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8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没事。”姚志成边说,边把手背向身后。
  “老姚,藏什么藏?不就是签字吗?拿过来吧,也用不了多长时间。”王文祥说着,伸出了手。
  虽然一百二十个不情愿,但王文祥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姚志成只得偷眼瞄着楚天齐,然后胆怯的把手中凭证放到王文祥桌子上。
  王文祥拿出钢笔,刷刷点点几下,签完字,笑着道:“老姚,好啦。”
  姚志成拿起几份凭证,牙关紧咬,转身迈动了沉重的双*腿。在经过楚天齐面前时,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狠了狠心,走出了屋子。
  楚天齐根本没有去看姚志成,此时他已经发现,这间屋子看似和自己办公室一样,其实却又有许多不同。这里温暖如春,因为屋子里多了两个电暖气,这里春意盎然,因为多了大大小小好几株绿植。而且墙上还多了两幅字,一幅是“鹏程万里”,一幅是“厚德载物”。

  该看的也看到了,不该见到的也见识了,已经没有必要再坐下去。楚天齐站起身,说了声“王副主任,我回了”,然后昂首挺胸走了出去。
  看着楚天齐挺拔、稳健的背影,王文祥暗笑:小子,你给我装,看你装到什么时候。
  尽量保持着应有的风度,楚天齐走在走廊上,忽然身后传来王文祥很大的声音:“恕不远送。”
  各办公室里的人们,都在通过门缝,偷偷观察着这个新来的主任。都想从他的面色和步履中发现一些什么,发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楚天齐能感受到那些隐在门后的眼睛,也能体会到人们内心的那些想法。他知道自己脸色极其难看,但他还是尽力迈出坚定的步伐,一步步走回自己办公室。
  终于回到办公室,在屋门关上的一刹那,楚天齐握紧了拳头,骂道:“妈的,欺人太甚,到时看我怎么收拾你。”
  坐到椅子上,楚天齐心中愤懑难平,猛喝了几口水,以压下胸中的怒气。把“忍一时风光浪静”、“忍字头上一把刀”等语句,默念了好几遍,楚天齐的怒火才慢慢平熄了下去。他在心里开始梳理着一些事情。
  怪不得没人来自己这里报票,原来都到王文祥哪了,想是请假肯定也都由王文祥做主了。他不明白王文祥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他就不知道这违反规矩吗?可为什么这些工作人员,也配合了王文祥的这种行为呢?
  王文祥肯定是故意的,那么这些工作人员是和他一伙,还是另有原因?王文祥肯定知道这违反财务规定,但他却明知故犯,甚至故意在自己面前炫耀,那就更值得怀疑了。
  其实,王文祥现在好多做法都值得怀疑。办公室布置,故意弄得比自己办公室档次高。那天在食堂雅间饮酒喧哗,肯定也是故意为之。而且对方不论什么场合,都想压自己一头,都想体现他这个副主任的不同凡响。难道他就不知道这会刺激自己?
  想了好长时间,楚天齐得出结论,王文祥就是故意刺激自己。正是因为自己没有召开领导层见面会,才使得王文祥想好的发难招数一直不得施展。但正因为没有明确进行分工和强调职责,也留下了漏洞,才让对方钻了空子,才得以装傻充楞,把着签字大权不放。自己现在这种“不作为”,也是助长对方气焰嚣张的罪魁祸首。

  现在看似暂时阻止了对方发难,但长此下去,总不是个事,自己总不能就一直做个傀儡主任吧。再说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县里也会看不下去,还能让自己就这样混下去?当然,自己也不是这样的人,不可能就一直做这样的软蛋,让这样的现象长此以往下去。现在示弱,只不过是为了以后更有效反击而已。
  现在召开见面会?肯定不行。王文祥做这一切的目的,就是为了在会上发难。那又该怎么做呢?楚天齐绞尽脑汁,把自己知道的事例、招数都一一摆出来,以图从中找出良策。
  “笃笃”,敲门声响起,打断了楚天齐的思路。楚天齐以为又是姚志成,就说了一句“进来”,然后继续低头看着桌上的资料。
  屋门响动,“咔咔”的皮鞋声传来,不像是姚志成的动静。
  楚天齐抬起头,看到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女人身高在一米六五以上,年纪大约在三十岁左右,一头短发,身穿深灰色西服套装,套装里面露出白色高领毛衣。

  没见过这个女人,但楚天齐知道对方是谁,他看过她的资料。
  女人径直走到离办公桌还有一步的距离,站了下来:“主任,我是开发区副主任,我叫方宇。刚从省里开会回来,您赴任那天我没在,没有参加当天的会议。”
  楚天齐微微欠了欠身:“方主任请坐,出差数日,辛苦了。”
  “应该的。”说着,方宇从手提袋里拿出了一沓纸张,放到办公桌上,“主任,这是请省规划设计院重新修改过的规划方案说明,请过目。”说完,退后几步,坐到单人沙发上。
  楚天齐把方案拿过来,简单翻了翻,抬头看着方宇:“方案待我下来细看,你是这方面专家,还是由你把方案先简单介绍一下吧。”

  “好的。”方宇点头,“玉赤县开发区是四年前成立的,规划方案更是提早一年就已设计完毕。在这几年当中,由于各种原因,开发区建设缓慢,直致最后停滞。现在无论从开发区现状,还是上级对开发区规模的要求看,五年前的方案已经不适合现在和将来发展的需要,因此才需要进行重新规划。在这几年当中,开发区建设虽然严重滞后,但也投入了好多资金,尤其地下管网等附属设施更是投入颇多,因此在重新设计时,也考虑对这些前期投入进行合理利用。这次的方案……”

  方宇不亏是名牌大学规划设计专业毕业,说到规划方案时,能够不借助任何资料进行讲解,既有数据也有事例,很是形象生动。讲了有二十多分钟,才停了下来。
  楚天齐又就自己感兴趣的问题进行了询问,方宇都一一给予解答。对方细致形象的解读,引得楚天齐不住的连连点头。
  对于业务的事情方宇谈的头头是道,但其它任何关于开发区的事情,方宇都不主动去谈,即使楚天齐问到头上,她也是回答的非常简洁,或是干脆就说“不清楚”。不知道对方是不愿意多说,还是确实就没上心这些事情。见对方这样的态度,楚天齐留下报告后请对方先回去忙了。
  从方宇今天的表现来看,她今天就是纯粹来汇报工作,并没有任何靠拢的意思。但这也让楚天齐很是高兴,因为就是汇报工作的话,她也算是第一份,也把自己当主任看待了。
  正是由于方宇的到来,让楚天齐郁闷心情好了很多,思路也变得开阔。他又开始想着对策,想着如何对付那个欺人太甚的家伙。

  来开发区上班不满两周,就到了元旦,办公室安排人员值班,其余人都放假回家了。
  楚天齐是元旦当天回的家。
  宁俊琦已经于昨晚坐火车回了省城,在县城两人见了一面,一起吃的晚饭。所以楚天齐没有在清牛峪停留,直接回了柳林堡村。
  日期:2016-11-12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