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23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听到她这个话,却是没有因为她的语气生气,只能暗叹这个女人搞交际确实有一手。自己和她之间的关系明显还没有那么亲近,可她说话却偏偏那么自然那么不客气,仿佛二人已经多年知己似的。

  唉,如果当初二人没有那个不愉快,说不定真的可能会有更深的交情吧?
  今天这个堵门事件已经过去了,就算是那些人心有不甘,也不可能现在又聚起来到搞一回,再怎么着也会等几天的。最起码,也得到明天才有可能再出这种事情。
  这个形势,张文定是明白的,既然苗玉珊明天要走,那晚上就一起吃个饭吧——有那么个养眼的女人陪着吃饭,也可以让心里的不愉快早些散去。
  二人约定了时间地点,苗玉珊也没再多说什么,张文定吩咐司机回了安青宾馆,他需要休息一下,刚才的事情,太消耗精力了。
  苗玉珊说话看上去跟张文定很随意,但行事却还算比较懂规矩,只身一人,没有把她准备搞娱乐城的合作伙伴带过来。
  张文定一到,苗玉珊便吩咐服务员上酒菜。

  酒菜上来,二人客套几句,相互敬了一杯之后,说话便又随意了几分。
  聊着聊着,她就笑吟吟地看着他道:“今天累着了吧?”
  “连你也知道了?”张文定反问道。
  “闹得这么大,医院都进不了人了,谁不知道呀?”苗玉珊笑意不减,带着几分疑惑道,“你好像不分管环保这一块吧?”

  提到这个,张文定就只能苦笑了:“环保和卫生我都不分管,今天就是被抓壮丁了。嘿,昨天要是跑到京城或者哪儿玩去了,这倒霉事也就跟我没关系了。”
  苗玉珊就来了句分不清是恭维还是挖苦的话:“呵呵,你这也是......能者多劳嘛。”
  张文定不想做能者,摇头道:“多劳不多劳,反正就这一次,我是再不想沾边了。幸好今天局面控制住了,要不然真不知道会搞成什么样。”
  “局面控制住了?”苗玉珊表情有点怪,“这个事情,你们县政府是怎么打算的?”
  张文定就抬眼看着她,不明白她怎么会这么问,她又不是市领导。

  苗玉珊也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话问得不合适,赶紧解释道:“我就是关心你,这个事情吧,你沾上了可能就没那么容易甩脱。你可能还不知道,现在你呀,啧,你可出名了,好多人想要你出来主持公道呢......这事水比较深,今天这样的情况,恐怕还......”
  说到这儿,她就停住了,眉头微皱看着张文定。
  张文定心里一突,这个女人莫非还知道些别人不知道的情况?而且,她说这个事情他沾上了就不容易甩脱,他就不得不重视了。
  他脸色一正,随后又是一个淡淡然的笑意浮现出来了,举起杯道:“苗总,咱们之间,啊,有什么指教就别藏着掖着了,来,我敬你。”
  他这个话,也是跟苗玉珊学的,你能够跟我说得这么不见外,那我也可以同样如此嘛。

  苗玉珊跟张文定碰了一下杯,喝了一口酒,笑着道:“指教不敢当,就是这两天闲得没事,在安青到处转了转,偶尔听到了些不负责任的传言。”
  张文定笑了笑,道:“哦,都听到了些什么?”
  苗玉珊笑得更媚,说出了一句极富震撼力的玩笑话:“有人说是你爱民如子的青天大老爷呀。”
  “**!”张文定情不自禁爆了句粗口。
  也怪不得他这么激动,这个爱民如子的青天大老爷,他可不敢生受,估计就算是最好名声的官员,也不会喜欢这个称号。
  爱民如子是对一个官员的好评,青天大老爷也是种尊称,可那都是封建遗留,不管事实怎么样,反正现如今宣扬的是人人平等、官员是人民公仆,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哪儿还能那么高高在上在当大老爷呢?
  当然,这个只是明面上的理由,真正让人对爱民如子和青天大老爷之类的说法不感冒的,却是权力场上的实在。
  试想一下,一个县里,县委、县人大、县政府、县政协,再算上县纪委的话,那就是五套班子。
  哦,那么多县领导,就你一个人爱民如子,别人都对老百姓没感情了?就你一个人是青天大老爷,别人都特么的是不是好官?
  这个帽子,别说他张文定一个普普通通的副县长受不起,就算是县长,甚至县委书记也顶不起啊。
  这个传言,虽然仅仅只是传言,但如果传到别的县领导耳朵里去了,那恐怕谁心里都会对张文定有些不爽——不管这传言是人们的真心还是有人想害他,可主角是他,别的县领导就会用异样的目光看他。
  这个道理,相当唯心,却也有那么点唯物辩证法的意思了。
  苗玉珊虽然没过官,可也吃过体制饭,而且她还当了那么长时间的住建局长夫人,对这里面的道道自然是明白的,调笑道:“多少人当了一辈子官也没被老百姓这么称赞过,你这么年轻就,呵呵,还不高兴呀?”
  张文定这时候可真笑不出来了,翻了翻白眼,道:“苗总,你就别取笑我了,我自己几斤几两,自己是清楚的。嘿,也不知道谁那么缺德......对了,究竟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地怎么就冒出了这个谣言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只是听人说呀,你们县里民政局好多扶贫款什么的不清不楚,你一到安青,就把民政局长给撤了,很得民心呀。”苗玉珊眨着眼睛,却也没再多作拖延,将她所听到的传言说了出来。
  这个传言,说得有鼻子有眼。
  说了张文定到安青县的几样壮举,包括撤了民政局长,勇斗公丨安丨局长,却没人去宣传当初在县政府的打架事件,虽然漏洞颇多,可却很得民心。毕竟,左正这个公丨安丨局长,在安青县的老百姓心中,真的不怎么样,而张文定能够跟他斗,那自然能够获得许多人的好感。
  当然,也有些人不以为然,但这并不妨碍传言的快速传播。
  这些东西,还只是个铺垫。
  光这一点,没人会说张文定是爱民如子的青天大老爷,重点在后面。
  后面的传言,就是直指这次隋多集团的污染问题了,说隋多集团有县长姜慈作靠山,本来是不可能被捅出去的,但由于有张文定插手,老百姓的利益才能够得到保障。
  话说那天隋多集团也派人抓住了白漳晚报的女记者,可是那个女记者和张文定是熟人,而且还是张文定专门叫过来的,所以,她被张文定救了,然后报纸就把隋多集团污染的事情报道出来了。
  听到这个真假相杂的传言,张文定真是愤怒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这编故事的人太会编了,真真假假的合在一起,真是由不得人不相信。
  可是,我特么的和白漳晚报一直都不对付好不好,怎么就成了跟那个女记者早就认识了?哼哼,这简单就只差直说自己对姜慈使阴招了啊。
  张文定眉头深皱,这样的传言,如果传到姜慈的耳朵里去了,再加上自己昨天在会上的态度,恐怕姓姜的也会有几分相信。唉,这个编故事的人,也太恶毒了点,就这么一个传言,自己完完全全就和姜慈敌对上了。

  一想到今天在医院里的时候姜慈对自己的冷淡态度,他不禁开始怀疑,姜慈是不是也听到了这个传言。
  毕竟,姜慈在安青根深叶茂,有什么消息比他早一些收到,那是很正常的。
  更何况,这次隋多集团的事情谁都知道是针对着姜慈而去的,与此相关的消息,恐怕姜县长也是专门在收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