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17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会议室的气氛顿时变得剑拔弩张起来,后面的副县长们都闷头拿着资料在看,仿佛那里面还有什么极为重要的精神没有吃透似的。
  冷场了,真正的冷场了。
  姜慈的脸色已经相当难看了。
  倒不是姜大县长容易激动,而是这个事情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他必须要表露出他的态度,他的怒火,要不然别人还以为他是软泥巴可以随便捏呢。
  这次事发突然,姜慈不是没有想过政府内部几个对他不满的副县长会使坏,但他觉得,那几个人纵然是有心使坏,也只会在暗地里下绊子,不至于会跟他明目张胆地正面碰撞。然而事情的发展,却跟他所设想的相去甚远,甚至是背道而驰,会上居然就有人当面发难了。
  其实,出了这个事情,姜慈不用开会,直接让下面人压下来,按他的意思把事情办了就行。可是现在是个特殊时期,县委书记姚雷对他虎视眈眈,随时准备找机会给他一下子。
  隋多集团的总经理是他的连襟,他自然不愿意在这个事情上落人口实。为显公正,那就得借大义来做事情。

  大义是什么?就是开会,就是通过县长会来现实他县长的个人意志,就是县政府集体决议!
  别人在暗里地搞什么小动作,那是不可避免的,但他姜慈首先一个,得占据了大义,帮隋多集团把事情摆平,需要个理由——那不是他县长个人以权谋私,而是县政府要对企业的生存发展保驾护航,这是一个负责任的态度。
  只要在会上形成了决议,那他便可以堂而皇之地帮隋多集团出头了,调动各部门的人来阻碍记者的采访,也就名正言顺了,谁都没办法说他什么。可是,现在居然有两个人跳出来想阻止他的意图在会上实现,那他有多恼火,也就可想而知了。
  “大家继续说,啊,有什么意见,都可以说出来嘛,今天开这个会,就是要听听同志们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啊,大家不要有顾虑,继续说,胜男同志。”姜慈打破了沉默,点名让平时对他相当尊重的副县长胡胜男说话。
  他这个话威胁的味道相当浓,要听听同志们心里最真实的想法,那就是说同志们要看清形势,别图一时痛快站错了队,我姓姜的心里可是记着的呢;叫大家不要有顾虑,那就更是赤罗罗地表态了,你们今天说话要是真的没顾虑,那老子以后搞你们的时候也不会有顾虑!
  如果在平时,有人这么跳出来了,姜慈不会急,反而会耐心等待看还有多少人是想跟他对着干的,但今天这个情形比较不对头,他怕等下去会让后面两个人要么跟他对着干,要么不掺合,那他可就为难了,不得已只好发话,以阻止事态往更坏的方向发展。
  所以,他在威胁之后,还点名让跟他走得近的人马上说话,好再给别有用心的人增加一点压力。
  姜慈在这个时候叫胡胜男说话,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胡胜男是女同志,分管着旅游、宗教、环保这一块,性子比较软,也比较怕事,虽然跟姜慈走得近,却也不愿得罪别的人。
  要不然刚才裘赋志和范同话里都提到了环保上的事情,她怎么着也应该跳出来申明一下环保局是她的地盘,还轮不到别人来指手划脚。

  这么样的一个人,如果能够让她也倒向了自己,那后面开口的人,也就真的是要认真考虑考虑,在这种时候跟自己作对,是不是明智之举了。其实嘛,在胡胜男后面,也就只有一个副县长了,那就是张文定。
  安青县一正八副九个县长,今天这个会,有两个请假,其实真正请假的就只有魏本雄一个人,另一个徐波,则是身在南粤省,根本不可能回来开会,但姜慈把他归到请假里面,别人也不会说什么。
  对张文定这个年轻人,姜慈现在是有点恨意的,也是相当头痛的。
  若不是张文定横插一手放走了那个女记者,又怎么会有现在这个烦心事儿?可他还不能就那个事情批评张文定什么,现在更要防着他捣乱,避免他也跳出来搞事。
  如果张文定也跳出来说要检测隋多集团的排污,那么就是三对二了,胡胜男这个性子相当软的家伙恐怕就会和稀泥了。
  尽管张文定排名在胡胜男后面,应该不至于会抢到她前面说话,可谁知道这家伙会不会不按常理出牌呢?
  左正惹了一下这家伙,就被免去了公丨安丨局长的职务,就足以证明这家伙煞气大,情非得已,尽量别和他硬碰硬。
  在这时候,姜慈难免也有点唯心主义了。所以,他硬是强调了一下,点名让胡胜男说话。

  胡胜男被会上的火药味搞得有点难受,有关隋多集团的排污问题,县环保局收到了不少投诉,也向她作了汇报,甚至还有老干部找到她这里来了。
  可隋多集团的总经理是姜慈的连襟,她自然不会蠢到指使环保局的人去查。而现在事情一闹大,她这个分管环保的副县长那就首当其冲了。
  刚才裘赋志和范同说话都很注意技巧,虽然提到了环保工作,却没有透出指责的意思,以她的性子,就不愿意跳出来跟这两位对着干。她只想着,会上有决议了,她尊重会议决议,大家说怎么办,那就怎么办,一切行动听指挥就对了。
  她觉得,她这个分管环保的副县长虽然是首当其冲的,可是只要有姜慈在,这个事情的处理办法肯定是一惯套路——捂盖子。

  有姜慈顶着,那她胡胜男就可以在缝隙中过日子,赏赐肯定是没有的,但也不至于会有什么处罚降临到她头上来。
  毕竟,她一直以来,对于姜慈都相当尊重,而姜慈交待的事情,她也都办得不错。有这个情份在,而且事关姜慈的连襟,她相信这一关应该很容易度过。
  她的算盘不可谓打得不好,然而算盘打得再好,别人能够随时拨动你的算盘珠子,那你打得再好又有什么用呢?
  姜慈一句话,胡胜男就不得不站出来面对她不想面对的复杂局面了。
  唉,躲是不躲不过去了,那就不躲了。
  胡胜男虽然性子软,但能够坐到副县长位置上的人,性子再软,在遇到大事的时候也还是有一份决断的。
  她几乎瞬间就做出了决定,这个事情,于情于理,于公于私,她都得支持姜慈的意见,如果姜慈因为这个事情不好过了,那她这个分管环保的副县长也跑不脱。
  所以,略一沉吟,她就开口了:“隋多集团的排污到底是不是达标了,这个问题,需要等环保部门检测之后才知道。啊,今天在这儿讨论这个也没有意义,目前呢,当务之急是怎么面对媒体,怎么样让媒体从正面宣传我们安青县,而不是闻过则喜,刻意扩大一些未经证实的谣言,激起社会矛盾,这个是要不得的,啊......媒体的监督,我们欢迎,但也要讲政治顾大局。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也是新闻媒体应尽的社会责任嘛。媒体的报道,不能光听一面之辞,不能道听途说,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应该要作出正面的引导......大家各司其职,做好本职工作,把安青最真实最美好的一面展现在记者面前,让他们都感觉到安青人民的热情,看到安青人民安居乐业的大好局面......”

  胡胜男这个话,姜慈还算满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