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10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封举报信简直象藏宝图一样神奇,华子建在听取了王稼祥的汇报后,责成王稼祥按举报信的指引,今天就到开发区去缜密细致的调查。
  下午王稼祥就带上了调查组的人员,前往开发区调查了,几乎没有费太多功夫,王稼祥他们就掌握了开发区在航空仪表厂吃空额,骗补足的事情,还有几起开发区地价转让土地的问题,而且很多线索的矛头显然就指向了开发区管委会孔主任,同时还查到了开发区管委会私设小金库并擅自分钱的违纪事实。

  拿到了开发区违法乱纪的把柄后,华子建把查处情况向庄峰作了汇报,庄峰很快主持会议进行专门研究,正式提出上交市纪检委立案调查的建议。
  不过事情没有华子建和庄峰想象的那么简单,纪委驳回了这个提议,明确表达这件事情是需要在慎重研究的,因为关系到开发区的整体建设问题。
  而在同一天,华子建也接到了冀良青的电话,说让他过去一趟。
  华子建自然是知道冀良青让自己过去会说什么,不过知道了他还是必须过去,这件事情想要绕过冀良青来办,看来是有点困难的,毕竟纪检委并不会只听庄峰的话。
  华子建就到了冀良青的办公室,冀良青今天显然情绪并不太好,他看到华子建走进来的时候,重重的把手中的杯子一下就顿在了办公桌的桌面上,杯中的水也溢出了不少,他冷冷的看着华子建说:“你现在长本事了,可以直接调动纪检委了,你华子建还有没有组织性。”

  华子建是第一次看到冀良青发这样大的火,心里也是有点虚虚的,但华子建也不会就这样被冀良青的气势压住,他就笑着说:“冀书记指的是开发区的事情吧?这可是有点冤枉我了。”
  冀良青也没有离开自己的座椅,远远的看着华子建说:“冤枉,什么是冤枉?难道不是你对开发区管委会自作主张安排的调查吗?难道不是你要求纪检委上手的吗?我怎么冤枉你了?你说说。”
  华子建还是满面挂着笑,说:“调查开发区的事情是我安排的,但那是因为收到了举报信,而且是庄市长亲自签字责成我来处理的,我不可能不处理,至于提请纪检委接手,这是我们政府市长碰头会做出的决定,并不是我个人的想法。”
  冀良青哼了一声,说:“就算是庄峰让你调查,但你难道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吗?”
  “我只想调查看看,清者自清,没什么问题最好,但结果却差强人意,竟然真的查出了很多问题来。”华子建不亢不卑的说。

  冀良青心中已经有一些不满了,这个华子建到底心里在想什么,上次自己已经明确的暗示过他,自己和他已经成为了一个体系,但他还是这样摆出一副独孤大侠的模样,想要荡平人间的不平,这确实让人生气。
  冀良青就毫不遮掩的说:“华子建,我明确的告诉你,这件事情就此打住,昨天管委会的主任孔晓杰到我这里来过一趟,也自己反省了自己的错误,实事求是的来说,在有些问题上他是有这样那样的错误,但谁能没有错误,谁能拍着胸膛说自己从来不犯错误呢?一个干部培养起来不是一容易的事情,我们要慎重,慎重,在慎重。”
  华子建心想,这个孔晓杰主任反应到是不慢啊,看来他见自己软硬不吃,没有让他在尼姑庵拉下水,就找到了冀良青寻求保护了。
  华子建思考着说:“冀书记,我理解你对干部的关心,也明白你说的这些道理,但这样的事情如果不纠正,于情于理都不好说啊,那个航空仪表厂不仅拖了我们政府这些土地款,还每年从政府骗去这么多的补足.......。”
  华子建的意思是想把问题扯到具体的事情上,让冀良青无法在事实清楚的情况下维护孔主任,因为开发区那样做明显是错的。
  但冀良青是什么人,他在华子建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就打断了华子建的话,他才不会让华子建牵着鼻子走:“华子建,你不要给我扯这些东西,我只问你一句,你是不是一定要继续下去。”
  冀良青拿出了自己的蛮不讲理的权威,在这个问题上,他是绝对不会让步的,华子建显然已经让冀良青感到气愤了,自己在很多问题上都帮过他,退一步上吧,就算没有帮上什么,但自己至少没有收拾过他吧,而且自己已经表明了自己和他同属一个阵营了,他还是这样冥顽不化的样子,到底他那脑袋在想什么?冀良青有了极度的失望。

  华子建其实对冀良青这种做法早就很反感的,冀良青在很多时候给人的感觉还是不错的,但在另外的一些事情上,特别是对自己派系中人,他经常没有原则的庇护,看似事情并不严重,但这样产生的后果却影响极大,新屏市很多**和问题,都毫无疑问的有这一方面的影响。
  还有一个问题也是华子建无法容忍的,在工作中,华子建是不希望掺杂过多的个人感情,而冀良青总是要把华子建的工作和思维都圈定在一个派系,一个阵营中,要让华子建去维护一个阵营的利益,华子建是不愿意的。
  所谓的党派由来已久,只要是有政治的地方,都会有党派之争,在华子建的心中,他也希望有一个派系来支撑自己,也希望有一个依靠的后盾,但如果让他为了这个后盾而违背自己的良心,去做一些错误的事情,华子建是难以接受的,如果一定要华子建做出选择的话,华子建宁肯不要这个靠山。
  现在的华子建就是这样想的,他在沉默了一会之后,抬起头,直视着冀良青的眼睛说:“这件事情不管别人保有什么企图,但我还是认为,管委会的主任孔晓杰是有很多问题的。”
  冀良青一下子就收缩起了自己的瞳孔,眼中射出 了比刀光还要锋利的目光来,他轻声的,一字一顿的说:“我的话你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华子建摇了摇头,说:“不是没听进去,而是必须这样做。”
  冀良青就一下子收回了自己咄咄逼人的目光,有点惋惜的说:“好吧,那就在常委会上讨论这个问题吧。”
  华子建理解冀良青的意思,毋庸置疑的说,如果此事进入了常委会的议程,恐怕最后只能是不了了之,在常委会中,冀良青依然保有绝对的权威和实力,单凭自己和庄峰,只能以失败告终。
  华子建就默默无语的站了起来,自己和冀良青的隔阂也开始形成了,不管自己愿意不愿意,但这已经不能回避,自己也不可能每次都那样游刃有余的让每一件事情都既完成了自己的设想,又不去让冀良青生气,是的,自己做不到,有些事情啊,只能是直接面对了。
  晚上的常委会开的异常沉闷,冀良青先从政府本年度的工作入手,对政府的很多工作大加指责,先声夺人,给庄峰和华子建施加了极大的压力。
  华子建一直都默默无闻的坐在那里,冀良青的话对他实际上影响不大,他不会轻易的被冀良青激怒,更不会让冀良青把思维引到其他的地方去,这一点,华子建还是有把握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