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10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庄峰是想不通的,至少现在是想不通,但他开始笑了,他就看着冀良青笑,在常委会前四名固定常委中有三人统一了思想,就算冀良青是第一名,但他也绝对不敢轻率的否定这个提议了。
  冀良青当然不敢那样做,他已经明白,自己在今天的会议中输了,输给了华子建。
  冀良青没有庄峰那样的肤浅,他也相信华子建是不会投靠庄峰的,这于情于理说说不通了,但华子建还是这样做了,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华子建要在新屏市占据他自己的一席之地,而尉迟副书记就是华子建敢于挑衅自己的一个帮手。
  想到这,冀良青黯然的垂下了头,他深刻的明白,以后的新屏市会更复杂,自己也不得不调整一下自己的战略,来应对新的局面,特别是对华子建,自己恐怕不能在抱有过去的那种幻想了,以后自己和华子建,将会出现一种特殊的关系,自己只能借用他来制约庄峰,打击庄峰,而不能去无限制的约束,去强行指派他为自己做什么了。
  想到这里,冀良青感到一阵的惋惜,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就这样让华子建从自己的手心滑走了,也或者是,本来华子建就没有在自己手心待过,因为这同样是个有野心的人。
  冀良青只能面对现实,不再提出反对意见,同意了庄峰和华子建的提议,让纪检委和政府配合起来,对开发区进行彻底的调查。

  这次常委会的胜利让庄峰心花怒发,会议之后,他马上调集力量组成了联合调查组,市反贪局的两名检察员和公丨安丨分局经侦大队民警也介入了案子,被抽来协同作战,专案组对管委会的主任孔晓杰进行了双规,经侦大队则以涉嫌经济犯罪的名义对开发区航空仪表厂的厂长也进行传讯,管委会的主任孔晓杰和航空仪表厂的厂长是案件查处的突破口,掌握着事件的一切秘密,也是开启整个案件密码的钥匙,专案组当即分成了两个小组分头行动。王稼祥自告奋勇啃硬骨头,他和经侦大队的干净带一组与航空仪表厂的厂长正面交锋。

  这个厂长过去也是个社会上的混混,见多识广, 不见棺材不落泪,连王稼祥这样的人也感到头疼。
  华子建也不时的去看看情况,他希望这个案件可以办成一个铁案,震慑所有新屏市的心存不良企图的干部,因为常委会上的那次对决已经传到了新屏市的每一个地方,办好了这个案件,才能让别人对自己有所顾忌,有爱是最后没有拿下这个案件,那以后的工作就很难开展了。
  华子建还是很佩服王稼祥的敬业精神,王稼祥在问话前事先买好了一条香烟,虽是廉价货,他边谈话边与对手一根接一根地猛抽,王稼祥办案功夫有点象水浒传里在景阳冈上与武松打架的那只老虎,那只吊睛白额大虫有一扑一掀一剪三大拿人奇招,王稼祥也有自己的拿人三招,他的三大招数是一诈一唬一吼。
  一诈是笑眯眯地以拉家常方式闲聊,让对手于不经意间露出破绽。一唬是拉下脸来进行恫吓,这时王稼祥的脸拉得很长,并且咬起牙来,相貌有点凶恶,凶狠。一般人都会在他的这两招下败下阵来。 但他连续二天对这个厂长突击询问,对方都是一付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就连骗套政府补贴的事情,他也是云山雾罩的说,根本就说成是没有影儿的事。

  王稼祥和几个经侦上的民警费了不少口舌,这个厂长仍旧不吭声。一诈二唬失灵之后,王稼祥气得七巧生烟,不得不使上了最后一招,气急败坏地对厂长猛吼。
  当然了,人家也有他们自己的行规和游戏规则,依靠有权力的官员吃饭的人,决不会轻易开口。即便以王稼祥这样的身手都没能从厂长那里捞到一根稻草,专案组一时陷入沮丧和尴尬境地。纪检委的人主攻孔晓杰,然而,孔晓杰与调查组捉迷藏,凡事皆能自圆其说,问不出个所以然,调查同样陷入了困境。
  蹊跷的事情紧接着发生了,情况变得扑朔迷离,为从开发区管委会财务账目上打开缺口,王稼祥决定请财政局和审计局给予协助,请他们抽调业务骨干参与办案,具体协助清查往来账目。
  当王稼祥找到两个局长寻求支持时,这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推说自己单位工作繁忙,实在抽不出人员来参与查账,还请王稼祥谅解。

  财政局长悄悄对王稼祥说:“王主任啊,你办公室经费上有困难开个口,我二话不说要支持,但派人查账恕难从命。”
  审计局长则为难地吱唔道:“按理我应该支持你们的工作,但我实在是有难处,我也不好多说,请你理解我的苦衷。”王稼祥很生气,他明白上面有人在干预查案,并做了手脚,暗地里指使这两个局长不支持和配合这次调查行动。
  但他不是随便施压就会拐弯的人,愈挫愈奋,有点儿不信邪,也顾不得权衡自身利害得失,硬着头皮顶风查下去,他和调查人员一道虚心向一些财务专家请教,认真分析研究和疏理财务账目。
  过去王稼祥可是一个见了枯燥的阿拉伯数字就头痛的人,一门心思地一头扎进去钻研,虽然是临时抱佛脚,居然也对数字敏感起来,这些不会说话的数字开始在他眼前灵动起来,向他透露它们的隐密。
  不知是谁走漏了消息,下午,家属们摸进了纪委的双规地点,一伙自称孔晓杰和厂长亲属的人,冲进了宾馆的大厅里,在双规房间外面大叫大嚷要纪委放人。
  王稼祥遭到了围攻,家属们不停地吵闹着找他要人。
  王稼祥一边作着解释,心里却越来越焦急。
  这些人喊叫道:“这个世道还有王法没有?有人权没有?纪委动不动就把人弄走,有什么权力剥夺人的自由?我们家的人到底犯了什么罪?你们纪委要给我们说法!要抓人得拿出证据来!”
  消息就传到了华子建那里,华子建一个电话,找到了公丨安丨局的韩局长,让他马上派人过去维持秩序,不许家属们冲进来。
  韩局长是尉迟副书记的人,已经得到了尉迟副书记的授意,所以也二话没说,安排人过去了。
  华子建也坐车干到了现场,就见丨警丨察已经在外面设立了警戒线,但这些人在外头大吵大闹,严重干扰了办案工作。有几个人在外面大声叫骂调查组哪里是在办案,醉翁之意不在酒,还不是在借机整人!公报私仇,找借口报复,纯粹在办私案。
  听到这种叫喊,华子建的心里还是有些紧张,他知道有人故意想把水搅浑,让调查无法正常的进行下去了,但此刻的华子建已经没有了退路,办不下这个案子,自己不要说颜面无存,就是在以后的工作中,自己也会举步维艰!外界无形的压力让华子建喘不过气来,他苦苦地思索查案的良策,情急之下突然来了灵感,他想现在只能从孔晓杰这里来打开缺口了,他觉得把孔晓杰作为突破口或许更合适些。

  与建筑工程队工人出身的那个厂长有很大不同的是,孔晓杰毕竟在心理素质上要弱一点,他作为一个官场中人,这些年的养尊处优让他消耗掉了太多的锐气和坚韧,那就从他开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