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1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知道,这种心理,很多人都有的,当官的,不就是喜欢让别人猜不透自己的心思装高深莫测吗?
  特别是年轻的领导干部,这么故作高深一下,然后看到别人错愕的表情惊讶的眼神,就会油然而生一种智商和情商上的优势感。
  当然,这些都还有个大前提,那就是张文定刚才已经跟他对着干了,得罪他了,不可能会天真到认为马上改口就能够获得他的原谅,所以,他不妨这么试试。
  种种理由综合在一起,姜慈就用比先前更愤怒的眼神盯着张文定看了。
  这个场面有点让诡异了。
  在这诡异中,张文定满腔怒火。
  这个时候,他对姜慈是有点不爽的,但对裘赋志也没什么好感。他只是就事论事,最多掺杂了一点对姜慈的不满,可没想过要掺合进他们两方之间的斗争中去。

  所以,裘赋志的一句话,就弄得他颇为恼火。
  “裘县长这个担心很有必要,提醒很及时。”张文定脸色有点怪异地说了一句,没有称呼赋志同志,而是说的裘县长,稍稍一顿之后,他才继续道,“这个情况,我们要引起重视。媒体方面的接待工作一定做好,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安青现在正处于撤县建市的关键时期,大好局面来之不易,不能出乱子。啊,隋多集团的检测,我认为环保部门可以先拿出个初步意见,如果有必要,也可以向市环保局和省环保厅寻求支持嘛,这是关系到群众生活的大问题,不能忙、不能乱。当务之急,医院要做好病人的救治工作,相关部门做好病人家属的安抚工作。”

  猛一听张文定这个话好像还是在咬住检测不放,可实际上,态度比之刚才却柔和了许多。
  他刚才可是说马上就要环保部门去检测的,现在说要县环保局先拿出个初步意见,却根本就没说什么时候,后面加一句向市环保局要支持总要打报告吧,更不用说省环保厅了,这些可都是要时间的啊。
  其实范同也说过向市环保局要支持之类的话,但范同的语气不一样,还用上了尽快二字,其急切的心思表露无疑。而张文定就沿着范同这个思路来,但在结尾的时候却又加上了不能忙不能乱几个字不同,感觉上的差异就大了去了。
  当然,如果没有他前面那几句话做铺垫,那给人的感觉,也就跟范同先前的话差不多了,最多只是显得力道小一点。
  一句话,媒体方面要注意影响,搞好接待工作,让他们多看看安青的发展成果,隋多集团方面,检测还是要检测的,排污超标的问题肯定是要治理的,但那是县里的事情,等媒体走了之后,再回过头来搞这个。
  家法要严,可家丑不能外扬!
  张文定这个反应,果然出乎了众人的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
  众人都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心中各有想法。
  姜慈暗自冷笑,还算你张文定识时务。只要把马上就要到来的媒体糊弄回去,以后隋多集团检不检测,怎么检测,那还不是老一套?

  张文定也知道自己这个话有点理想主义了一点,如果没了媒体这么逼,今天这个会都不会开,又谈何检测呢?可是他话还是要那么说。
  关系到投资环境和居住环境之间的矛盾,张文定明白没那么容易化解的。
  张文定说出这个不能忙不能乱的话,也不仅仅只是表示对裘赋志的不满,更有一种深远的考虑在里面。现在媒体过来了,这个事情迫于媒体的压力,县政府就算是让隋多集团停产了,等媒体一走,还不是照样开?
  就算查出来那些住院的人是因为污染而致病的,隋多集团又会答应赔多少补偿呢?就算是现在答应了,等媒体一走,这赔偿又有谁能够保证到位呢?
  这些东西,都是非常现实的,不是说两句话就能解决的。

  总不能让那些媒体天天呆在安青县就光关注这一个事情吧?
  与其这时候把关系搞得那么僵,倒不如先冷静一下,看能不能有别的办法把污染问题解决了。这个才是根本,才是干实事的态度,不能光为了斗争而斗争。
  开这个会,也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治标不治本的。
  在张文定想着这个的时候,姜慈突然来了一句:“那就这样。本雄同志的孩子生病,到京城治病去了,医院那边,文定同志替本雄同志跑一趟。没问题吧?”
  其实这种事情,应该是由分管环保的副县长去医院,而不是分管卫生的副县长前往。

  但是呢,目前不是还没确定病情是不是由污染引起的吗?那由分管卫生的副县长以视察医院工作名义前去,也是合适的。
  说实话,张文定是不愿意管这个事情的,可是他跟分管科教文卫的副县长魏本雄关系确实不错,再加上医院这一条是他提出来的,那么多副县长也只有他一个人在会上提出来,那他就只能答应了,总不能自己打自己嘴巴啊。
  从会议室出来,张文定只能无奈地想着,先过了媒体这一关再说吧,至于隋多集团的排污问题,如果姜慈不痛下决心整治好,那自己就从别的渠道想办法,总是把这个问题解决掉,无论如何也要让那边的老百姓能够呼吸到清新的空气。
  他知道这个事情不归他管,可是,谁叫他遇上了呢?

  张文定很快就去了医院,在县卫生局和医院领导的陪同下,他看到了病人,也看到了病人的亲戚,却不见家属,还看到了那个被他无意中救下了的白漳晚报的记者吕家萍。
  吕家萍看上去像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她居然认出了张文定,当场对张文定那天的见义勇为表示感谢,弄得张文定好不尴尬——这时候他身边可跟着不少人呢,她偏偏还哪壶不开提哪壶,搞得他很被动。
  由于有吕家萍刚才的一番解释,再加上两个病人都没有家属在场,亲戚们不可能太冒头,张文定这一趟医院之行还算顺利。
  只不过,吕家萍想采访他,他自然是婉拒了。
  当天晚上,就有不少媒体的记者过来了。
  不过,由于县里已经组织多个部门动了起来,而安青县委县政府驻地承首镇的工作人员也紧急召集了起来,再加上居委会,记者们想要悄无声息地进行暗访,已经不可能了。
  不管是坐车来的还是自带车过来的,总是要住酒店的,而各酒店宾馆旅社都接到了公丨安丨局的通知,基本上都是前脚住店后脚就会有工作人员上门拜访了,偶有能够私下联系的,却也在刚见面还没进行采访的时候就被人知道了——隋多集团跟周边居民的矛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大家都知根知底的,平时无所谓,但在现在这种情形下,对重点对象,那是随时随地都有人密切关注着呢。

  然而,安青县里这么一搞,记者也就开始想别的办法。
  网上很快就出现了几条围脖,大意是说已到安青,刚到酒店住下就有安青县有关部门的人到访了。这个话,应该说还是挺客观的,可正是这种客观,却更能引起网友的兴趣。
  不过,由于人数不多,而且到的媒体记者也并不出名,所以这样的话也就几十条转发评论,没成气候。
  第二天,又有媒体记者过来。
  安青县委宣传部、新闻办一下子就忙碌了起来,这个事情,光县政府这边处理是不可能了,县委就算不想沾边,可媒体记者来了,宣传部也不能装作不知道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