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173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通过梳理相关的案件,卢兴国一案的最终目标指向了房先照,事情并不是发生在房先照担任南江市公丨安丨局长之时,而是发生在他担任公丨安丨厅副厅长的时候。

  那些为卢兴国卖命的干部,之所以会甘心为卢兴国所驱使,并不完全是金钱的原因,而是因为后面有大人物向他们下了指示,而当时的这个大人物就是房先照。
  没有房先照给他们打招呼,他们也不会完全听从卢兴国的吩咐把案子办成那样,现在他们深陷囹圄,自然要把这个事情给讲出来,以减轻他们的罪责。
  当办案人员把这个情况反馈给叶平宇的时候,叶平宇长舒了一口气,要的就是这个结果,火终于烧到房先照那里了,不知道此时的房先照还淡定不淡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房先照的局长是当不成了。
  在叶平宇知道这个事情之时,房先照真是在坐立不安,必竟因为卢兴国一案,已经牵扯出十来个公检法的干部,以及相关的政府工作人员,每抓一个人时,他就是担心了一阵子。

  不过他还是有侥幸心理,因为他是正厅级的领导干部,省里头一般是不会动他的,而且他觉得那些进去的人大概不会举报他,卢兴国肯定不会举报他,他相信这一点,只是不相信那些进去的干部会不会转而指认他。
  心里头一直忐忑不安的,房先照一个人呆在办公室的时候,甚至产生了自杀的念头,在公丨安丨局开会的时候,大家也发现他的精神明显不大好了。
  好几次有人进到他的办公室请示工作,就是发现他坐在那里看着天花板,什么事也不做,社会上的传言也越来越多,他这个公丨安丨局长就是有些坐立不安,难以安静了。
  房先照也想着找人解决这个问题,但是这个时候他要找谁呢?程先建是他的支持者,但是现在这个案子闹得非常大,估计程先建不愿意来趟这个浑水,而且这个案子不是一般人所能定的,程先建即使是省委常委,恐怕也帮不上他。
  在这个时候,他只有想到了卢铭,他当初只所以这样做还是因为卢铭的原因,卢铭如果不给他下指示,他当然也不会这么做,说来这事还是怪到卢铭的头上,而正是因为此事他受到了卢铭的信任,既而逐步升职。
  现在如果真出了什么事,卢铭必须得保他,想法给他解决这个问题,在遭受调查组的调查之前,他要与卢铭见上一面。
  房先照很快作了这样的决定,便是前往京城去见卢铭,而卢铭此时也是知道了整个的事情,对于卢兴国案的不断发酵,他的心里当然也是有想法,搞不清最后要干什么,他虽然是卢兴国的叔叔,但是他做事从来不留痕迹,不会直接命令谁为卢兴国保驾护航,即使查到他这儿,他也能解释得清,卢兴国的很多事情都是他担任政法委书记之前所干的,后来的事情他基本上不知道。
  他唯一会安排信任的是房先照,有些事情会直接安排他去做,现在房先照会不会有事?
  正当他这样想的时候,房先照就是给他打了电话,提出要见他一面,卢铭一接到房先照的这个电话,心里面就是一动,在考虑要不要与他见面,如果不见面的话,房先照会怎么想。

  第九百三十三章房先照被带走
  经过短暂的思考之后,卢铭同意与房先照进行见面,在京城一家很小的咖啡店里,两人坐到了一起,卢铭很是低调,必竟江东省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从来没有因为此事回过江东一趟,以免让人抓住什么口实,说他回去摆平这个事情了,他要摆平也是在京城遥控指挥,而不能回到江东去,那样的话会引人注目的。
  两人一见面,房先照就是向卢铭汇报了当前的一些情况,指出当前的形势危急,问卢铭现在该怎么办,很难说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情。
  听了房先照的话,卢铭便想了一想,告诉他不要太紧张,只要卢兴国不开口,不把经济问题讲出来,应当不会有什么问题,虽然说有些事情是他安排的,但是到时候可以一口否认有这个事情,并且还可以这样解释,打电话给他们是让他们秉公办理,又没有让他们枉法办理,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是他们自己理解错了。
  把责任全部退到下面人的身上,卢铭真是够坏的,而房先照听了之后就是看到卢铭一眼,如果他进去以后,卢铭肯定得这样说,把责任全部推到他的身上去。

  如果调查组真来调查他的话,他可以这样推脱,但就是担心这样说能管用吗?能逃得过去吗?
  虽然心里这样想,但是房先照并没有说出来,他还想着让卢铭在关键时候帮他一把,能不能和江东省的领导打个招呼,把这个事情给从轻处理了,或者说根本就不调查他。
  房先照一提出这样的要求,卢铭就是感到很为难,让他跟江东省的领导打招呼,他也就只能和省纪委书记王法泉打个招呼,但是王法泉能不能答应他也是一个问题,同时他一的招呼就是暴露了自己,必竟卢兴国这个事情所有人都会认为他有责任,但只因为他不在江东省任职,而且江东省也无权管到他,这才让他能置身事外,但是如果他要是给王法泉打招呼,岂不是要给其他人提供口实?
  但是如果他直接不答应房先照的要求,那样的话又不太好,因为这会让房先照走向极端,所以他一方面答应房先照去给王法泉打招呼,另一方面则在京城想想办法,看一看能不能找动人,直接给任布松打个招呼,好彻底解决这个事情。
  听到卢铭这样回答他,房先照心里才有了一定的底,他现在与卢铭的命运是连在一起的,卢铭必竟是副部级领导,只要他不倒,还是能帮得到自己的。
  在京城呆了两天,房先照才从那边回来,回来以后,精神明显好了一些,而且还积极开展了工作,继续深入进行打黑除恶行动,给人的感觉他应当没有什么问题了,不会遭到调查了。
  叶平宇密切关注着房先照的行踪,房先照去京城找卢铭的事情已经掌握在调查组的手中,而只所以迟迟没有接触房先照,一方面是等待领导的审批,而另一方面则是搜寻着一些证据,如果仅仅是因为其他人的举报,未必能让房先照开口认罪。
  房先照在省公丨安丨厅担任多年的领导职务,也有着一定的人脉关系,要启动对他的调查,还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准备的,而且到房先照这一级,省公丨安丨厅纪委是管不到他的,公丨安丨厅纪委只能是协助省纪委来调查此案。
  叶平宇与王法泉碰了几次头,提到了这个事情,王法泉听了之后,就是告诉叶平宇,再等一等,要等到时机到来,现在房先照防备心理还比较重,如果现在就是接触他,容易突破不了,一定要等到房先照自己认为已经没事的时候再突然出击,攻破他的心理防线。
  日期:2016-08-22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