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2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几个问题僵持住了,人群中便又涌起了一股不耐烦的失望情绪,有人提议还是别站在这儿干耗着了,照样去大门口,才有效果。
  更有人也说起了怪话。
  “大家都别指望了,这种事情一个副县长作不了主,还是要等姜县长亲自处理才行的。”
  “姜县长更不靠谱,隋多集团的老总就是姜县长的亲戚,这个事情找姜县长恐怕不行,还是要县委姚书记出来处理才是正经。”
  对这个话,张文定就选择性地无视了,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心中不留一个字。

  面对这个局面,张文定感到很无奈,总算明白了当初开发区陶瓷公司事件的时候,管委会副主任汪秀琴被莫名其妙推出来跟群众谈话时的郁闷了。现在的情况,跟当初何其相似,只不过汪秀琴是没一点心理准备就帮纪工委书记龚玉胜顶了一回,而张文定现在来到医院,多少算是有点缘由的。
  虽然姜慈说过随后就到的话,可张文定却不能当着这些人的面表态。
  万一要是姜慈不来了呢?或者说来了但不准备面对这些群众呢?那到时候玩笑可就开大了。
  这个时候,已经有大批警力赶了过来,有在编民警也有治安协警,守住了医院门口,还有一部分警力往停车场而来。
  人群显得有些慌乱了,普通百姓,对于丨警丨察还是有种不同寻常的敬畏的。
  看到这个阵势,张文定就明白,应该是姜慈给公丨安丨局下了令,要不然怎么可能一下子有这么大的阵仗呢?说不定,这时候姜慈本人也已经到了呢。
  正如张文定所想,姜慈本人确实到了,只不过没有像张文定那样跑到人群中去,而是从另一个门直接进了医院。一进医院,姜慈的秘书黄木岗就打通了郑举的电话,然后,郑举伏在张文定耳边一阵轻语。
  听过郑举的汇报,张文定就清了清嗓子,道:“大家安静一下,我们总是站在这儿也讨论不出什么结果,县政府主要领导已经过来了,我看这样,大家还是推举几个代表出来,到会议室去,坐下来谈一谈。”
  众人自然不同意,但语气已经不如先前在大门口那般坚决了。
  看来大部分人还是心有所惧的,毕竟能够站在这儿活蹦乱跳与人理论的人,身体都还是比较健康的,原本只是想趁着人多捞些好处,真要在这么多丨警丨察的瞩目下捣乱,还是没那个胆子的。

  把众人的表情看在眼里,张文定脸色一正,继续道:“不管大家有什么诉求,站在这儿,问题是不可能解决的。啊,就算有了解决问题的方案,你们这么多人,没有个章程行吗?啊,这样,每家出一个人,到会议室,一起开个会,看究竟怎么办。其余的人,都散了,老站在这儿算怎么回事?搞非法聚会吗?”
  最后一句,张文定说得那叫一个掷地有声,而随着他这一声,周围的丨警丨察也瞬间站直了许多,这股气势一冲,人们的心理就崩溃了。
  对于张文定这个利诱威逼的话,虽然反驳了几句,但大多数人又同意了这个方案。毕竟一家去一个人,这也有几十个人了,几十个人在会议室里,还是很有气势的,不用怕当官的。
  反正都从大门口到了停车场,再从停车场去会议室,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这个张县长说的也是实情啊,这么多人,就算是要解决问题,没个章程也不行啊。

  当然,他们能够同意,最主要的一点还是原本就是要和当官的谈的,先前一直拖着不进会议室,主要还是为了讨价还价方便一点。
  县人民医院会议室,人们围着椭圆形的会议桌坐了三圈,还有不少人站着。
  姜慈、张文定、文钟三个人坐在一起,听着坐在第一圈内的人一个个说话,由文钟在本子上做着记录。
  不得不说,进了会议室,姜慈只是稳稳地坐着,就已经掌握了主动权。
  仅仅只是让文钟做记录这一点,就让很多与会群众不敢说话了——谁知道被记下来之后会怎么样呢?
  当然,也有人敢说的,毕竟这个事关自己的身体健康,只要说得有理有据,有什么好怕的呢?

  大几十个人进来,到最后,敢当众报姓名提要求的居然只有九个人。
  张文定看着这一幕,心想这个事情解决起来,应该不会很困难了,如果姜慈不来,自己能够这么解决吗?
  果如张文定所料,在会议室里坐了一会儿,那些人也只是提了些要求,而姜慈却是什么实质性的承诺都没给,只是说了几句官话,然后,便就这么不了了之了。而那些人,却也因为被张文定从大门口带到停车场又带到会议室,早就失去了那股气势。而最重要的一点,因为去到会议室里面的,基本上都可以算是每家的主事之人,留在外面的人,没了主见,经不住劝和吓,都散开了。
  这个会,时间开得不长,一个小时不到便散了。
  人们带着对县政府的期望回去了,没一个人够胆当着姜慈的面说要去县委。在姜慈表态说要对隋多集团进行检测,对这个事情一定会妥善处理之后,人们仿佛真的就相信了。
  至少,没有人当面表示出不同意见。
  这一幕,对张文定的触动很大。
  原先在外面的时候,这些人可谓是气焰滔天了,然而现在大部分人却连个自报个名号都不敢,官本位影响之深,由此可见一斑。
  除了白漳晚报那个刚开始报道此事的记者之外,别的记者们都被周围被有关工作人员拦着,没办法采访,但却还是有人拍了不少照片的。这些照片,不一定能够在他们供职的单位发出来,但却是可以随时发在网上。
  所以,在医院门口堵大门的人群虽然散去了,可是安青县在网上也算是一个热点话题了。
  对于这一点,姜慈也颇为无奈。
  他还真没那么多大的能量让全国的媒体都不报道这个事情,更何况是网上呢?当然了,这也跟事情的焦点在企业污染问题上有关,如果焦点直接就点在他这个县长头上,相信不用他动关系,网上的相关信息也会很快找不着的。
  一场风波,在张文定的见证下,就这么虎头蛇尾的暂停了一下。
  至于后面会不会再掀起什么波澜,就不是张文定所关心的了,他也不想关心——反正现在事情摊开了,这个应该环保部门去头痛,至于医院嘛,大不了再有人因为这个事情住院了。
  他帮着魏本雄到医院里探望一下算了,再有人堵大门,那他张副县长可就不会再来了。
  人群散去后,丨警丨察也慢慢开始撤离,但还留了一些在医院,以防又出什么事情。
  姜慈对张文定没什么好脸色,只是淡淡然交流了几句,连勉励的话都不肯多说,也没在医院多作停留,径自离去。
  张文定心里相当不舒服,他认为自己这次过来是帮姜慈处理问题的,可姜慈不仅不领他的情,相反还对他不满,简直岂有此理。
  带着一肚子不爽,张文定自然也不会在医院多呆——这儿又不是他分管的,就算是他分管的,谁没事喜欢呆在医院啊?
  刚上车,苗玉珊就打来电话:“我明天回白漳,今天晚上一起吃饭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