说话的语气也有了一点变化了:“我的工作没做到位,请市委批评。”

  先是请书记批评,现在就是请市委批评了。
  陈继恩听到这个话,并没有代表市委再批评什么,而是很干脆地挂断了电话。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哐铛声响,姚雷也满脸怒容地将电话摔在了桌上,鼻子里重重地喷出一股气,喷得都带着点哼哼的意思了。
  哼过之后,姚雷就不得不考虑一个问题。刚才陈继恩在电话里的意思,先是误会他姚雷要对姜慈下手,他一解释呢,原意是说这个事情是县里别的领导搞出来的,他会把这个事情处理好的,可陈继恩直接就把那个个别领导理解成了张文定,然后说出了那么一番话来,这可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这次针对姜慈的动作,有黄文化在一旁冷眼旁观,姚雷自然就有许多消息知道是谁在暗中搞鬼,他跟陈继恩那么解释,当然不是冲着张文定去的,可是他心里对张文定被称为青天的传言也确实不满,不免就在话里杂了点私货。

  可偏偏就是这个私货,让陈继恩听了很不舒服。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一个县委书记,居然还想把责任往一个刚去安青的非常委副县长身上推。
  打压年轻同志吗?还要不要脸了?
  不管怎么说,张文定去安青,姚雷当初是不同意的,但陈继恩却拍了板,所以在这种敏感时期,陈继恩就认为姚雷小肚鸡肠还在记恨着当初派张文定下去的事情呢,当然就没好话了。
  姚雷的政治智慧不差,虽然不能完全猜透陈继恩的心思,可也知道由头在张文定身上,郁闷了一会儿,他便下了决断。
  你陈继恩不是说他张文定能够跟群众打成一片,在群众心里那杆秆上很有斤两吗?
  那好,现在这个事情,老子就交给张文定去处理,看他能处理成什么样子。
  反正媒体的盖子已经捂不住了,对上级也不需要捂了,到时候市委帮着张文定擦屁股吧,县委正好躲在中间过日子。
  张文定可怎么也想不到陈继恩的一个电话,会让他躺着也中枪。

  他这时候,正在接电话,电话是他在市里的靠山、市委组织部长木槿花打过来的。
  木槿花给张文定打电话,也是收到了一些消息。
  信息时代,各种消息传递得实在是太快了,快到安青县政府门口的人都还没完全散去,市委市政府的领导都差不多已经听说了这个事情了。甚至,传到市委市政府领导耳朵里的情况,比起安青县发生的真实情况,就多了许多添油加醋的东西了。
  木槿花听到的情况,是张文定在安青和县长姜慈之间发生了矛盾,然后叫了报社的记者过来调查隋多集团的事情,并且在暗处煽风点火,博得了群众的好感,然后群众送了他一个张青天的称号,企图以民意绑架政府,好让他张文定这个不分管环保的副县长来处理这个事情,以便最大限度地打击姜慈。

  当然,这个话并不是秘书鲁颜玉的意思,而是鲁颜玉打听到的情况,并且鲁颜玉还替张文定说了几句好话。
  对这个消息,木槿花并不完全相信,但她从这个消息中看出了,张文定在安青县恐怕是锋芒毕露得罪人太狠了。
  对张文定的性格,木槿花是相当了解的,这个她所欣赏的年轻人吧,能力是相当出众的,属于那种勇于任事并且能把事情干好的人。
  这小子优点相当突出,但缺点也很明显,虽然对自己还是很尊重的,可是对于别的领导,就不是那么尊重了——不说他在干部一科当副科长的时候跟科长邓如意打架,就连副市长粟文胜,他也没放在眼里啊!
  现在随江官场上,哪个不知道张文定是她木槿花的人?
  在这种时候,木槿花觉得她有必要跟张文定本人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
  毕竟,张文定上面还有个常务副省长武贤齐,不能把张文定当作一般的下属对待。主动打电话过去,也显得自己这个领导对他特别的关心嘛。
  张文定和武玲之间闹矛盾打冷战这个事情,武玲不会对别人说,武云自然也不会给别人讲,武贤齐就更不会多嘴了。所以,木槿花不知道这个事情倒也正常,还是把张文定当成了武贤齐的准妹夫对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