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10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看大家俨然是脑满肠肥,服务员还是精力充沛地来回穿梭着,娇媚巧笑地播报着名不符实的菜名,华子建夫妻俩对望了一眼,华子建立即传出话来:“菜不要上了,这些已经很多了。”
  “哎呀,不能停不能停,下面还有五个呢,最后一个是压轴大菜。市长,您看江局长难得来一次,我们不能这么小气,是吧?”上次那个华子建在玻璃窗上偷看到的学猫叫的女人撒娇似的说着。
  “那就吃完了再上吧。如果菜还没做好,就通知他们不要做了。”华子建坚持着说。

  “服务员,等等再上吧”凤梦涵传谕。
  “我们菜已经全部做好了好,等等再上可以。”服务员随口就回了一句,当然他们这是服务用语,大家也是知道的,说不定他们点的龙虾还有卢鱼现在还在河海里游着呢。
  这就不去管他了,人家也是做生意的,公家的钱不赚白不赚!当然就是私人的,照样是赚了还要赚!
  龙虾终于隆重登场了,兄弟姐妹十几个,都是篮球运动员级别的,体长个大,普通的盘子是负担不起的,服务员用的是篮子,这次搞的是人均分配,一人一个,直接快递到客人门上。
  华子建真的有点担心起来,暗暗摸了摸自己的钱袋,感觉那一沓子硬硬的还在,便放了心,他庆幸自己把今天身上还装上了钱,不然真是吃起来心虚。
  隔壁包间里传来阵阵猜拳行令声,服务员依然在来来往往的忙碌着,偶尔闲着的,便谈论着各自的工资奖金,高兴的怒骂的都有。

  “这家酒店的龙虾烧得不行!”上次配合那个学猫叫的女人搞事情的副主任放下活,拿起餐巾纸优雅地擦拭着被高级剃须刀刮得很干净的下巴,说道。
  “可能是因为个太大,不易入味吧。”凤梦涵说道。
  “什么呀?还是他们手艺不精,想当年我吃过的比这大多了,味口还比这好呢。”这副主任坚持自己的观点。
  既然副主任说味口不好,大家你看我,我看看你的,都想放下手中的活;再坚持吃,显得自己好没品味似的。

  华子建没有停下:这都是自己花钱买来的,干嘛不吃?何况他们吃不出来有什么不好的。
  大家也是稍微的停了一下,看华子建吃的香,既然主要领导都坚持吃,你不吃?烧的你!不想上班了?!小样!一阵噼哩啪啦,龙虾体无完肤,粉身碎骨。
  酒歇菜罢,饱嗝声声。
  华子建就暗自里摸出了钱包,向江可蕊发出下楼结帐的信号,江可蕊嘲笑的看了华子建一眼,小声说:“谁还用现钱啊,我带的有卡”。

  华子建就点头笑笑,江可蕊站起来说:“我到卫生间洗个手。”
  凤梦涵也要跟着去,当然凤梦涵不知道她是去付帐的,江可蕊拒绝了,坚持自己一个人去,放后面便没有再坚持。
  华子建看大家也吃好了,就站了起来,说:“行了吧,现在可以回去了吧?”
  大家都嘻嘻的笑着,一起站起来。
  大家让华子建第一个先出门,其余的也按级别大小,地位尊卑相继鱼贯而出,下楼,酒足饭饱的人们习惯于手持一根牙签,即使不用,也是一种心情,表示自己吃得放松,吃得自得。当然一般情况下,这都是用公款消费的心情,自己掏钱也有拿牙签的,但那纯粹是一种需要。

  “今天我们这桌饭多少钱呀?”凤梦涵在大厅的吧台问,一面就准备掏钱。
  “哦,一共是一千九百九十八元。钱已经付了。”吧台小姐很高兴,第一次高利润快回报,一般这种桌子那全是欠账的,那要帐难啦!
  “什么?谁结的帐?”凤梦涵有点来汗了。
  “就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士结的!”

  凤梦涵就明白了,一定是江可蕊刚才出来结的帐,她也没有时间和收银员废话了,飞快地冲出去,幸好华子建,江可蕊还在和众人道别。
  “哎!华市长你不能走。”凤梦涵过来说。
  华子建就转身看着凤梦涵说:“还有什么事情吗?”
  凤梦涵当着大家的面说:“华市长,今天是我们办公室请你的,怎么能让嫂子去结账呢,这绝不行。”
  王稼祥一听,也是吃了一惊,忙说:“江局长你怎么能结账啊,那今天不成了我们敲竹杆了吗?不行,不行,对了,凤主任,总共多钱。”
  “差几元就2千。”
  王稼祥说:“华市长,这事情今天没有商量的余地了,钱就是我们办公室自己出,也不是办公费,招待费,这你放心。”
  华子建想要拒绝已经来不及了,凤梦涵把两千元钱一下塞到了江可蕊的包里,不过华子建也知道,办公室每月都要到下面自己募捐一些福利的,这个和财政拨款不一样,主要是解决单位奖金什么的,自己也为办公室募集过几笔的,在一个为两千元钱,自己和他们在酒店门口拉拉扯扯的,也不雅观,华子建就点头对江可蕊说:“算了,算了,既然是大家的一片心意,那就感谢了,不过先说好啊,等月底你们发福利不够了,可不要说怪话。”

  王稼祥他们都笑了,说:“谁敢啊。”
  大家又扯了一会,才各自分手,各回各家。
  在路上,江可蕊才取出了给华子建准备的生日礼品,那是一条很贵重的方格领带,江可蕊说:“本来我准备等你下班和你单独出去吃饭的,没想到还没下班就让他们抓住了。”
  华子建心里暖暖的,他拉着江可蕊手,宛如牵着气球,紧紧勒住唯恐溜走。他牵着江可蕊,就像牵着自己的灵魂,他看到江可蕊,就能够看到自己。
  走了几步,华子建心中的欢喜再也把持不住,松开江可蕊,倒退疾行,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纷纷红尘,碌碌浮生,唯有爱恨焉能随风,江可蕊娉婷而行,一面笑看他癫,而两束眸光焦距在华子建身上,一刻不曾飘移。
  入得家门,华子建即把江可蕊逼在墙上,江可蕊柔软的嘴唇印上来,华子建还以疾风骤雨般的湿吻,唇齿相依,其贪婪之态,大家见过小狗吃食吧,就是如此。
  华子建已通体顺畅,站着说话也就不腰疼了,起身负起手来,严辞拒绝了这一无礼要求,作势对江可蕊说:“我要思考个问题。”
  说话的时候脑袋波棱着像只转脖鸽子,在房间里踱着鸽步,自感十分神气,怎一个帅字了得,心下却又暗笑,赶快到外面偷偷抽根烟是正经。
  江可蕊对他提出口头批评:“轻狂样。”

  “男人40岁前不狂没有出息。平时在工作中,在大街上,你要是轻狂,哪没砖头拍你。”高兴之后,华子建精神矍铄,话也多了起来:“我望破苍天、寻遍人间,才与你有今天,如何不狂?”
  “会不会惯坏你?”江可蕊似乎是在自问,不等华子建回答,便瞪了华子建一眼说:“不准你吸烟啊。”
  华子建目光偷摸的瞥去几眼,佯作闯祸的小学生不敢去正视老师的眼睛,江可蕊便断定华子建做贼心虚,兴冲冲的上来逮华子建的不是,拽着他的衣服严刑逼供:“你吸烟了?”
  华子建得逞般一本正经的唱戏:“说句心里话,我也想抽,想抽我也不抽,谁让我是你的兵,说句实在话,我也有爱,常思念你的交代……”。
  江可蕊并不罢休,粗暴的喝道:“打住,张嘴,呼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