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2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隋多集团的工厂污染有多严重,她心里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值,但直观感受还是有的。可是作为分管环保的副县长,她对这个事情却毫无作为,在面对这些人的时候,要说她心里没有惭愧之意,那也不可能。
  然而这个惭愧之意,也就那么一点点,没有多么强烈——真要强烈到一定程度了,她又怎么会心安理得地看着隋多集团那么排污呢?
  在秘书和丨警丨察的簇拥下,胡胜男万分不愿,却又不得不说话:“同志们,大家安静一下,啊......”
  话未落音,便有一个声音很不给面子地插了进来:“我们安静得很,没说话都等着你呢,赶紧说事,官话套话少说几句行不行?”
  刚才胡胜男说话的时候,隋多集团的员工确实很安静,虽然不可能没人说话,但绝对没人大声说话,窃窃私语那是免不了的。这种情况下,胡胜男要是直接说事也行,若是先请大家安静一下,也是个不错的开场语。

  然而,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在这时候打断她的话,语气还这么生硬。
  胡胜男很生气,但在这么多人中要找到那个突然发声的并不容易,至少她是找不到的。就算是找到了,她也没胆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摆她副县长的威风。
  憋着这口气闷气,胡胜男胸脯剧烈地起伏了几次,压下心里的怒火,装作像是没听见那个打断她说话的声音似的,一脸严肃地说道:“大家不要慌不要乱,有什么诉求,可以通过正当途径反应上来,啊,这样堵在政府门口是不行的、是违法的......”
  不得不说,胡胜男对于处理**,真的非常不擅长。
  她既没有那种能够一下压倒众人的气势,又拉不下脸来认认真真地耐心沟通,心里头怕,却又还放不下架子,想先声夺人却只能挑起别人更大的怒气。

  这更大的怒气一起,隋多集团的员工们那压抑在心头的火气顿时就熊熊燃烧了起来,刚才努力保持的安静无论如何也保持不下去了,七嘴八舌地开始说了起来。有怒吼,有质疑,有理论,有嘲讽......
  随着声音的加大,那些人也不再像刚才那般有秩序地站着,而是开始走动起来,还时不时地挥一挥手,场面一下子就混乱了。几百人啊,胡胜男又叫了几声,可是那叫喊却被那些各抒己见的或大或小夹杂在一起所形成的嘈杂的声音所淹没,根本就没人听她的了。
  胡胜男眼见场面已经不受她控制了,生怕那些人上前来,就像上次因为二医院拆迁而引起的围堵县政府大门时打分管科教文卫的副县长魏本雄一样打她,所以,她很干脆地转身而退,躲到那几排丨警丨察身后去了。
  这一退,隋多集团的员工就吵得更凶了,有那么点群情鼎沸的意思。
  这次公丨安丨局副局长胡山月来了,但领头的并不是他,而是政委向东方。
  向东方这人是部队转业的,性子其实并不适合搞政工,现在主持了公丨安丨局的工作,只等着县局局长的宝座落到他屁股下面呢,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能不小心?
  眼见县政府里能说话的几位爷都不出面,只派了个女同志,向东方就觉得,这个事情,恐怕县领导是希望采取怀柔措施,不准备硬来。
  所以,眼见着隋多集团的员工往前进,他也不敢下令丨警丨察们动手,依然就这么采取守势。
  就算丨警丨察采取守势,可隋多集团今天过来的员工实在不少,再加上还有一些跟过来看热闹的群众,人就越来越多了。前面跟丨警丨察面对面的人还算克制,虽然嘴里说得难听,可也没有和丨警丨察身体接触的意思,但后面的人却不管那么多,使足了力气往前面挤,挤得前面的人站立不稳,情不自禁就跟丨警丨察来了个零距离接触。
  身体这一接触,矛盾仿佛就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地方,有人甚至就开始伸手往前推丨警丨察了,丨警丨察要守着不让他们进去,自然也只会伸手挡,还会往回推。

  如此一来,场面更见混乱,几近失控。
  后面的人依旧在往前挤着,也不管前面的人会不会打起来,边使劲挤的同时,还在大声吼叫着:“我们要见姜县长、要见张县长......姜县长......张县长......”
  张文定在办公室里都听到了外面震耳欲聋的吼叫声,他站到窗边,看着下面的人群,恨得牙痒痒,你们叫姜县长就行了,干嘛还要加上张县长啊!
  看了一会儿,张文定便拉上了窗帘,自己倒杯水,端着杯子不急不缓地踱着步子,心想姜老板这时候在干什么呢?他会怎么应对这个事情呢?
  姜慈这时候也在办公室,他没有站到窗边,而是正常地坐着,只是脸上的神色非常阴沉,像是要吃人似的,对着站在眼前的秘书黄木岗就是一通臭骂。
  黄木岗早就习惯了姜慈的这个脾气,闷头受着这气,不敢解释不敢劝。他知道,老板这通火如果不发出来,到头来自己这个秘书会更加倒霉。
  脾气发过之后,姜慈冷冷地问:“贾维民那个混蛋,怎么还不过来!”
  “贾总出国了。”黄木岗赶紧应道,“何总从市里往回赶,正在路上。”
  贾维民,就是隋多集团的董事长,黄木岗嘴里的何总嘛,名叫何日红,是隋多集团的总经理,也是姜慈的连襟。
  “在市里?这个时候他在市里!”姜慈怒吼一声,抓起桌上的杯子就砸在了墙上。
  这个事情都这么严重了,昨天姜慈才和何日红通过电话,何日红言之凿凿地向他保证,这个事情一定会很快解决,绝对不会再出任何乱子了。
  姜慈对何日红的办事能力还是很信任的,可是这一次,何日红没能对得起姜慈对他的信任,周边居民今天是没闹事了,可是隋多集团内部的员工却跳出来了,这比医院门口的事儿更要命啊!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何日红不到县政府来解决,还有心思去市里?他什么时候去的市里?姜慈一肚子邪火无处可泄,在心里把何日红家的女性亲属都问候了好几遍。
  摔过杯子,姜慈的怒气得到了一些发泄,又深呼吸了几次,压着满腔怒火,阴沉地说:“请赵县长过来。”
  “是。”黄木岗应了一声,却没有马上转身出去,而是蹲下身子,快速地收拾着地上的杯子碎片。
  “算了,我给他打电话。”姜慈见黄木岗收拾完了,便这么来了一句,然后摆摆手,黄木岗这才退了出去,到门外后也做了几个深呼吸,一脸无辜。
  县长亲自给常务副县长打电话,这个是比较平常的做法,但姜慈在电话里没有叫大龙同志,而是直呼大龙二字,这就让赵大龙心里有了个准备了。
  日期:2016-11-12 08: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