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75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人我都没告诉,我是出去旅游结婚的,前段时间领了结婚证了,但是还欠人家一个婚礼,就出去的功夫补上吧,国内办太麻烦了,而且现在这环境,不好把握,还是出去清静”。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出去结婚这事他只是告诉了唐炳坤,任何人都没告诉,而且恳求唐炳坤不要外泄,他不想多事,唐炳坤也知道他的顾虑,还以为他是顾忌影响,但是他不知道丁长生其实顾忌的是林一道。   
  以丁长生的本事,想见见钟林枫而不被人发现还是能做到的,所以,在接到了钟林枫的短信后,丁长生在临走之前又在江都百货约见了钟林枫,不过这一次却是在一个楼道里。
  有电梯就很少有人走楼道了,所以这里相对更加的安静,一旦来人,可以进退自如。

  面对紧张的脸色绯红的钟林枫,丁长生很想知道这位贵妇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丁长生可以肯定的是,钟林枫为了她儿子,什么事都可以做得出来。
  “林夫人,我记得我提醒过你,你丈夫眼里只有政治,其他都可以牺牲,但是你不信,我们完全可以私下合作的,但是你告诉了他,这让为现在很被动,祁凤竹死了,我相信一定是他干的,心狠手辣的手段我还是不及他啊”。丁长生倚在楼道的扶手上,点了一支烟,吞云吐雾后,说道。
  “丁先生,我知道,这件事是我们做的不对,但是他是他,我是我,我只为了我儿子好,其他的我不管,丁先生,我们也做个交易,我老公怎么对付你我还不知道,但是只要我知道,我一定会告诉你”  。钟林枫很肯定的说道。
  虽然有了钟林枫的保证,但是在丁长生看来,这个保证连个屁都不如,林一道既然想对付自己,绝不会告诉钟林枫,因为钟林枫一点忙都帮不上,这件事只可能是陈平山操作,丁长生猜想,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祁凤竹有可能就是死在了陈平山的授意之下。(.

  可是如果自己现在翻脸,有可能会很快引起林一道的警觉,在自己还没有做好最后一击之前,现在只能是先稳住这个已经发了疯的母亲,在自然界里,为了护住自己的崽子,母兽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何况是作为人的钟林枫呢?
  而且,有了钟林枫这个内线在,在对付自己这件事上可能没什么用,但是在其他事上反倒是有很多的帮助,这一点丁长生相信钟林枫能和自己合作。
  “你一定要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只要是平南没事,其他任何事都可以”。钟林枫口不择言的说道。
  丁长生看了一眼钟林枫,这下又把她吓了一跳,不由得后退了一步,因为她越来越发现自己是在和一个魔鬼谈生意,而自己的这笔生意还是非做不可,而对方就在等着稳稳获利。
  “可以,我们可以合作,但是我现在不想知道你老公怎么对付我,而且你也拿不到这样的消息,但是有件事你倒是可以好好给我留意下,你老公和汉唐置业什么关系,我想知道这一点”。丁长生掐死了烟头,慢慢说道。
  “汉唐置业?”钟林枫一愣,不明白为何丁长生会问这个问题,她之前也不知道,但只是听说过这个企业,她之前只是养尊处优的官太太,对于这些政治上的事,不大参与。
  “对,如果搞到有什么有价值的消息,告诉我,我会履行自己的诺言的”。丁长生笑笑继续向下走去,那里是江都百货的地下室,开车离开了江都百货。
  虽然林一道很想现在就让丁长生死,但是他是省长,每天的事太多,不敢说是日理万机,但是至少很少有空闲时间专门研究怎么对付丁长生这个小喽啰。
  要说林一道的消息来源还是不错的,但是此时丁长生所乘坐的飞机已经越过了喜马拉雅山,朝着中东最繁华的城市迪拜飞去。
  头等舱的空姐很漂亮,而且照顾人也很体贴入微,这是她们的职业,但是也不乏想从这些坐头等舱的男人里觅得自己的金龟婿  。
  可是这些天丁长生太累,上了飞机后,一直都在和秦墨交流,然后就戴上眼罩沉沉睡去。
  林一道得到消息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第一感觉是,完了,这小子来了个金蝉脱壳,跑了。

  “我早就说过,让你们在白山多放几个人,但是,你怎么做的?”林一道很少对陈平山发火,但是这一次实在是太过窝囊了。
  “其实,我考虑,走了也是好事,如果不回来了更是好事,至少我们可以操作,在政治上把这家伙搞臭,还不是想怎么搞就怎么搞,一石二鸟,丁长生当时是怎么去的白山,和哪些人有关系,都可以挖一挖,虽然不至于伤筋动骨,但是至少可以打压几个人”。陈平山看了一眼肖林,这件事一直都是秘书肖林再负责,但是自从上次派出去的人被丁长生在火车站厕所暗算后,就暂停了跟踪控制。
  “可是,这样一来,我们就真的够不着他了,让他这么逍遥,我心里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林一道说道。
  “我倒是觉得走了也是好事,国外的手段比在国内更多,只要是出得起钱,想干掉他实在是太容易了,只是这样一来,又得满城风雨,不如在国内用政治手段来的轻松”。陈平山继续建议道。
  其实谁都不知道,陈平山看起来文质彬彬,但其实是一个暴力崇尚者,从祁凤竹之死这件事就可以看出来,在对付丁长生这件事上,这家伙还是倾向于用暴力。
  “你断定这家伙真的就不回来了?”林一道反问道。
  “目前看不出来,他出国前肯定也是经过了审查的,但是没查出来任何事情,也有可能会回来”。陈平山道。
  “既然如此,做两手准备,从明天开始,肖林,你找纪委的人和审计的人,让他们下去视察,尤其是考察丁长生待过的地方,海阳,湖州,白山,一件一件都要审核到位,也不要太明显,以防打草惊蛇,但是他不在国内,警惕性应该没那么灵敏,就看你们的了”。林一道阴沉着脸说道。
  人世间的婚礼大体都是相同的,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新人不同罢了。
  依照秦墨的要求,她和丁长生的婚礼却是和其他人在酒店里不一样,这次是在迪拜城外几十公里的沙漠里进行的,相较于城市酒店里的婚礼,在这里举办一场婚礼的花费更加的高昂,但是这些都是秦墨愿意的,丁长生当然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扫了她的兴趣。
  明天就是婚礼典礼了,丁长生和秦墨漫步在一望无垠的沙漠里,这里已经远离营地,营地在他们看来,也只是一盏盏灯火,和头上的星空比起来,显得那么渺小。
  “我怎么看你的兴致不高啊,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还是嫌我太折腾了?”秦墨挽着丁长生的胳膊,悄声问道。

  “都没有,你财大气粗,倒好像是我嫁给你一样,我乐得当个小媳妇呢”。丁长生开玩笑道。
  “怎么,自卑了,别看我那些朋友牛逼哄哄的,其实他们都没有你好,自己的男人好不好,只有自己知道,你说呢?”秦墨居然非常放荡的伸手探向了丁长生的裤裆。
  日期:2016-01-23 09: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