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14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于苗玉珊这个话,张文定是一点都不相信的,想当初他和苗玉珊之间矛盾的起因,就是苗玉珊那个从小就送人了不姓苗的妹妹的儿子醉酒撞车引起的。
  那一次,苗玉珊她妹妹的儿子开的可是宝马来着,虽然后来可能受到了一些影响,但肯定不至于没法子生活。况且,如果仅仅为了生活,随便投资搞个什么酒楼啥的不行吗?非得往娱乐场所这种龙蛇混杂的行业中挤?
  还不是看中了这一行来钱快!
  张文定不动声色,淡淡地说:“哦,那市里比安青县的消费高多了,在市里搞一个,应该很快就能够收回投资吧。”

  “市里肯定比县里好,不过,我的钱太少了,两百万搞KTV,设备啊装修啊什么的,档次都非常低,场地也搞不到多大。市里的房租多贵?这个又要好地段。唉,在市里,呵呵,那些大的KTV娱乐城,哪个投资不是五六百万以上的?”苗玉珊摇摇头,苦笑道,“市里各种情况都比较复杂,不好搞,去安青的话,我还有合伙人,对这一行是比较熟悉的。并且有一个方面,啊,安青县马上就要改成安青市了,城市档次还是可以的,消费水平也是相当不错的,我很看好安青的发展。”

  张文定稳稳地坐着,自顾自地吃菜,听着她说,不插话。
  苗玉珊扫了张文定一眼,见他没有接话的意思,便继续道:“不过,我对安青最大的信心,就是因为你在安青!”
  “我在安青分管的是农业。”张文定笑着道,“你这个事情,我可是一点门道都不清楚啊。”
  苗玉珊并没有因为他这句话而放弃,脸上又浮现出了先前那种妩媚的样子,半是撒娇半是玩笑地说:“这个我不管,反正我在安青没什么朋友,就认识你,准备赖上你了,你可不能不管我呀。”
  张文定嘴角情不自禁地扯了扯,这话说的,果真是不离她暧昧的风格啊。
  不过,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今天苗玉珊一直都还表现得不错,张文定也不能太不近人情,便说了两句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得上的忙一定会帮之类可进可退的话。
  这顿饭吃完,二人酒也正好喝到了兴头上,没有醉意,苗玉珊还真的提出了现在就去安青,张文定也没意见。直到坐上她的车开出了市区,他才想起来,两个人可都是喝了酒的,也不知道苗玉珊技术如何。
  昨天晚上他一回市内,就吩咐司机星期天下午接他,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司机是在回了安青呢,还是就在随江市里,反正他去东坡驴的时候都是打的车,这时候自然不会给司机打电话了。
  嗯,坐在美女车上的感觉,其实也还是不错的。光从相貌身材来讲,苗玉珊可是一点都不输徐莹的,还有种徐莹所没有的妩媚。
  尽管张文定并不贪图她的美色,可还是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苗玉珊开车的技术还是相当不错的,一路上无惊无险平平稳稳地将车开到了安青县。张文定正想着是去安青宾馆还是去哪儿的时候,手机响了,摸出来一看,是秘书郑举来电话了。
  接通电话,张文定从鼻子里哼出个声音:“嗯。”
  “老板,出事了。”郑举的声音还算平稳,不过,能够一开口就这么说的,想来那份平稳也是强装出来的。

  “讲。”张文定不动声色地吐出一个字来。
  “白漳晚报报料,隋多集团污染严重,周边有居民的身体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其中有几十户有人进过医院。”郑举话中的信息不是很清晰,但基本意思却是透出来了,他也没管张文定听没听明白,继续道,“报料的记者,就是前天吃中饭的时候,咱们遇到过的,后来趁乱跑了的那个女的。隋多集团是县里的明星企业,姜县长当初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引进来的......”
  张文定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只觉得自己运气真是差到了极点。
  刚才还很不解郑举怎么把环保方面的问题给自己汇报会,却原来这个企业是跟姜县长有关系的,而自己前天随手出招,却牵扯进了这么大个困果,还不知道姜慈会把自己恨到什么程度呢。
  郑举汇报的时候不长,但内容却很详细。

  那天跟孟冬寒吃完饭下楼之后孟冬寒的肩头被莫名其妙砸了一酒瓶,然后张文定见义勇为,救了一男一女,后来丨警丨察来人,把人带走了。
  当时打人的都带走了,可被那几个人纠缠的一男一女,却是男的去了派出所,女的早就趁乱跑掉了。而那个跑掉的女的,是白漳晚报的记者,到安青来,是暗访隋多集团乱排污的情况的。当时被派出所带走的几个人,是想从那女记者手中抢夺暗访资料的。
  这真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落。
  张文定挂断电话,有种运气霉到喝凉水都塞牙的郁闷感觉了。吃个饭遇到场打架事件,自己只是随手制服了几个小混混,就给县长姜慈惹了个大麻烦,这运气若不是差到极致,那真是没别的解释了。
  他相信郑举说话不会无的放矢,既然专门点了一句隋多集团是姜慈花了大力气引进来的,那么事实肯定不仅仅只是如此,想必姜慈除了引进隋多集团之外,跟隋多集团应该还有些不为人知的关系的。
  只不过,现在他在苗玉珊车上,不方便细问。
  他相当郁闷,如果自己那天没见义勇为横插一手,那个女记者肯定跑不掉,会不会挨打不确定,但所拍摄的东西和采访的资料肯定会被收走,那么就不会有随后的报纸爆料。
  这个道理是个歪理,很牵强,但是人都自私的,身在官场,张文定明白像这种牵强的歪理往往会被人第一个想到。至于说隋多集团为什么不把排污问题处理好,不为什么不注重环保,那就不是领导所考虑的事情了——反正又没污染到领导家里去。
  气闷了一下,张文定回过头来想一想,觉得那个事情也没什么可后悔的,如果事情重来一次,他还是会出手,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一男一女被打吧?
  唉,事已至此,多想也没用,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有电话通知自己了吧?
  正如张文定所想,还不到十分钟的工夫,政府办副主任关百合打来了电话:“张县长您好,我是关百合。”
  “你好。”张文定淡淡然回答,以他的年纪,除了叫那些刚刚考进来的年轻人可以在人家的姓面前加个小字之外,别的人,都不适合那么叫。在人家的姓面前加个老字呢,除了亲近的人之外,也不合适,特别是女同志。
  所以他要么直呼名字,要么就叫职务,而接电话的时候,他通常都只是说个好或者你好。当然了,如果对方是领导,肯定要是在你好后面或者前面加个尊称的。
  关百合的声音有点软绵绵的味道,一句很正式的话,听在人耳中就多出几分温柔的意思了:“打扰您了,今天下午五点半,在二号会议室有个会,姜县长主持的。”
  对于这个办公室副主任,张文定只是认识,并不是很熟悉,往常也只是工作中的往来,并没有私人交情。
  关百合今年三十三岁,皮肤相当好,长得有几分像电影明星苍井空,但有点显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