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15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一个女人,能够坐到政府办副主任的位子上,是很能够引人联想的,张文定对美色不是很贪恋,没有招惹她的意思,而她也没有往张文定面前凑的意思。所以,二人之间,仅仅只是工作关系,无论是当面还是在电话里,说话都比较客气,而且都只谈公事。
  张文定皱了皱眉,这个女人客气归客气,但说话还是不够痛快,喜欢遮遮掩掩的,这种行事作风,他比较不喜欢,便毫不客气地问道:“什么议题?”
  关百合道:“这个,我也不清楚。”

  张文定没再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
  平时开会,有时候是关百合通知他,有时候是通知郑举,再由郑举通知他,但不管是怎么个渠道,都会告诉他,会议的议题。而这一次,关百合只说开会,却不说议题,而且在他问到议题的时候明显还有一个迟疑,这就足以说明,会议的议题关百合知道,可能别人也知道,但却没人愿意在会议之前让他张文定知道!
  他就明白,这对他来说,可不是一个好兆头啊。
  这个会,恐怕有几分针对他的意思了。
  在东坡驴吃完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从随江到安青的路上,又花了两个多小时,现在离五点半,只有一个多小时了。

  张文定看看表,对开车的苗玉珊道:“苗总,真不好意思,我马上有个会要开,你先在安青宾馆住下,我忙完了给你打电话。”
  “忙你的去吧,我你就不用操心了。”苗玉珊笑着道,“先送你去县政府。”
  张文定点点头没有拒绝,苗玉珊很熟练地在路上开着,根本就不用张文定指路,走最近的路线将车开到了县政府。
  张文定就知道,这个女人对安青肯定很熟,绝对不像她所说的那般只来过三次。看来她准备在安青涉足娱乐这一块,恐怕也是有些底气的。
  苗玉珊的车并没有开进县政府大门,就在离政府大门口约三十米的地方靠边停了下来,然后扭过头,含笑看着张文定,颇有几分迷离的神色道:“我就不开进去了,晚上等你电话。”

  张文定被她这眼神看得有点受不住,对她这个话更是无语,老子跟你没私情啊,你不要说得这么暧昧好不好?
  幸好没别人听到,要不然还不知道会怎么想呢。
  郑举正在办公室里等着,张文定一到,他就马上站了起来,脸上紧张的神色相当明显了,小声说:“老板,听说姜县长很生气。”
  张文定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下,然后淡淡然道:“怎么个情况?”
  郑举现在已经适应了张文定的说话风格,也习惯了察颜观色,很轻易地就能够明白张文定想知道的是什么,便赶紧介绍起了相关情况。
  这个相关情况,绝对不是指姜慈生了多大的气,而是隋多集团的基本情况,以及相关背景。如果先不了解这个,呆会儿开会的时候,张文定就会相当被动了。
  对隋多集团,张文定还真是不清楚,他甚至都没怎么听过这个公司。
  当然了,他也明白,他不知道这个公司,不代表这个公司不牛叉,只是由于他和这个公司没什么交集,而且他到安青的时间尚短,所以不了解,也是正常的。
  隋多集团是安青县实力雄厚的民营企业,董事长还是随江市的政协委员呢,其前身是安青县丰多股份有限公司,主营制药业,公司下面还有个丰多化肥厂,后来由姜慈牵线搭桥,招商引资进来,有强大的资本注入,便成了隋多集团,主营方面还是制药跟化肥,今年听说还要在安青县内开一个豪华酒店,多方向发展。
  按郑举的说法,制药和化肥这两个行业,如果真的把排污做好,注重了环境保护,想赚钱恐怕就真的只能光想上一想了,不赔钱都要谢天谢地了,而且这污染,不仅仅在水里,更大的是空气污染。
  据说隋多集团的厂子那边,都不需要用仪器测量,隔着老远直接用鼻子闻都闻得出来。有人说制药厂是“前门制药治病,后门排污致病”。这个话可能说得有点过了,但也能够反映出一定的现实情况了。
  张文定知道,郑举这么说,肯定也是经过一些调查了的,绝对不会仅仅只是道听途说就这么给领导汇报了。做秘书的,话不能乱说,总是有根有据的。

  那么,隋多集团的排污,恐怕是真的有问题了。
  排污有问题,这个是环保部门的事情,环保局不是他分管的,自有别人去操心。他想知道的重点也不在这里,点点头之后,示意郑举继续往下说,说些有用的。
  郑举没让张文定失望,马上就说出了相当有用的东西,用随江话讲,隋多集团的总经理何日红跟县长姜慈是一担挑,也就是连襟的意思——何日红的老婆,是姜慈老婆的亲妹妹。
  听到这个,张文定眉头就紧紧地皱了起来,这情况,可真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了。
  县委副书记的妹夫是农业局长,县委组织部长的妻弟是民政局长,他还以为安青县这些领导都是举贤不避亲的性子,会把亲戚都安排到行政事业单位呢,却不料县长的连襟居然到这么一个民营企业中担任了总经理一职,这也算是让人眼前一亮了。
  当然了,何日红到隋多集团当总经理,也不排除是他自己能力突出,深受隋多集团董事会信任,所以能够担当此职。不过,张文定自然不可能那么幼稚地认为真就如此。
  阴谋论自然是要不得的,可在这危机四伏的官场中混,如果太天真了,那肯定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张文定明白了,难怪关百合不告诉自己会议的议题是什么了。
  这个事情,就算是姜大县长没有表现出发火的样子来,下面人也会想象出来姜县长发火的样子,稍稍一传,在这政府大院里,自己恐怕就会被孤立了。别看自己到安青县来打出了名气,可是自己就是无根之木,跟姜慈这棵参天大树,根本就没什么可比性。
  一把手就是一把手,比副职的优势强得不是一星半点。
  挥挥手,张文定让郑举出去了,一个人闷头思考着对策。
  这个事情,县委那边有多少人知道了还不好说,但政府这边,恐怕是没哪个领导不知道的了。自己在政府这边,只是跟魏本雄算关系不错,但也只是不错而已,远远达不到同盟的地步。想让魏本雄拼着得罪姜慈的危险帮自己说话,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就算是魏本雄帮着说,也没什么作用,魏本雄的排名也比较靠后——县委常委里,县政府这边可是占了五个呢,魏本雄这个非常委的副县长,想不靠后也不行啊。
  张文定在市委组织部呆过,现在又下到了县里,他是知道的,在石盘省,很多区县,都有四五个政府副职进丨党丨委常委的。另外,有不少县里,县政府的副县长,还多达十三位,像安青县政府班子的配置,还算精简的。
  今天这个会,指望不了魏本雄帮自己说话,别人就更加指望不上了。
  张文定情不自禁地摇了摇头,唉,大周末的不仅仅没时间休息,还连晚饭都吃不舒服,这事儿也真是令人憋屈了。姜慈也是的,开会你不知道往后推迟个把小时么?刚好选在五点半,这不是故意不让人吃饭么?

  站起身,张文定走到窗前,想着是不是现在去姜慈那里单独汇报一下工作。
  这个事情,自己真的是无辜的,谁知道那个女的记者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