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27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进到姜慈的办公室,赵大龙就眉头深皱,一副忧愁不已的模样,沉声打招呼道:“县长。”
  “大龙来了,坐。”姜慈起身,亲自给赵大龙倒了杯水,表情带着几分淡然,显得亲切而从容,丝毫感觉不出半点慌张的样子,跟刚才在秘书黄木岗面前的表现大相径庭。
  不管他这会儿心里如何焦急,在副手面前,总是要保持着不惊不乱从容不迫的姿态。越是在这种对他不利的时刻,他就越是要沉得住气,要显得智珠在握,让那些个副手们不敢轻举妄动。
  现在情况特殊,今时不同往日。
  以前,赵大龙这个常务副县长那可以说唯姜慈马首是瞻,但最近,姜慈能够感觉到,随着姚雷在县委那边一点点地稳当下来,他在县里的威信已经不如以前那么大了。
  平时紧跟他脚步的副县长们,虽然没有表露出明显的怠慢来,可感觉却比以前要浮躁些了。就连赵大龙这个他最亲密的搭档,似乎也有了点不一样的心思了。
  一般来讲,县长和常务副县长之间,争斗自然不可能有县委书记和县长之间那么激烈,但是,由于县长和常务副县长都在一幢楼里办公,小摩擦的机会就比较多。
  遇到个强势的县长和弱势的常务副县长,那么基本上能够相安无事,有事情了常务副县长也只能忍着。可是忍得久了,心里必然会积下许多不满,等到机时成熟,难免就会在关键时刻背后捅刀子。
  对这种情况,姜慈自然是有所警惕的。可是呢,赵大龙毕竟是他身边最得力的人,能够用,自然要尽量用,不过,该试探的还是要试探,该敲打的也要敲打。

  在姜慈看来,只要自己临危不乱不动如山,赵大龙不管心里有多么蠢蠢欲动,肯定都不敢付诸行动,可如果自己这边一露出慌乱的神色,谁也不能保证赵大龙这个一向显得谨慎胆小的人会不会觉得可以翻身了从而出阴手?
  赵大龙对大门口的事情自然是有过了解的,也知道现在外面闹成了什么样。
  他刚才一进来,就第一时间打量了姜慈一番,心想姓姜的果然厉害,这时候了还这么沉得住气,也不知道这次的事情,姓姜的压不压得下来。
  接过水,赵大龙道了谢,没有马上喝,而是压下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蠢蠢欲动,语气凝重地说道:“县长,外面形势相当严峻啊,要不要通知武警大队?”
  今天事情闹得这么凶,公丨安丨局抽调了不少警力过来,连治安联防队员都用上了。
  赵大龙还给县城管局下了指示,城管执法大队的人马也赶到了。不过武警嘛,他可没敢马上调过来,而是要先向姜慈请示一下。
  姜慈深深地看了赵大龙一眼,心中暗叹,这个赵大龙,果然有了别的心思了。

  若是以前,遇到这种事情了,赵大龙请示的时候就会说“我马上通知武警”,然后自己是默认还是阻止,都很容易,可现在呢,他居然问“要不要通知武警”?
  这种问话,是要把自己这个县长逼上墙吗?
  几个字的变化,代表的就是说话之人真正的内心活动啊。
  姜慈没回答赵大龙这个问话,而是淡淡然地说了句:“大龙啊,没想到文定同志来安青的时间不长,但在群众中,很有威望嘛。”

  这个话的跳跃性实在是太大了,赵大龙知道姜慈这么说,是对张文定相当不满了,可是却不能确定姜大县长是不是想把张文定推出去顶住下面的事情。
  毕竟,下面那些隋多集团的员工,吵着闹着要见的就只有两个人——姜慈和张文定。
  沉吟了一下,赵大龙决定不问这个敏感问题,只是顺着姜慈的意思,半阴不阳地说:“文定同志是年轻人,思想观念比较新潮,有股子血性,确实比较容易跟群众打成一片。”
  姜慈自然也听出了赵大龙这话里的态度,对张文定也有不满,但并不强烈。
  这个反应,在姜慈的意料之中。他明白赵大龙的性子,一般不会轻易得罪谁,真实的想法都闷在心里呢。
  哼,这个赵大龙,就会到处装好人。
  微微点了点头,姜慈还是把话题扯回到了眼皮子底下这事儿:“下面这个局面,胜男同志恐怕有些力不从心啊。向东方搞什么名堂,公丨安丨局的战斗力......有待提高......”
  这一下,赵大龙也就只能硬着头皮表态了:“我下去看看吧。”
  姜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道:“嗯,那大龙你就辛苦一下,一定要妥善处理,要注意控制。”
  控制什么,姜慈没说,赵大龙也不会问。
  出门的时候,姜慈将赵大龙送到了门口,给足了赵大龙面子,也算是不知不觉露了点心虚。
  然而还不等赵大龙下楼,门口的推搡便发展成了冲突,打起来了。当然,打起来的只是少数,跟上次的打架事件一样,大多数人一见打起来了,便退得远远的了。
  可是,纵然只有少数人打起来,却也是打起来了,也是冲突。

  赵大龙虽然不是那种强势的性子,可是事已至此,也就顾不得再请示姜慈了,直接下令把动手的人拘留起来。一见这个阵势,隋多集团就有许多员工撒腿跑了,生怕自己也被戴上铐子,而有一部分人则是站着那儿,不进不退了。
  这场面,基本上算是控制住了,可矛盾,也突然加深。
  县政府门前的事情,县委那边很快就知道了消息。县委书记姚雷的消息渠道有两个,一个来自秘书,一个来自委办主任。
  听完汇报,看着面前的县委办主任黄文化,姚雷嗡声嗡气道:“老黄,请姜慈同志过来一趟。”
  “是,我马上联系。”黄文化点头道。
  姚雷又道:“唔,都通知一下,开个会。半个小时后吧。”
  虽然姚雷的话说得相当不明确,可黄文化还是听得懂姚雷的意思是先和姜慈面谈一下,然后再开常委会。给姚雷当了这么长时间的管家了,黄文化已经能够很准确地理解老板话里所要表达的意思。
  隋多集团的事情,安青县一开始的想法就是捂盖子。对媒体捂盖子,对上级也要捂盖子。
  但是,很显然,事情的发展,快得超出了县里领导的想象。他们还停留在传统媒体时期的捂盖子阶段,却忘记了网络自媒体的发达,捂盖子所需的成本和方法,跟以往已经大为不同。
  县政府门口的围堵和冲突事件,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确实都不会随便报道,不过,那些在安青等着发大新闻的记者却能够在网络上通过自己的微博将事件的照片和经过传上去。
  一时间,评论和转发满天飞,虽然网站及时删除了许多条相关微博,可也不能全部都删除了,写得不是太激烈的还是留了下来。
  比如说事情的起因啊,比如说隋多集团的员工一致要求不分管这方面工作的张文定副县长来处理此事啊等等。顿时,消息满天飞,尽管觉得这个事情也许不能够报道,但更多的记者还是将电话打到了随江市委宣传部和随江市政府新闻办。
  除了记者,还有不少的网络大V也在关注这个事情,甚至,他们的关注,比起好多记者还更有影响力。
  这些情况,令安青县头疼不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