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11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孟冬寒一张脸黑得跟锅底似的,这个姜滋润,怎么就那么拿不出手呢?对付那些上了年纪的老家伙,你这义正词严地讲段子效果确实不错,可张文定这种人,啥美女没见过,你这么干,那不是恶心领导么?
  张文定不止一次地在酒桌上听别人说起过这“领导在上我在下”的段子,版本都有好几个,但今天却是第一次从女同志嘴里听到,而且这女同志还不像在讲段子,貌似在搞相声表演啊。
  靠,你在下,你在下恐怕男人立马得跑路!张文定腹诽了一句,却是不能再摆架子了,说不得端起酒子,笑了起来:“姜镇长坐下喝,坐下喝。啊。来,我们喝一杯。”
  若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同志,张文定还可能矜持一下,可是这个姜滋润,张文定还真怕她再说出什么更让人崩溃的话,赶紧跟她喝杯酒,也不要她喝三杯了,只求她能够安静点,能够正常点。
  为了让这女人别胡闹,他甚至都很够意思的将那半杯酒一口给干了,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他都表示出了一杯酒就行了的意思,可姜滋润还是连喝了三杯。
  张文定原本就有点不爽的心情,算是被姜滋润给彻底搞坏了,扒了几口饭吃了几口菜,匆匆结束了这顿酒。
  他倒不是对孟冬寒有多大的不满,其实对于领导干部的私心,他真没有什么特别痛恨的,只要干工作的能力强,能够想着为老百姓干实事,借权力捞点那就捞点,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他是懂的。
  毕竟,并不是谁都能够像他那样对钱财不在乎的。

  他只是通过这一场酒,觉得孟冬寒这个人能力可能不怎么样,到县里见领导跑项目居然都带着这么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极品女人,而这女人还是分管农业工作的,谁知道真给他们投个项目下去,会不会被搞得一团糟?
  下楼的时候,孟冬寒是悔得肠子都青了,平时看姜滋润挺会说话的嘛,怎么今天在张文定面前就表现得那么差劲呢?
  早知道她是这种笨蛋,真不应该带着她来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
  现在搞得张县长心情不好了,还不知道要花多少工夫去补救呢。这个女人看来是欠收拾,不折腾得她告饶,她不知道尊重领导的重要性!

  带着重重心思,刚下到一楼大厅里,便听到几声女人的尖叫和男人的怒吼,还没等孟冬寒反应过来什么事情,一只啤酒瓶就落在了他的肩头,带起的劲风荡得他太阳穴一阵发凉。
  孟冬寒被这从天而降的啤酒瓶在肩膀上砸了一下,虽然不会伤筋动骨,却是被吓得不轻,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而姜滋润则更夸张,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之后,身子马上往边上一闪,连着撞翻了两张空椅子,这才惊魂未定地颤抖着站定下来。
  张文定倒是一下就看清楚了正在发生着的事情,两个男人正在围堵一个女孩子,还有一个男人在拼命地逃跑,不知道是不是心有惧意慌不择路,他不朝大门口跑,却是横向往张文定这边冲了过来,而他的身后,跟着四个男人在追,边追边骂。
  刚才打中了孟冬寒的那只酒瓶子,就是由向这边跑过来的那男人引来的,也是后面几个追兵里有人拿着啤酒瓶乱砸的呢,还有个人手里有把砍刀。这场面,再加上大厅里吃饭的食客,真是闹哄哄了。
  张文定毕竟是个副县长,眼皮子底下发生了这种事情,他就不得不管了。
  他这一管,那几个人自然不是对手,其中有个人见机得快,明白自己这几个人肯定不是那个年轻人的对手,赶紧跑出去打电话了。
  而张文定这时候也打倒了那五个人,包括拿刀的都收拾了,当他摸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的时候,却发现那个被两男人差点抓住了的女孩子也已经不见了踪影。
  那个原先在逃跑的男人原也准备走的,却被张文定给叫住了——闹了这么大的动静,张文定是肯定要报警的,丨警丨察过来后,那个当事人还要说明情况呢。
  这次丨警丨察来得相常快,没什么拖拖拉拉的,想来是市局派下来的工作组对县公丨安丨局整改工作作风,还是有成效的。
  跟丨警丨察几乎同时抵达的,还有两台面包车,从里面下来不少人,可一看到有公丨安丨人员在这里面,倒是没有进来,就在外面等着。
  张文定又百思不得其解了,那些人貌似不怕丨警丨察,光天化日之下都敢这么干,这得多深厚的关系才能这般有恃无恐地欺负别人。

  安青的治安情况,很不观乐啊。
  来的丨警丨察有四个,都身着警服。两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两个身材标准的年轻人,这样的搭配倒是挺有意思的。
  若是以前,张文定还会先不表明身份看一看丨警丨察会怎么处理,但经过了左正被免的事情之后,他已经没了那个心思。自己怎么说也是个副县长了,而且这次又不是为徐莹出头,何必跟他们浪费时间呢?
  心中有了这个想法,张文定就直接让郑举处理眼前的事情。
  身份一表露出来,几个丨警丨察二话不说,就将地上的几个人拷了起来,却是不敢请张文定去派出所。一来是他副县长的身份让这几个丨警丨察觉得惹不起,二来嘛,张文定这个名字现在在安青县公丨安丨系统内可是被传得相当厉害了,县局局长得罪了这家伙都被免了职,咱们几个小干警吃饱了撑的去惹他啊?
  反正他是县领导,他怎么说咱们都听他的,给予他足够的尊重,没坏处。
  别说有张文定这号猛人在现场,就单单附阳镇丨党丨委书记和副镇长,以及郑举这个副县长的秘书三个人,几个丨警丨察都不敢乱来。不过,该了解的情况,还是要了解的。
  郑举很及时地说:“我跟派出所的同志去一趟。”
  对于郑举今天的表现,张文定是比较满意的。在酒桌上安守本份,不乱说话,下楼后见着打架的场面也没有尖叫,自己还没出手前他还想拦在自己身前来着。
  尽管这个秘书没有机会甚至说可能也没有胆子动手,可那个保护领导的样子还是做出来了,这就是忠心啊。
  郑举作出了这个表示,丨警丨察们大松了一口气,心中隐隐想着,张县长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蛮不讲理嘛。
  本来张文定是一直都在努力改变着,让自己轻易不动手,争取做到遇事只讲道理不动武力,可是这一次,他又一时没忍住出手了。练武之人,就算身居高位也难免会有这种冲动,正常得很。
  刚来的那天他在县政府大门口还大打出手了呢,虽说当了副县长总是跟人动手不好,可也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更何况,孟冬寒还挨了一酒瓶,而且那些人也往这边冲了过来,也就怪不得他了。
  日期:2016-11-10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