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175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房先照在相关证据的证实下,不得不承认相关的情况,而且在深入的询问之后,他还承认了相关的经济问题,虽然卢兴国并没有讲出自己曾经向他行贿的情况,但是房先照本人还是主动招认了。
  在房先照作出承认之后的第二天,省纪委便是宣布南江市副市长兼公丨安丨局长房先照涉嫌严重违法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一时之间轰动整个江东省城。
  房先照的落马振动了整个南江政坛,从这里可以看出江东省委惩治**的决心,程先建得知这种情况后,只能表态支持省纪委的查处行为,肃清房先照在南江市公丨安丨局造成的影响。

  不过房先照的落马对程先建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因为之前赵志奇已经落马,现在房先照又是落了马,两名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成员落了马,无疑让他这个领导班子的班长感到些许压力。
  当然现在还看不出他的地位发生动摇的情况,必竟他是省委常委,但是程先建却是隐隐约约地感到,任布松自打上任省委书记以来,似乎有意打压江东省的地方势力,而南江市作为地方势力的最大代表,无疑会成为他打压的对象,南江市官员不断出事,从郑德志开始,到潘立明,赵志奇,以及现在的房先照,全部都是南江市的官员,尤其是赵志奇和房先照两人都是他提拔的人,而且还是领导班子成员,出了这么大的事,无疑是对他最大的打击。

  虽然现在还看不出,任布松要动他的迹象,但是这些事情已经动摇了他原有的那种固若金汤的地位,使他的威信和名誉受到了很大的损害,但是面临这种情况,他还无法反击,只能表态坚持支持,必竟谁也不会傻到去支持已经暴露的**分子。
  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只能静谨以守,努力维持着局面,上次赵志奇出事以后,是他重新选择的继任人选,但是这一次他感到如果自己再选择继任的公丨安丨局长的话,他面临的压力会更大。
  而且公丨安丨局长的选任还要受到省公丨安丨厅的制约,必须得省公丨安丨厅点头同意才行,在此种情况下,他更不愿意再插手这个事情了,他提拔的官员出了事,他现在不能再强行任命自己的人员了。
  由于房先照的出事,南江市公丨安丨局班子出现塌方式**,接连又有几个公丨安丨干警接受调查,在此情况之下,省委显然已经不能再对南江市公丨安丨局的干部抱有任何的希望,南江市公丨安丨局长的人选肯定要从省里面出,而不会再由南江市委进行推荐。
  从以往的惯例来看也是如此,程先建即使再任命自己的人员也是会面临很大的难度,此时他不再插手这件事情说来还是非常明智的。
  房先照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以后没几天,省委就是宣布免去了他的职务,而宣布免去他的职务以后,南江市公丨安丨局长就是暂时空缺,出于稳定的需要,经与叶平宇商量,省委决定安排杨志高前往南江市公丨安丨局任职,兼任南江市公丨安丨局局长,等到情况稳定以后,再决定适合的人选。
  杨志高这一次兼任与上次房先照兼任不同,上次房先照去兼任,那是想给房先照实权,而这一次叶平宇让杨志高去兼任,那是为了应对这一次突发情况,派别人去恐怕稳定不了局面。
  其实叶平宇心里头南江市公丨安丨局长的合适人选是公维江,只是公维江的资历略浅,现在就让他过去恐怕难以压得住阵脚,他需要杨志高来给一个过渡。
  公维江在打黑工作中出了很大的力,叶平宇有意想再培养他,也算是论功行赏,而且在打黑过程查处了一些违纪的公丨安丨干警,空出了不少的位子,这些位子都可以让叶平宇安排一些他所信任的人,同时也是奖励他们。

  而南江市公丨安丨局长一职无疑是最大的一个奖赏,而公维江则是最大的功臣,叶平宇现在想着要安排好这个事情。
  杨志高其实并不愿意去出任南江市公丨安丨局长一职,因为他知道南江市政坛非常复杂,而他此时又是去接房先照的位子,到了之后,肯定不会见容于南江市政坛,在南江市任职,肯定会是一件很憋屈的事情,但是叶平宇事先找他谈了话,让他过去只是一个过渡,南江市公丨安丨局长一职迟早要安排其他人。
  杨志高并不知道叶平宇会安排谁过去,但是很快他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了,经过和省委组织部以及南江市委的协调,不久之后,公维江就是卸任省打黑队队长一职,调到南江市局担任常务副局长,配合杨志高工作。
  对于公维江的到来,杨志高明白叶平宇的意思,叶平宇是想让公维江接任南江市公丨安丨局长一职,这样一来,他就是可以把很多事情放给公维江做了,他倒是可以图个清闲,同时也可以避免与南江市的领导层发生什么冲突。

  叶平宇的这种人事布局就是把南江市公丨安丨局牢牢地抓在了自己的手上,而在原来的时候,南江市局根本不怎么听他的,现在杨志高和公维江都可以是他的人马,现在一到南江市局,当然是坚决执行省公丨安丨厅的决定。
  程先建虽然明知这种情况,但是他不好再做出什么表示,公丨安丨局的工作做好了,他也放心,不然老是出什么事,他如何向省委交代?
  但是他对叶平宇力量的扩大感到很不舒服,南江市的干部接连出事,直接间接地都与叶平宇有关,在他看来,叶平宇是任布松的一个重要助手,在不知不觉之间帮助任布松完成了某些布局,以至于他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一种被动。
  房先照在交代了相关问题之后,省纪委的人就问他与卢铭之间的关系问题,省纪委一这样问,就是让房先照感到非常吃惊,因为他感觉省纪委的人不应当问这方面的问题,这方面的问题应当由中纪委的人来问才是,而省纪委居然来问这个问题,有些不大符合常规。
  虽然他现在进来了,知道卢铭没能发挥出自己的力量,但是只要他不把卢铭给牵扯进来,将来卢铭肯定还是要感激他的,等他出狱以后,还会得到卢铭的支持,那样的话将来还有一条生路,而如果他现在把卢铭给招出来了,卢铭也进去了,那么将来他们就是难兄难弟了。
  面对省纪委人员的审讯,房先照没有供认出卢铭的事情,坚持承认所有事情都是他一手安排的,而之所以这样安排是因为卢兴国向他行了贿,而不是因为有别的因素。
  房先照认为自己不承认,就可以掩盖一些事实,但是他不知道这样做其实是徒劳的,卢铭的事情从卢兴国出事那天起,他就被凸显了出来,只是动人需要一步一步来,不会立刻就会对谁动手,房先照现在只是一个突破口而已,但是如果没有他这个突破口也无所谓,肯定还有着其他的切入点,只是房先照这个点好切入而已。
  日期:2016-08-23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