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86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许司机原来是高家庄的支书,因为攀上了同是高家庄出身的高峻岭,才得以一路高升,最后成为三江镇的镇丨党丨委书记。今年一月份,天源市由正县级市升格成副地级市,下面的乡镇的级别还暂时保持在正科级。不过许司机得到消息,市委已经考虑在下属十二个乡镇中选取五个乡镇升格为副处级镇。许司机这时候巴结高俊才,自然是想高俊才能够帮忙在高峻岭面前说话,不管是把三江镇升格成为副处级,还是把许司机调到升格为副处级镇担任党政一把手,都能够帮助许司机圆一下成为副书记领导的美梦。

  “对了,高总,邬家村煤矿的承包合同我已经搞好了。承包期定为十五年,每年承包费五千元。”许司机叼着香烟,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文件夹,递到高俊才面前,“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的。”
  “老许,你办事我还会不放心吗?”高俊才大大咧咧地拿过文件夹来,在承包合同上扫了几眼,问道:“我是不是签上名字,就可以了?”
  “对对对,你只要合同上签好名字,邬家村煤矿就是你的啦!”
  “是我承包的,不是我的!”高俊才纠正了一句,从桌上的笔筒里抽出一支钢笔,龙飞凤舞的在两分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把属于自己的一份折叠起来,塞进公文包里。
  “高总,我有点不明白。邬家村煤矿的产量虽然每年有两万多吨,可是全都是臭煤啊!你承包过去干什么吗?”许司机问道。
  所谓臭煤,指的就是高硫煤,煤炭中的硫磺含量超过百分之五,燃烧起来有一种刺鼻的臭味,所以天源市本地人就形象地把这种高硫煤称为臭煤,与之对应的低硫煤自然是被叫做香煤。

  高硫煤因为含硫量很高,燃烧时除了会发出刺鼻的气味外,还会出现结炉的现象,化肥厂或者热电厂如果使用高硫煤的话,必须添加成本高昂的脱硫设备,不然反应炉和锅炉就会应为出现结炉现象发生爆炸  。
  同时,因为高硫煤燃烧时会发出非常大臭味,同样不适合用作普通百姓的生活用煤、取暖用煤。即使是农村的贫困家庭,除非是迫不得已,否则的话宁可捡柴火烧土灶,也不愿意用臭煤烧火。
  因此,臭煤的用途就仅限于石灰窑、砖瓦窑了,所以售价非常低,就天源市来说,一吨香煤价格在三十五元左右,香炭每吨价格在五十元以上。而一吨臭煤价格只有六七元钱,臭碳价格虽然稍微高一点,但是也不到十元。而按照邬家村煤矿的水平,一吨臭碳的开采成本就接近六元。按照这个价格来计算,即使邬家村煤矿所有每年开采出来的两万多吨臭碳都能够卖出去,也不过是一年不到十万元的利润。许司机才不相信,以高俊才的眼界,会把这十万元放在眼里。更何况邬家村煤矿产量虽然能够达到两万多吨,但是每年能够卖出去七八千吨臭碳就是好,多余的臭碳,即使开采出来也没有人要。所以,许司机实在弄不懂,高俊才这样挖空心思要搞到邬家村煤矿的承包权是什么目的。

  “这个你就不需要知道了。”高俊才冷冷地说道。
  许司机自认为自己也算是高峻岭的铁杆心腹,却没有想到高俊才这么不给他面子,心中极度不爽,脸上却丝毫不敢露出来,只是点头哈腰地说道:“是是是,高总说的对,是我多嘴。”
  随即又陪着笑脸说道:“高总,昨天有人刚给我送来两只野鸭,中午咱们就拿过来下酒。顺便我把邬家村那几个夯货也叫过来,给他们讲一讲你的规矩!”
  出租车开进了三江镇,包飞扬让出租车司机找了一个地方停下,从包里拿出五张百元大钞塞给出租车司机,让出租车司机在这里等他。同时又给出租车司机亮一下他的工作证,让出租车司机知道他是市政府的干部,免得出租车司机收了钱之后跑掉。

  出租车司机在天源市区跑一天,也就是能有个两百多元钱的收入,油耗也不必从天源市区到三江镇低,现在包飞扬给了他两倍多的收入,自然没有什么不愿意的。至于说收了包车费提前溜掉的那点小心思,在看过包飞扬的工作证之后,立刻偃旗息鼓。别说眼前这个年轻人还是市政府的副科长,就是市政府的普通工作人员,如果要找他一个出租车的麻烦,他也得罪不起啊!
  赵丽萍作为一个记者,天南海北到过不少地方,倒不觉得包飞扬亮出他市政府工作证的行为有什么不对。有很多小地方的出租车市场都不规范,出租车司机坑害外地旅客的事情并不鲜见。她只是奇怪,包飞扬为什么这么有钱,刚才包飞扬打开公文包的时候,赵丽萍在旁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包飞扬公文包里厚厚的一大叠钞票,至少有两万靠上。而包飞扬不过刚刚参加工作一个月不到,他哪里来得这么多钱?以天源市这种西北城市的收入水平,包飞扬就是工作五六年,恐怕也攒不了这么多钱。

  “没看出来嗬,你还挺有钱的!”赵丽萍半开玩笑地说道。
  “我有个姐姐,在粤海市开公司的,赚了点钱。”包飞扬不以为意地说道,“我这个当弟弟的就顺便沾了点光。”
  原来如此!
  赵丽萍点了点头。有钱并没有什么不好,只要包飞扬的钱来路正就可以了。
  于此同时,省军区副政委郭伟全身穿一身军便装,在几个军官的陪同下,正漫步在三江镇的街道上,忽然,他目光落在了远处走来的包飞扬和赵丽萍身上,不由得一愣,这不是赵天海的宝贝孙女赵丽萍吗?她怎么会来到这里?还有她旁边这个年轻人,不就是上次在临西军用机场那个跟随在老战友张正道身边的年轻人吗?他们两个怎么又怎么会在一起呢?RS
  今天是三江镇的集日,街道两边几乎都被商贩占领了。不过赵丽萍这次前来是为了探究多味萝卜的,自然是对街道两边卖日杂百货的摊位毫无兴趣,拦了人问清楚多味萝卜主要是在镇中心集贸市场里卖,就拉着包飞扬向镇中心的集贸市场走去。

  进了集贸市场,果然发现有很多卖腌菜的摊位,其中还有不少位都是白发苍苍的老人。
  赵丽萍就选了一位看着年纪最大的老人的摊位走了上去。
  “大娘,您好!请问您今年高寿了?”赵丽萍笑着问道,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在这充满西北口音的市场上听起来特别悦耳。
  “八十六岁。”眼前这位身穿一件劳动布短袖衬衣,围着白色围兜的老太太一边给一位顾客称秤,一边回答赵丽萍的话道。
  “八十六岁了?”赵丽萍和包飞扬都吃了一惊。
  旁边摊位一位妇女见识多一些,看到赵丽萍打扮不俗,斜挎着一部照相机,讲话比电视中那些主持人还要好听,就知道眼前这位应该是记者,就帮着这位老太太说道:“她都当太奶了,重孙子都上小学了!”
  八十六岁了还出来摆摊,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包飞扬就问道:“大娘,你这么大年龄了,应该在家享福啊,怎么还出来摆摊呢?”
  “闲不住啊!”老太太咧开没剩几颗牙的嘴里,慈祥地笑道“每天闲在家里不知道干什么,出来摆摆摊反而自在些。”
  老太太显然是一个很健谈的人,她告诉赵丽萍和包飞扬,她老伴儿以前就是三江镇制作萝卜腌菜最有名的师傅,现在已经从厂里退休了。他们的儿女都很孝顺,都愿意让他们二老去家里住,可是她和他老伴儿虽然年龄大了点,但是身体都很好,住在儿女家什么事情都不干反而不习惯,所以就又回到三江镇,利用老伴儿以前的手艺,一个在家里腌菜,一个到市场上来卖,老两口的日子倒是充实自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