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58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上一世仅从从包飞扬大学毕业到他遇害这十几年间,华夏军车就经历了84式、92式、97式和2004式四次更换,对于前面三种制式的军车车牌所代表的合义包飞扬已经记不大清楚了,但是对于2004式军车车牌所代表的合义,他还是记得非常清楚的了比如单单一个京V开头的军车牌,里面就有很多讲究。比如京VO1 打头的,是〖中〗央警卫局的办公用车;而京V02打头的,则是ZY首长或者首长家的用车。而且其中京V020、021、022一直到京029都有不同的讲究,分别对应着不同的级别。这些东西包飞扬在上一世都深入研究过,虽然不如他陶瓷化工专业那么精通,但是单就ZM式车牌写出一篇两三万字的专业论文,应该是没有问题。

  可是对于84式这和到一九九二年底就要退出历史舞台的军车车牌,包飞扬还真没有什么深入研究,并不知道车牌上面每一个数字代表的究竟是什么意义。只是根据张正道所在的机关,大致推测出眼靠这辆酬车牌的红旗桥车应该相当于ZM式车牌中的京删车牌,是〖中〗央警卫局的办公专用车辆。
  忽然间包飞扬想起了杨翔远开过来的那辆黑色奥迪,车牌似乎是AQ开头,他当时也没有细想,此时琢磨了一下,难道说杨翔远开过采的并不是中J委的专车,而是一辆隶属于〖中〗央警卫局的车辆?只是杨翔远开的那辆A哑开头的车辆,是不是和2004式中京V02开头的车辆代表着同样的合义?倘若是同样的合义的话,也就是说杨翔远并不是受赵根红的委托过来的,而是赵天海赵老身边的工作人员?难道说喜欢吃萝「干并不是赵根红,而是赵天海赵老?

  赵天海赵老在军队中威信仅此于太宗爷,也是太宗爷最信任的将领,虽然说现在退居二线,但是毕竟担任过军委主要领导。那么张正道所说的军委首长如果是指的是赵天海的话,倒是可以解开包飞扬心中的疑问,毕竟这是包飞扬所能够寻找到的他自己唯一能够和军委首长发生联系的地方。
  可是,倘若真的是赵天海票见他,为什么不派杨翔远来?毕竟包飞扬已经和杨翔远打过一次交道了不是?为什么偏偏派一个包飞扬从乘没有见过的张正道过来呢?更何况杨翔远过采的时候还特意捉了一下赵根红,而眼前这个,张正道,却压根就没有捉过一句赵根红,而是公事公办地说军委首长有请  。难道说是自己猜错了,并不是赵天海赵老要召见他,要召见他的军委首长另有其人?
  包飞扬心中猜测了半天毫无头绪,索性就不再去思考这个问题:既来之则安之,反正自己总是要和军委首长见面的,到时候究竟是哪一位军委首长不就自然清楚了吗?
  跟随包飞扬过来的两名军官,一名坐到驾驶员的位置上充当司机,另外一名则坐到了赢驾驶的位置上。至于包飞扬,被张正道安排到后座,和张正道并肩坐在一起。
  坐进车内之后,包飞扬发现这辆红旗榜车安装的是一和特殊的玻璃,从里面往外面弈,什么都一消二楚,可是从外面却根本看不到车内的任何情况。
  车辆启动之后,张正道面容严肃地说道:“从现在开始起,你所有看到的听到的东西都要严格保密,除了你自己之外,不并许告诉第二个,人,你明白吗?”
  “明白!”

  包飞扬心头一紧,暗中说道,难道军委首长请他过去是安排什么秘密任务?他还想听张正道下面会说什么,可惜张正道交代完这句话后,就没有再说第二句话,只是笔直地坐在后座上,双唇紧闭,目光严肃地望着正前方。
  包飞扬看了这个样子就明白,即使自己主动发问,张正道也不会对他说什么……切谜底,只有见到了军委首长,才能揭晓。包飞扬就徽闭双目,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反正从现在看到的什么都不能对外说,那就不如不看利用这叮,空当来养养精神工经过上一世的捶打,包飞扬已经不是大学时代那个对什么都感觉好奇的好奇宝宝。
  有些事情,从他目淀的层农来说,能少知道一点就少知道一点吧。
  也不知道行驶了多久,忽然间感觉车 辆微微一震,包飞扬睁开眼,发现红旗轿车已经停在一个戒备森严的 小院子里,包飞扬跟随张正道下了车,只见一排身高都超过一米八的战士手持步枪威风凛凛地站成一排,为首是一个少将军官。
  张正道上淀对少将军官敬了一个军礼“报告,西北省天源市政府实习科员包飞扬带到。”

  少将军官还了一个礼,手向后一伸,身后一名军官立煎递上乘一个文件夹。少将军官打开文件夹,核对了一下文件夹里的照片和眼前的包飞扬无误,然后一挥手,另外一名手持仪器的军官立煎上淀一步,对包飞扬进行全身扫描:检查完毕之后,少将军官才对包飞扬说道:“跟我来!”然后带着包飞扬穿过门洞,进了前面一栋小洋楼,沿着欧式雕huā扶手楼梯上到三楼,来到最东段一个站着两个便衣的房间门口。

  少将抬起手腕轻轻敲了敲门“咚咚”不多不少正好两下,然后向里面恭敬而又响亮地报告道:“首长,包飞扬同志奉命带到。”
  “请他进来!”门里面传来一个带着巴蜀口音威严的声音。
  少将轻轻推开房门,冲包飞扬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示意包飞扬进去。
  虽然还不知道里面是谁,但是包飞扬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恚,心里倒是也不算怎么担心。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忙绪更加平稳一点,这才步履平稳地走进房间。在他身后,房门也随着他的走进而轻轻被从外面带上。
  房间里光线非常明亮,包飞扬只见一位身穿上将军装精神墅您的老者平静地坐在窗户边的黄杨木沙发上,双目威严地望向他  。在这个老者身后,两个身穿军便服的警卫员守护在左右。

  怎么会是他?
  包飞扬吓了一跳,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召见他的竟然是杜有为杜老,现任的军委主要领导之一。虽然从资历上来讲,杜有为杜老还无法和赵天海赵老相比,但是他的年龄比赵老小七八岁,又是现任军委主要领导之一,包飞扬即使做梦,也梦不到杜老会召见自己啊!
  强按着内心的震惊,包飞扬恭敬而又不失礼貌含笑向杜老问好:“您好!”
  看到包飞扬举动自如大气,态度不卑不昂,社老心中暗暗称奇,要知道,别说是包飞扬这和小年轻,就是下面一些资历比较浅省长省委〖书〗记在他面淀态度拘谨放不开,这倒不是说杜老庶意去散发什么威势,实乃是杜老这和人久居上位,日积月累之下,自然就养成了上位者独有的气势,甚至是简单地往那一坐,根本就不用开口,那逼人的威势就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来,那些资历浅薄一些的省长省委〖书〗记在杜老面前自然是顶不住这和磅礴的气场。可是偏偏就包飞扬一个小年轻,二十岁不到,十九郎当岁的样子,竟然能够顶住杜老的气场,举止之间张弛有度,态度恭敬却又不卑徽,怎么能够不让杜老心中啧啧称奇呢?

  “坐吧!”社老抬手指了指身前的一张黄杨木沙发。
  包飞扬走过去,坐在了沙发上,双脚并拢,双手放在膝盖上,平静地望着杜老。
  “知道我是谁吗?”杜老惜字如金,从不说废话,他开门具山地问道。
  “知道。”包飞扬回答道。
  杜老点了点头,小家伙还挺诚实的,没有装作不认识自己的模样。
  “知道为什么淬你来吗?”
  “不知道了”包飞扬摇了摇头,老实敏回答。
  “你看看这是啥?”杜老伸手从黄杨木矮几下面摸出一个空玻璃罐子。

  包飞扬定睛一看,这不是天源市三江镇生产的多味萝「干的包装榜吗?怎么杜老这里也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