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2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在,新闻办这单位本来就是县委宣传部和县政府办公室共管的。

  张文定用一个没发过一条微博的号码在网上看着,到中午的时候,有关安青县隋多集团的污染问题已经成了一个热点话题了。
  这主要是因为许多媒体都发动了起来,没过来安青的也表示了关注,这其中有真关心民生问题的,也有看同行人情面子转发的。甚至还有人提议,要给那两个可能癌变的人捐款,先救人再说,下面有人附议,也有人说等等看,说不定那两个人是良性肿瘤或者家里有钱不用捐款呢。
  在他正看着这些的时候,郑举脸色严峻地进来汇报了个情况,县人民医院的大门被群众堵住了。
  昨天在会上无奈地接下这个烫手山芋的时候,张文定就知道肯定会有一大堆麻烦事儿。
  他也知道,以魏本雄那怕麻烦的性子,在这种时候,刚好又孩子生病了,肯定是有多远躲多远,这个事情不告一落段,估计是不会想回来的。
  只是,昨天晚上他去医院之后,想象中被家属围着讨要说法的情景并未出现,他难免就有点点放松,觉得医院里就两个比较严重点的病人,事情应该不会很难解决,却不料居然闹得这么大了。
  说起那两个严重的病人,昨天医院里也介绍了一下相关情况,今天在微博里,张文定甚至还通过链接找到了白漳晚报的那篇报道。
  其实,他昨天也在是看过那篇报道的。
  在报道里,说有几十户居民进过医院,更多的居民表示出现过不良反应。而在文章的最后,还加了句截止发稿时,又有两人进了医院,初步症断都有肿瘤,不排除有癌变可能。
  昨天从病房里出来的时候,张文定盯着院长的眼睛又问了一次病情,看着院长那紧张的神色,就心里有点数了,估计癌变的可能性相当大。
  张文定昨天看报纸的时候没注意,但今天再看一遍,他就有点奇怪了,这两个人情况这么严重了,怎么没见家属到县政府来闹呢?联想起昨天到医院里的时候,貌似那两个人也只见亲戚没见家属,可能家属都在外地没回来吧。
  这个疑惑很快就被张文定抛到了一边,他现在头痛的是如何处理医院门口的群众堵门事件。
  当领导的,谁都不愿跟**沾上边。

  他皱着眉头,并没有马上表态赶紧去医院,而是看着郑举,沉声道:“说具体点。”
  “是。”郑举应了一声,便把医院门口的具体情况说了说,他也是接到医院领导的电话,并没有去过现场,但基本情况,电话里也还是说得清楚的。
  堵在医院大门口的人都是隋多药厂和化肥厂附近的居民,足有近两百人。
  由于今天是周日,政府没上班,又由于他们听到消息说昨天晚上有县领导去了医院,所以,都涌到医院来了,要免费做身体检查。
  对这个要求,医院当然不肯答应了,于是,他们就堵了医院的大门,说是今天就要在医院门口讨要说法,如果讨不到说法,明天再去县政府门口,甚至去县委。
  如果县里不解决,就直接到随江,去市委!

  张文定对安青人民医院不熟悉,不清楚医院有几个门,但不管怎么说,大门被堵住了,性质就相当恶劣了。
  他眉头皱得更深,这个事情太不寻常了,按说就算今天是星期天,县委、县政府没有上班,那些群众不到县委、县政府堵门,也应该去隋多集团堵门才对啊,怎么就堵到医院大门口了呢?
  这个事情处处透着怪异,用脚后跟也能够想得到,肯定是有人使的阴招。
  这个阴招是让人相当头痛的,如果群众只是堵了隋多集团的大门,县政府重视肯定会重视,但也跟以往处理相关情况的招数一样,公丨安丨出动维护秩序,来个不大不小的领导,最多也只是个副县长,然后让群众派出个代表,和隋多集团双方坐下来谈一谈,谈得拢那就万事大吉,谈不拢,那政府方面大不了成立一个工作组,派几个人继续协调,县领导则是不用出面了。
  现在倒好,医院那可是关系到人命的地方,大门一堵,县里的重视程度肯定会加大,能不能马上解决事情这个不好说,但是最起码,县委书记和县长,至少会有一个要出面。
  这两个人,可比来一个副县长有劲道多了。
  沉吟了一下,张文定直接拨通了县长姜慈的电话,接通之后,他丝毫不作客套,一开口就语气生硬地把情况说出来了:“县长,有个紧急情况我要向您作个汇报。隋多集团附近的居民把人民医院大门堵了,目前大约有两百人。您看......”
  按说,张文定这个汇报的语气和方式,以及语句,都显得有点不尊重姜慈这个县长,可是在这种时候,这样不尊重才显得正常——这本来是跟我张某人没关系的事情,现在莫名其妙落在了我头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对你还能没怨气吗?
  姜慈感受到了张文定的怨气,就觉得这才是一个年轻人所应有的正常反应,不动声色打断张文定的话道:“嗯?怎么个情况,你说。”
  张文定心想我就不相信这么大的事情你没收到消息,还装模作样打官腔,真特么有一把手的威严啊!
  腹诽归腹诽,他也只能把郑举汇报的情况再简单说了一遍。
  正如张文定所想,姜慈刚刚也已经接到了有关这个事情的汇报。他的怒火比张文定更甚,这个事情,很明显就是有人背后搞事,目的就是冲着他姜慈而去的。
  至于这是谁搞事,姜慈一时之间有几个怀疑目标,却不能确定究竟是谁。他只知道,这个事情,越来越复杂越来越棘手了。

  很快听完了张文定的汇报,姜慈马上指示:“文定同志,你马上赶到人民医院,控制现场,做好群众安抚工作,保证群众情绪稳定,我随后就到。”
  挂断电话,张文定也不作迟疑,上车直奔县人民医院而去。
  车离人民医院尚有五十米的时候,便可见到那地方人潮汹涌,怎么看也不止两百人。当然,这个人数要加上围观的人、丨警丨察、记者等等。
  情况貌似更严重了。

  张文定便吩咐停车,然后下车往前走,秘书司机眼见这种情况,赶紧跟上,车停在路边不要紧,领导可千万别被伤着了。
  张文定觉得以自己这么年轻的面孔,车又停在了远处,应该能够到群众中间探一探这背后的情况,好对症下药,却不料刚一出现,就被人给认了出来——白漳晚报那个女记者又在现场,认出了他!
  这一认出来,张文定立马就被群众给围在中间讨要说法了,也不知道丨警丨察是对他这个在公丨安丨系统内没有好名声的副县长有抵触呢,还是反应不及时,总之,张副县长被围起来之后,身边没丨警丨察。
  **,张文定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当初在开发区的时候,陶瓷公司那个事情也闹得很大,那个事情,跟现在这个一样,是被白漳晚报报道出来的。张文定对白漳晚报真是没什么好感,开发区陶瓷公司那事儿自己只是从旁协助领导处理,现在倒好,自己要正面面对了,这感觉,真是糟糕透顶了。
  耳边尽是嘈杂的声音,男女老少都在尽情表达着自己的想法,一个个问题问得张文定瞬间头大不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